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服务器被挤爆!这只新股认购太火 不差钱的农夫山泉为何上市?

原标题:券商服务器被挤爆!这只新股认购太火,果然大自然的“印钞机”…不差钱的农夫山泉为何上市?

摘要
多家券商今日上午开放认购,农夫山泉打新火爆。截止下午三点,农夫山泉已经获26倍超额认购,孖展总额(券商融资额)达到159亿港元。对于打新投资者而言,农夫山泉一手200股,入场费约4343港元。

  “有点甜”的农夫山泉要上市了,公司今日公布招股计划,定价区间在每股19.50港元至21.50港元,募资款项约77.68亿港币。

  近年来,农夫山泉凭借包装饮用水占据行业龙头地位,增速及毛利率远高于同业水平。然而,“不差钱”的农夫山泉也面临着行业同质化竞争,选择上市对于掌舵人钟睒睒来说,或许是其商业版图的一盘大棋。

  农夫山泉募资约78亿港元

  8月25日早间,农夫山泉(09633.HK)公布了招股计划,拟全球发行3.88亿股H股,香港公开发售2717.64万股,占比7%;国际发售3.61亿股,占比93%。另有15%超额配股权。每股发售价为19.50港元至21.50港元。

  招股将于8月28日之前完成,预期农夫山泉将于9月8日正式登陆香港联交所。中金和摩根士丹利为农夫山泉的联席保荐人。

  以发售价中位数每股20.50港元计算,若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公司估计将募资款项约77.68亿港元。其中,基石投资者将认购约23.6亿港元,持有H股总数约1.15亿股,占全球发售完成时以发行股份的1.03%。

  根据农夫山泉公告,其基石投资者包括富达基金(Fidelity International)、美国对冲基金Coatue、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等。

  多家券商今日上午开放认购,农夫山泉打新火爆。截止下午三点,农夫山泉已经获26倍超额认购,孖展总额(券商融资额)达到159亿港元;其中富途证券融资额最高,达到104亿港元。对于打新投资者而言,农夫山泉一手200股,入场费约4343港元。

券商服务器被挤爆!这只新股认购太火 不差钱的农夫山泉为何上市?

  众多打新者甚至“挤爆”了券商服务器,在富途证券中,多位投资者表示出现认购失败的情况。对此,富途客服回应称,“因当前认购火爆导致订单积压较多,导致您的资金未能正常释放”。

  大自然的“印钞机”

  实际上,农夫山泉早有上市兴趣,早在2008年,公司就开始接受中信证券的上市辅导。然而,上市计划拖延多年,农夫山泉也并不差钱。

  目前,农夫山泉已经发展出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等多元化产品,其中,包装饮用水贡献了60%的收入,且已经连续8年保持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地位。

  作为国内饮品行业巨头,农夫山泉近年来保持着稳定的增长态势。根据公司公告,2017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分别实现营收174.9亿元、204.8亿元以及240.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三年分别实现净利润33.9亿元、36.1亿元以及49.5亿元,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1.0%。

  这一增速已经远远高于同业水平。根据弗若斯沙利文报告,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增速在5.5%左右,全球软饮料行业增速约为3%。

  从盈利能力来看,农夫山泉也表现亮眼。2019年,农夫山泉综合毛利率高达55.4%,占比最大的饮用水产品毛利率高达60.2%,其余品类毛利率也在30%-60%之间。从净利率来看,2019年农夫山泉净利率为22.8%,远高于国内软饮行业9.6%的平均净利率。

  仔细观察农夫山泉的销售成本结构,可以这样理解:当你买一瓶2块钱的水,其中约9毛钱是经销商的利润,约4毛钱花在塑料瓶上,约1毛钱花在制造费用和员工薪酬上,只有约1分线是真正用来买水的,而剩下的全是农夫山泉的利润。

  农夫山泉大手笔分红也格外阔绰。在上市前的三个财年,农夫山泉共给原有股东派息103亿元,仅2019年就完成派息96亿元,比此次上市募资金额还要多;钟睒睒更是以控股股东的地位获得逾90亿元分红,这期间公司实现净利润还不到120亿元。

  2020年一季度公司再度派息9亿元,且已经于4月支付完成。而最新招股公告显示,农夫山泉将于全球发售完成前派息78亿于现在股东。2017年至2020年前5个月,公司累计盈利138.83亿元,公司累计派息190.34亿。

  行业同质化竞争压力

  尽管“不差钱”,但农夫山泉还是迈进了资本市场。今年疫情黑天鹅带来的风险或许是其中一个动因。

  从现金流上看,2020年的前五个月,农夫山泉新增银行贷款15.5亿元,同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0.8亿元,录得流动负债净额为17.1亿元。农夫山泉提醒称,“流动负债净额可能使我们面临若干流动资金风险并限制我们的经营灵活性。”

  在上市募资用途计划中,农夫山泉也悄然透露了现金需求。公告显示,农夫山泉计划以10%(约7.8亿港元)偿还贷款,另有10%用作补充流动资金和其他用途。

  此外,软饮行业毕竟是一个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战场,农夫山泉虽然连年夺得排头兵地位,但娃哈哈、冰露、怡宝等企业也虎视眈眈,发力转型,另外还有元气森林等新锐品牌追击,农夫山泉自然要巩固龙头地位。

  此次募集资金的大头将被用作提升农夫山泉的竞争力,其中约25%(19亿港元)用作品牌建设工作,另有25%用作购买冰箱、暖柜及智能终端零售设备等。

  博盖容纳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曾表示,饮料行业寻求上市意向强烈,反映出行业发展的新趋势。一方面,行业高速增长期将过,头部企业竞争格局形成,下一步存在放缓的可能;另一方面,头部企业的资产收益率还不错,此时寻求上市依然能获取比较好的估值,也有利于进一步引入外部资金,进行新一轮竞争,比如多元化、海外发展等。

  钟睒睒的商业帝国

  农夫山泉背后是掌舵人钟睒睒的商业帝国。公开资料显示,浙江商人钟睒睒出生于1954年,曾在《浙江日报》农村部做记者,随后下海追随海南淘金热、开办蘑菇种植公司,后又靠着养生堂龟鳖丸迈入大健康领域。

  目前,钟睒睒的商业版图已经延伸到医疗健康、女性用品、房地产、农业等多个领域,集团整体的流动性需求或许才是农夫山泉上市的背后主因。

  对于主要平台公司养生堂,钟睒睒直接持股98.38%,剩余1.62%股权则由其全资控股的杭州友福持有,公司主要从事大健康领域的投资。

  养生堂控股的公司万泰生物(603392)于今年4月29日登陆上交所,随后一天农夫山泉即公布了招股书。

  顶着“首个国产HPV疫苗”光环的万泰生物受尽资本市场的欢迎。今年以来,万泰生物从最开始发行上市的每股12.6元飙升至今每股205元,股价涨了近16倍,目前市值已接近900亿元。

  万泰生物主要从事体外诊断试剂、体外诊断仪器与疫苗的研发、生产、销售。虽然体外诊断领域的艾滋病毒诊断试剂、乙肝诊断试剂等贡献了约85%的收入,但疫苗领域才是万泰生物股价上涨动力。由于目前国内HPV疫苗供应依赖进口,大城市常出现HPV“一苗难求”,而广大低线城市又具备广阔空间,因此市场对万泰生物的HPV二价疫苗报以期待。

  尽管农夫山泉赚得盆满钵满,但反观东家养生堂则略有戚戚然。万泰生物招股书显示,养生堂药业2017年至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2亿元(未经审计)、1.7亿元(未经审计)、1.3亿元,净利润已经连续两年下滑。

  医药行业是众所周知的高投入、高风险产业,业内人士分析称,养生堂的目标或许是成立一个非常明确的上市公司体系,乃至多个上市公司的控股集团;把现金奶牛农夫山泉送上市,在资本市场获取足够资金,来反哺东家业务,也就成了养生堂的必然要求。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责任编辑:DF506)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