谷歌(GOOG.US)反垄断战役,把低调的CEO推到了聚光灯下

本文转自“36氪”,译者:俊一

去年12月,当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接替拉里·佩奇(Larry Page)担任谷歌母公司(GOOGAL.US)CEO一职时,他同时还接手了一堆的问题:因高管性骚扰问题以及相应高管获得的高额离职补偿问题处理不当,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L.US)遭股东起诉;让人羡慕的谷歌开放办公室也遭到了员工们的抵制;另外,更重要的是,有关监管机构还在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调查。

10月20日,谷歌(GOOG.US)惨遭美国司法部起诉,并指控谷歌是“互联网垄断的守门人”。诉讼称,谷歌通过反竞争行为,试图非法保护和加强其在互联网搜索和搜索广告等领域的统治地位。

谷歌在经历了经济衰退、卫生事件构成的大流行,以及之前五大洲有关政府监管机构的调查后,仍然创造了巨额利润。现在,谷歌面临的,是22年发展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生存危机。

该公司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将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言辞温和的皮查伊。皮查伊在谷歌工作的16年里一直在努力向更高职级奋斗和攀升。大家都称他为兢兢业业的守护者,而不是也一个慷慨激昂的企业家。

之前担任产品经理的皮查伊,似乎并不太可能成为领导公司与联邦政府展开斗争的候选人。然而,如果科技行业在反垄断执法方面的坎坷历史能够起到任何教训作用的话,一个不太情愿被推到聚光灯下的守护者,可能比一个为聚光灯而生的极具魅力的领导者更加合适来领导这场战役。

今年48岁的皮查伊预计将提出理由称(正如一段时间以来所称的那样),尽管谷歌在全球互联网搜索市场的占有率高达92%,但这并不能说明谷歌是垄断企业。谷歌对美国是有利的,谷歌方面也是如此声称,它对经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影响,而非掠夺性地抹杀了许多就业机会。

“他必须为他的公司,还要为更广泛的社会做正确的事。”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商法教授保罗·瓦勒(Paul Vaaler)说,“如果他的表现暴躁,像是刻意回避的自作聪明人士,那在法庭上和舆论面前,恐怕就没有优势了。”

谷歌拒绝让皮查伊接受采访。10月20日,在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皮查伊敦促谷歌员工保持对工作的专注度,以便用户能够继续使用谷歌的产品。他希望用户是真心喜欢使用谷歌的产品,而非不得不使用其产品。

“审查对谷歌来说并不是新鲜事,我们也期待去陈述有关事实。”皮查伊写道,“也有不少谷歌员工问我,他们可以如何帮助公司。对此,我的回答很简单,只需要继续做好各自的工作。”

很少有高管会面对这般挑战,科技行业最具代表性的人物,都在反垄断审查的阴影下变得“萎靡不振”。

20多年前,在面对美国司法部针对该公司发起的备受关注的反垄断调查中,微软(MSFT.US)公司时任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取证环节表现得斗志昂扬,避重就轻,强化了微软公司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赢家这一观点。

去年,盖茨回应道,当年的诉讼案让他完全“分心”,以至于他“搞砸了”向手机软件转型的机会,导致最后把市场白白让给了谷歌。

佩奇则是以一种疏离的态度去应对反垄断调查,他的时间更多地花在未来导向的技术项目上,而非跟律师们围聚在一起。即便当时欧盟针对谷歌反竞争行为开出了三张罚单,佩奇也几乎没有公开提及此事。

10月20日,在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上,司法部官员拒绝透露他们是否在反垄断调查期间与佩奇接触过。

美国司法部联合11个州在申诉中称,谷歌通过与包括苹果(AAPL.US)公司在内的手机制造商和移动运营商达成协议,阻止对手展开有效竞争,从而排除了他们在搜索市场的竞争。

“为了美国消费者、广告商和所有现在依赖互联网经济的公司的利益,现在是时候阻止谷歌的反竞争行为,并恢复良性的竞争了。”该申诉中写道。

对此,谷歌回应称,此案“漏洞百出”,并称司法部提出的是“存疑的反垄断观点”。

此外,美国许多州的检察长也在针对谷歌的广告技术和互联网搜索展开反垄断调查。而欧洲在2017年对谷歌开出三张合计约100亿美元的罚单后,仍然继续在对该公司的数据收集展开调查。

皮查伊身边的一些高管,也倾向于采取比较包容的语气。此外,他身边还有一些严肃并且嘴严的谷歌职业经理人。

协助处理反垄断调查的关键人物,则是谷歌首席法务官及全球事务总监肯特·沃克(Kent Walker)。尽管沃克曾在美国司法部担任助理律师一职,在2006年加入谷歌并负责监督公司许多棘手问题后,他却很少制造头条新闻。不少现任和前同事都称,这也证实了他具有律师背景的实用主义。

几个月前,谷歌任命公司元老、最资深的黑人高管之一的哈利玛·德莱纳·普拉多(Halimah DeLaine Prado)担任谷歌法律总顾问。

普拉多曾在谷歌法务部门工作了14年。在担任法律总顾问之前,她的职位是副总裁,负责监督全球团队,为谷歌提供广告、云计算、搜索、YouTube和硬件等产品方面的建议。

虽然普拉多并没有反垄断相关的背景,但她自2006年起就在谷歌工作,到现在为止,她已经非常熟悉竞争法。

据称,谷歌将高度依赖其已支付了高额法务费用的多家律师事务所来帮助其管理这场战役。其中,包括硅谷顶级律师事务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以及曾在其他竞争法案件中为谷歌辩护的律师事务所Williams & Connolly。

这两家律师事务所中,前者自谷歌成立之初就开始代表谷歌,并帮助谷歌在联邦贸易委员会针对其搜索业务展开的反垄断调查中参与辩护。2013年,联邦贸易委员会与谷歌达成和解,决定终结其针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

无论针对谷歌发起的反垄断调查和起诉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在这一案件能够解决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怕该案件都会影响公众对谷歌的看法。

截至目前,谷歌的公开表态只不过是“耸耸肩”。皮查伊曾表示,针对谷歌的反垄断审查并不是新鲜事,他甚至还代表公司欢迎对其商业行为的进一步调查。谷歌认为,它在快速变化的市场中展开竞争,随着新对手的出现,其主导地位也势必会快速消失。

今年7月,皮查伊在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上的开场白中说道,“谷歌在竞争高度激烈、充满活力的全球市场中运营,在这个市场中,产品价格是免费的或不断下跌的,同时,产品也在不断地升级和完善。不过,谷歌的持续成功是没有任何保证的。”

皮查伊对反垄断程序有关的阴谋也是相当熟悉。2009年,当他还是谷歌产品管理副总裁时,他就曾游说欧洲竞争主管部门对微软公司的IE浏览器采取行动。

皮查伊在当时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我们相信,这一领域的更多竞争,将意味着网络方面的更大创新,并且为各地的用户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不过,这也是如今搜索竞争对手对谷歌的评价。

2015年,皮查伊刚成为谷歌首席执行官时,他就展现出了他的实用主义倾向。那个时候,谷歌也和微软就有关专利侵权案件全部达成了和解。这两家公司也同意停止向监管机构控诉对方。

在他执掌谷歌的早起,皮查伊并不是特别愿意跟美国政府打交道。不过,他的前任管理者,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倒是刚好和他相反。施密特是美国民主党的重要捐款者之一。在奥巴马总统任期内,他经常出入白宫,并且还在总统科技顾问委员会任职。

2018年,谷歌拒绝派皮查伊出席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关于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的听证会。恼怒的参议员们在听证会上仍然为谷歌留出了一个空位,旁边就是Facebook和Twitter的高管。(佩奇也被邀请去作证,但公司内部的人从来没有指望他会去作证。)

自那以后,皮查伊前往华盛顿的次数就更加频繁了,在其他的国会听证会上作证,并且参加有现仍总统特朗普出席的会议。

微软公司与政府的长期斗争,也影响了谷歌在展开反垄断战役方面的计划。许多谷歌高管都认为,微软在跟美国司法部打交道期间,展现出了过于好斗的特点,这也导致了该公司陷入僵局。

在过去十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即便谷歌一直在应对美国和欧洲针对谷歌展开的反垄断调查,该公司仍然在不断拓展新的业务,并且还收购了不少公司。去年,谷歌就收购了健身追踪设备制造商Fibit。

现在,这种增长似乎快要到头了。不管你乐不乐意,事实上,这些都摆在了皮查伊面前。

比皮查伊小一岁、《福布斯》(Forbes)称其身价有650亿美元的佩奇,现在已经开始在发展其他的兴趣了。

“皮查伊还没有面对和处理过这么大的事情。”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斯隆管理学院教授兼副院长迈克尔·库苏马诺(Michael Cusumano)称,“但他必须要面对政府。他别无选择。”

(编辑:赵芝钰)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