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台酒业IPO:募投项目与在建工程重叠,主要关联交易方蹊跷注销

中宏网股票频道9月22日电日前,主打酱香白酒的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国台酒业”)公布了招股书,向证监会提出首发上市申请。

记者发现,借助于关联方和参股供应商,国台酒业报告期内的业绩迅速飙升,期间净利润最大增幅逾450%。而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就在公司公布招股书的第3天,为国台酒业贡献了大额业绩的主要关联方就申请注销公司。由此一来,二者交易明细的真实性也将在未来变得难以核查。

此外,据国台酒业招股书披露,公司拟将本次IPO募资金额中的80%、20亿元用于6500吨酱香型白酒的技改扩建工程项目。而与此同时,本网记者却在国台酒业的在建工程中发现与上述募投项目名称一致的在建项目,且该项目早已于2017年就已投入建设并持续至今。

募投项目存疑

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本次IPO拟募集资金25亿元,其中20亿元用于年产6500吨的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以此推算,上述扩产项目每吨所需费用为38.8万元。而据行业公开资料显示,行业龙头茅台扩产项目每吨所需费用仅为27.94万元;近期申报IPO的郎酒扩产每吨所需费用为21.99万元。相比之下,国台酒业扩产每吨所需费用要比同行业的茅台、郎酒高出38.86%、77.17%。

国台酒业IPO:募投项目与在建工程重叠,主要关联交易方蹊跷注销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而相比募投项目高于同行业公司50%的费用预算而言。国台酒业更令人感到疑惑的是,其公司有一项在建已久、进度不明、且与上述募投项目名称一模一样的在建工程。

据国台酒业招股书显示,上述“年产6500吨的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募投项目的立项时间为2018年,在2019年得到环评批复。而蹊跷的是,本网记者发现,在国台酒业的在建工程中,有一项与该项目名称一致的在建项目,并早在2017年就已投产,且报告期内国台酒业还每年为该项目分别投入了164.76万元、794.76万元、945.95万元的建设资金。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而关于该项累计投产已近2000万元的在建工程的项目进展,记者纵观国台酒业招股书也没有发现。与此同时,该项目至今也没有进行任何转固。由于在建工程一边消耗“工程物资”、一边创造“固定资产”的特殊性质,以及总值高、进度难以追踪和确定的特点,是上市公司财务舞弊的重灾区。而判断在建工程真实性的标准就在于工程进度是否与投入金额相匹配,亦或是有没有在预定时间内从“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

基于此,本网记者就该在建项目与募投项目的关系、国台酒业是否存在在尚未立项、得到环评批复前就已开工、以及该项目目前的工程进度等问题向国台酒业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业绩依赖关联交易

国台酒业另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公司的业绩似乎过度依赖关联交易和入股经销商。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连续三年位居国台酒业第一大客户的,均为该公司实控人控制的关联方,天士力集团及其关联方。报告期内后者对国台酒业的采购额分别为5123.77万元、6826.64万元和8045.1万元,金额不断攀升。

国台酒业IPO:募投项目与在建工程重叠,主要关联交易方蹊跷注销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进一步来看,该组关联公司中,又数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下称“天津帝泊洱”)与国台酒业的关联交易最高,报告期内的采购额分别为3641.08万元、4816.56万元以及4661.46万元,分别占同期关联交易总额分别为71%、70.55%和57.9%。

天眼查显示,天津帝泊洱成立于2014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国台酒业实控人之一的吴迺峰(天士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闫希军之妻),该公司由天津合力康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5%,天津帝泊洱销售有限公司持有其余5%股权,最终控股人为闫希军家族。

国台酒业IPO:募投项目与在建工程重叠,主要关联交易方蹊跷注销

(图片来源:天眼查数据)

更蹊跷的是,据天眼查显示,这家连续三年为国台酒业贡献巨大销售额的茶叶连锁企业,竟然在国台酒业披露招股书后的第3天——5月25日选择申请注销,目前公司正在进行简易注销程序公告。

国台酒业IPO:募投项目与在建工程重叠,主要关联交易方蹊跷注销

(图片来源:天眼查数据)

除了关联方自己支持之外,国台酒业还用拟IPO前的原始股吸引来经销商、近两年冲刺进入到国台酒业第二大客户的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下称“粤强酒业”)及其关联方。

招股书显示,2018年2月和4月,国台酒业两度增资之时,粤强酒业合计出资3600万元入股,其中360万元作为新增注册资本,其余324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换得国台酒业1.19%股权。2019年7月,国台酒业对整体股东转增股本,股本变更后,粤强酒业持有435.74万股,持股比例保持1.19%不变。

利益捆绑之下,参股经销商粤强酒业的采购额节节攀升,2018年、2019年相继贡献出4481.50万元、7163.73的销售额,并跻身为国台酒业当期的第二大客户。

类似的还有通过有限合伙平台入股国台酒业的小经销商们。据公司招股书,2018年2月~4月,国台酒业第五次增资时,新股东金创合伙、共创合伙和合创合伙合计出资7029.3万元。而这三家新股东的合伙人,就是此前集体入股的国台酒业的102家经销商。

与此同时,上述102家经销商亦不负期望,贡献的销售额由2017年的2.72亿元,飙升至2018年的5.46亿元,同比增长100.74%;到了2019年,销售额则继续增至6.05亿元。

正是有了上述关联方和入股经销商的业绩贡献,国台酒业实现了报告期内营收、利润的双双暴涨。2018年,国台酒业实现营收11.76亿元,同比增长105%;实现净利润2.4亿元,同比大增逾450%。而就在前一年,国台酒业5.73亿元的营收以及4744.74万元的净利润还略显平平。

面对国台酒业突然爆发的业绩,市场最大的担忧在于公司是否有为了上市“粉饰”业绩。毕竟在A股历史上,通过上市前大量压货给供应商致使业绩暴涨的公司并不鲜见。而主要客户为关联方或持股人的情况又令国台酒业的购销业务变得更为复杂,加之公司报告期内第一大客户蹊跷注销的情况,此时加大对国台酒业销售业绩真实、独立、可持续的关注似乎就显得格外重要。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