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IQ.US)财报电话会议实录:目前会员价格还是太低了 相信公司最终一定可以盈利

本文转自腾讯网

北京时间2020年8月14日(美国东部时间8月13日), 爱奇艺(IQ.US)公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爱奇艺总营收达到74亿元人民币(约合10亿美元),同比增长4% ,总营收和同比增速符合公司之前的指引。截止第二季度末,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05亿。

财报发布后,爱奇艺CEO龚宇、CFO王晓东、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首席内容官王晓辉等,出席了随后召开的分析师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高盛集团分析师:我的问题有关于付费用户的增长。管理层提到6月的会员数量有一定的恢复。那么如今高考已经结束,也是到了夏季这个旺季,下半年的用户增长趋势会怎样变化?长期来看会增长到怎样的水平?

龚宇:七月初高考结束,流量出现了明显增长,但是因为卫生事件的影响,高考推迟了一个月,中小学开小学的时间与往年不同,趋势是肯定会继续增长,无论是流量还会会员数,但是不确定确切的数字。

杰富瑞分析师:我的问题是关于广告业务和新的计划。下半年的广告业务出现环比的上升,那么KA业务和SME(小客户)的业务增长表现怎么样?关于随刻,下半年有怎样的计划可以分享?

龚宇:爱奇艺的广告收入主要来自于KA客户(关键客户),KA广告的占比非常大。在综艺节目恢复了之后,KA广告的营收也出现了增长,但是要反映在财报上还需要时间,因为我们的新节目有8月播出的,有9月的,还有在10月达到高峰。信息流广告的占比比较小,虽然也稳步上升,但是因为营收占比非常小,所以对数字影响不大。

随刻方面,我们在营销手段,技术产品和UGC方面都作了努力,但是因为现在还是起步阶段,流量非常低,广告库存对于广告营收的影响还是比较小的。

花旗集团分析师:我的第一个问题有关于排期,请管理层帮助梳理一下总共有多少制作片和多少综艺,有多少制作片是已经制作完了准备上线 ,有多少是还在拍摄中的?我的第二个问题是在可上线的作品中,是不是会等拿到了广告主的赞助之后再上线?还有管理层是什么时候收到SEC的调查通知的?

龚宇:不同品类的作品有不同的规则。第一个,在剧作方面,主要有两个影响因素,第一个就是制作周期和采购周期。第二个就是审核周期,有一些剧的审核就会比别的剧快一些,这些受广告主的影响非常非常小。第二个是综艺作品,综艺节目的营收来源主要就是广告主,广告的投放会影响节目的播出时间,甚至能不能播出。大部分的综艺节目需要招到商,有一个ROI的评估之后,才能进行播出,当然跟制作周期和审核周期也有关,但是影响相对小一些。但是也有少量的综艺节目,我们相信除了广告收入之外有更多的意义,或者是我们相信随着节目的播出,广告会更多,达到一个满意的ROI评估,这时候也在没有签约的情况下播出,这只是少见的情况。

动漫方面,日本动漫的流量占到了整个动漫品类的一半以上,因为卫生事件的影响,有些动漫延迟了更新,对于爱奇艺的影响非常大。未来我们会继续加大投资国产动漫。电影品类方面,都是来自于院线电影之后的第二个窗口期 ,因为卫生事件的影响,上半年很多电影都没能上线,我们的供应就断了,因为爱奇艺在线上电影的品类上的市场占有率为第一,因此这对我们的影响也是最大的。现在有些电影已经能在电影院上线了,预计会在十一期间达到顶峰,估计2-8周之后会上线,这能够缓解我们供应的问题。我们也开始制作一些院线质量的原创电影来补充供应,不依靠单一的院线电影。

王晓东:在做空报告发布后的几个星期(a couple of weeks),我们收到了纳斯达克和SEC的调查通知。虽然调查是有秘密属性的,但是我们也会及时向投资者们主动公布信息,因为我们对投资者秉持透明的原则,我们觉得这是应该做的。

华兴资本分析师:我的问题有关于会员,今年因为暑期档比以往延迟一些,三季度和四季度相比以往的季度变化有什么不同。因为以往三季度的会员会增加,四季度会下降 ,但是因为今年档期的改变,三季度和四季度会不会更加平衡?管理层之前曾经分享过一些增加ARPU的方法,也做了一些尝试,那么现在实际付费会员的增速有怎样的变化呢?

杨向华:暑期一向是全年流量增长最多的一个时期,会员数量增长是全年最高,但是是否会出现年同比增长,主要是看暑期具体的表现,比如某一年的暑期,我们会出现一个爆款节目,那么会员就是大幅增长,但是某一年节目没那么爆,那增长就不是非常多。三季度一向是全年增长最大的一个季度,今年由于暑期的缩短以及卫生事件的影响,我们虽然相比起二季度有一定的恢复,包括在内容上和流量上,但是四季度具体会怎么变化,我们希望是向好的,但是的确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

分析师:我的第一个问题也是关于会员的,5月推出了星钻会员,请管理层分享一下星钻会员目前的发展,有哪些数字可以分享,星钻会员的表现是否符合管理层的预期还是小于预期?第二个问题有关于SEC的调查,管理层说到了内部调查,那么现在都已经四个月了,为什么调查还是没有结果?是因为卫生事件的关系还是说这个调查需要很久的时间?

杨向华:我们在五月推出了全新的品牌——星钻会员,到现在时间还不长,因为星钻会员占比非常小,我们的黄金会员数量已经超过了一个亿,星钻会员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因此占比非常小,ARPU的收入贡献也比较小,但是从我个人来看,它的发展是符合我们的预期的。

王晓东:因为这个内部调查是独立的内部调查,所以我们并不知道目前确切的状态,但是既然我们选择了主动公布信息,就说明了管理层对于可能的结果的信心。我们相信爱奇艺的企业治理、在过去十年内打造的品牌和企业文化,我们认为最终的结果会是积极的。我们想对所有的投资者表示,我们并不是卖空者和政客,爱奇艺是创造者,而非毁灭者,我们追求梦想,而不是利益,我相信在龚宇的领导下,我们一定能逆风而上,向所有人展示爱奇艺的实力和潜力。

TH Capital分析师:我的第一个问题有关于星钻会员和超前点播,这两者会不会有冲突?因为既然是星钻会员,就不需要超前点播了。过去的一年,有没有新的付费方式,会员的付费率或者是ARPU相比Netflix还是差的比较远的,那么管理层有没有想过其他的可能的变现方式?第三个问题,付费音乐、付费视频这种形式带来的营收能否支撑爱奇艺这样一个巨大体量的企业?还是付费只是次要的,而其他的变现方式才是主要的?

杨向华:星钻会员和超前点播实际上是给消费者提供不同的选择,不同的消费者对于购买超前点播的模式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基于这种需求的不同提供了不同的模式,这两者虽然看起来一样,但是两者实际上并不冲突。我们公司也会不断地继续探索让用户愿意付费的模式和内容。

你说到了Netflix, 中美在内容消费意识上面有很大的差别,再过去的很多年,爱奇艺在让用户愿意付费 的方面作出了很多的探索,也提出了很多的方案,有些成功,有些不成功,但是说中国消费者不愿意为内容消费的这个想法是不对的,现在爱奇艺的会员数量已经超过了一个亿,全行业的会员业务都出现了快速发展,无论是付费视频还是付费音乐、文学的会员数量都出现了大量的增长。

龚宇:关于商业模式的问题,向用户收费,包月订阅收费还是我们的主要收入 ,但是不是唯一的收入,为什么这不能覆盖掉我们的内容成本,或者说所有的成本呢,主要还是因为竞争的原因。我们的会员公开月费是19.8元/月,这是九年前我和杨向华商量后的结果,当时中国业内还没有付费包月的模式,人们看电影的话很多看的是盗版光碟,如果按照一个人一个月看4部电影来计算,一张光碟5块钱,一个月就是20块,当时我们没有同业的benchmark,所以我们就在20块的基础上减少2毛钱,变成19.8,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提价,主要是因为竞争的关系,今年本来想深入研究一下,但是遇到了卫生事件,所以又暂缓了,这个价格还是太低了,提供给用户非常优质而丰富的内容,这是主要收入。最大的次要收入是增值收入,也就是广告收入。非会员和会员在页面上都会看到信息流广告和banner广告,同时也有游戏文学、漫画、电商等等都是增值收入,这些增值收入和主要的会员收入,最终一定可以盈利。

奥本海默分析师:《隐秘的角落》虽然剧集少,但是却收到了很好的反响,那么从投入产出比这个角度来看,这种短剧和长剧有怎样的不同之处?未来会在这个方面做更多的投资吗?

王晓辉:从这部剧的播出效果和投入产出比来看反响都非常好,未来我们会对强情节、强剧情和表演力强的剧上面继续加大投资。长剧和短剧是针对不同题材需求和用户需求的类型的表现方式,我们会继续加大这两个方面的投资。

12集的短剧,单集成本稍微高于长剧,但是拉新的效果更加好,因为集数短,所以总成本是更低,ROI更好。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