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泡泡玛特的秘密吗?听听包凡怎么说


你知道泡泡玛特的秘密吗?听听包凡怎么说

  炒盲盒能赚多少钱?这要看你是在港股炒,还是在闲鱼炒。

  12月11日,中国最大潮流玩具公司泡泡玛特(9992.HK)在香港上市,发行价为38.5港元。上市一周以来,今日泡泡玛特股价上涨到73.65港元,总市值达1032.53亿港元。

  无论是上市前泡泡玛特的投资方,还是上市后的打新者,都大赚了一笔。

  而在闲鱼上,一个原价几十块钱的二手的泡泡玛特“隐藏款”也能卖到几千块钱。去年闲鱼就有统计,截至2019年7月31日,盲盒的二手交易已成就千亿市场。

  不过能买到“隐藏款”的概率有多小,恐怕就是只有资深入坑玩家才能体会的辛酸了。

  华创证券研报指出,隐藏款盲盒类似于限量版球鞋,会成为小众圈子里的社交货币,具有阶段性金融属性。

你知道泡泡玛特的秘密吗?听听包凡怎么说

  小盲盒的大生意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以2019年零售市场份额来看,泡泡玛特是中国最大增长最快的潮玩公司。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共有93个IP和360万名注册会员。2019年,泡泡玛特总收益为16.834亿元,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九个月的总收益为15.441亿元。公司的毛利率很高且比较稳定,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九个月,其毛利率为64.0%。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中国潮玩市场处于早期阶段,2015至2019年,复合年增长率为34.6%。2019年,中国潮玩零售市场规模为207亿元,市场较为分散且充满竞争,预期到2024年,市场规模将达到763亿元。

  2019年,潮玩行业前五大运营商分别占市场份额8.5%、7.7%、3.3%、1.7%及1.6%,其中第一名就是泡泡玛特。

  是谁撑起了泡泡玛特的市场份额呢?

  “确实不仅仅是因为Molly本身就已经能吸引我,还有打开盲盒的那种紧张刺激,本身也具备足够的吸引力”盲盒收藏爱好者小陈对《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如果没有买到隐藏款(这是很大概率的事),失落的情绪会诱发再次购买,于是消费者渐渐入坑。

  购买盲盒的以18-35岁女性为主,其中又以所谓“Z世代”的95后居多。其实,盲盒这种“随机抽奖”模式,对于前浪也并不陌生,90年代的干脆面水浒卡就与此类似,不同的是,盲盒的价格比干脆面贵很多。

  但对于Z世代来说,这个价格可以接受,年轻一代的消费习惯已经改变。

  华安证券研报显示,目前,我国 Z 世代人口数约为 2.6 亿,约占人口总数的19%。Z 世代成长的时代,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 2363 元增长至 3.07万元,2018 年,Z世代每月可支配收入为3501元,高于全国居民平均收入水平。因此Z 世代在消费时更关注商品带来的情感体验或社交资本,因此“非必需品”的消费增加,消费行为表现出“重娱乐”特征。

  投出新消费独角兽

  招股书披露,泡泡玛特首次公开发售前投资所得款项总额约为6830万美元。公开信息显示,2012年,泡泡玛特获得了第一笔投资,来自创新工场,后来进入的投资方还有红杉中国、蜂巧资本、黑蚁资本等。

  比较受关注的融资事件是今年4月泡泡玛特完成的Pre-IPO轮融资,华兴资本和正心谷资本斥资1亿美元入局,当时泡泡玛特估值25亿美元。

  其实做好了“研究前置”的华兴资本早有意投资泡泡玛特,不过由于对方的现金流十分宽裕,直到最后IPO前才有机会进入。

  华兴资本董事长、基金创始合伙人兼CEO包凡认为,泡泡玛特切中了人类的本质收集需求,是新一代人“精神愉悦”需求的一种释放方式。盲盒通过Gambling的机制放大了这种行为,从而把潮玩做成了新一代人的新收集运动。他强调泡泡玛特成功的核心绝对不是因为盲盒,而是将设计、供应链,再到最后的零售终端形成了的平台化能力。

  包凡表示,潮玩只是泡泡玛特的一个开始,未来公司可以做成一个以IP为基础的大娱乐平台。

  关于潮玩市场的增长,包凡指出,仅看盲盒市场,参考日本的扭蛋市场约有25亿人民币,中国的市场将会有上百亿规模。考虑主流购买人群18~35的年龄区间,对应各线城市不同的渗透率和性别比,存量市场也在300亿以上。如果扩大到IP授权玩具的市场来看,对标美国和日本的渗透率,中国将会有有超过500亿以上的市场空间。

  “泡泡把潮玩市场从男性用户群体扩展到广泛的男性女性用户群体,未来也可以进一步下沉。从我们大量消费者调研的情况来看,85%的用户表示未来会增加或保持购买的支出。”对于下沉市场的开拓,包凡指出泡泡玛特在二线和三线城市的门店数据也有不错的增长,“我们也做过针对下沉人群的研究,低线城市对高线城市有非常强的滞后性消费模仿行为。这都说明二三线城市仍然有相当的消费空间。”

  下一个泡泡玛特在哪里

  随着泡泡玛特的出圈,原本属于小众文化的潮玩、盲盒也开始被人民所关注。其实,市场上除了泡泡玛特,也有许多其他的潮玩品牌。

  记者在电商平台仅以“盲盒”为关键词搜索,就出现了许多家潮玩店,如MaosouHouse猫受屋、空格动漫专营店、寻找独角兽旗舰店、罗小黑旗舰店、tokidoki爱丽斯卡专卖店、putittoseries旗舰店、仕特玩具专营店、叶罗丽官方旗舰店、朴坊旗舰店、Miniso名创优品旗舰店、宫廷宝贝旗舰店……

  但与之相对的是,潮玩赛道的融资不算太多。今年公开的融资事件有这几起,3月超级萌工厂的A轮融资、3月超级玩咖的pre-A 轮融资,7月着魔的A轮融资,等等。融资金额多在数百万美元级别,投资方有梅花创投、源码资本等机构。

  泡泡玛特上市的成功,会给中国潮玩产业点燃了希望。而这个市场目前的竞争也十分激烈。

  对于行业内不断涌现的竞争者,包凡表示:“在我们的认知中,泡泡玛特做到了三控:控IP、控门店、控上游。泡泡玛特也是唯一一家打通了设计师、IP商业化、玩具设计及制造、零售终端额和粉丝维护(会员体系)各个环节的公司。”

  泡泡玛特能否验证其IP能力还需观察,未来的潮玩产业何时能诞生下一个泡泡玛特,也值得期待。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DF537)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