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零容忍!*ST康得造假、獐子岛闹剧或都将被追责

近日,由于涉嫌欺诈发行股票、债券案,*ST康得相关主管人员、直接责任人员由公安部门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同时,此前宣称“扇贝跑路”导致巨额亏损而引人关注的上市公司獐子岛再出后续,也将被追究刑事责任。这些涉及欺诈或违规的反面教材足以说明监管部门对证券犯罪行为“零容忍”的监管态度。

*ST康得造假:主要负责人移送检察机关

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康得,证券代码:002450.SZ)于9月14日晚发布公告,披露公司涉嫌欺诈发行股票、债券一案。同时,三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钟玉、徐曙、王瑜和一名直接责任人员张丽雄已于9月9日由公安部门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回溯*ST康得案件,2019年1月22日,*ST康得因涉嫌信息披露的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7月5日,*ST康得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

违法零容忍!*ST康得造假、獐子岛闹剧或都将被追责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

告知书显示,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ST康得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方式来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

通过上述方式,*ST康得在2015年至2018年连续四年的年度报告中存在虚假记载。资料显示,*ST康得2015年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44.65%;2016年,虚增利润总额30.89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4.19%;2017年,虚增利润总额39.74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6.47%;2018年,虚增利润总额24.77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722.16%。

此外,*ST康得在2015年至2018年披露的银行存款余额存在虚假记载。2018年,*ST康得披露的存款余额为144.68亿元,其中包括*ST康得及其子公司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银行账户余额122.09亿元。

然而,根据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ST康得及其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3家子公司的4个北京银行账户资金被实时、全额归集到康得集团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户,*ST康得及其各子公司北京银行账户各年实际余额为0。

由于2018年、2019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ST康得股票自2020年7月10日起暂停上市。同时,根据*ST康得于8月28日披露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ST康得实现营收4.55亿元,同比下降45.96%;同时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58亿元。

除*ST康得之外,*ST康得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受到关注。2019年12月16日,*ST康得发布公告,经苏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钟玉因涉嫌犯罪被执行逮捕。

如今,关于钟玉涉及的违法问题也进一步公开。根据*ST康得发布的公告显示,钟玉作为*ST康得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此外,其还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骗购外汇罪。

随着一条条罪证被解开,钟玉等人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ST康得造假一案暂告段落。

獐子岛“扇贝跑路”闹剧收场

除了*ST康得,近日,曾宣称“扇贝跑路”而巨额亏损的上市公司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獐子岛,证券代码:002069.SZ)同样引人关注。

回顾獐子岛事件,从2018年2月,证监会决定对獐子岛立案调查,到2020年6月被认定其存在信息违法披露的行为,再到7月份正式确认其2016、2017两个年度虚增利润,直至2020年9月11日迎来追究刑责。证监会直接指出了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的恶劣和负面影响,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和市场诚信基础。

资料显示,2010年11月,獐子岛股价最高达34.59元/股,彼时,獐子岛的总市值高达246亿元。与之相比,截至2020年9月18日收盘,獐子岛股价收4.35元/股,同时,公司市值仅剩30.93亿元。10年时间,獐子岛的股价下降了30.24元/股,跌幅为695.17%,市值蒸发逾210亿。

而这些变化的源头可以说就是“扇贝跑路”的闹剧。

“扇贝跑路”事件始于2014年10月。当时,獐子岛宣称,公司进行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发现存货异常。公司因此第三季度出现亏损。然而,獐子岛又于2015年6月1日发布公告称,底播虾夷扇贝生长正常,符合预期,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一年前跑路,一年后又回来了?一前一后存在矛盾。

除此之外,獐子岛的经营中,频繁出现“扇贝跑路”的情况。2018年2月,獐子岛表示,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高温导致虾夷扇贝摄食效率下降,造成扇贝瘦弱进一步加剧。长期累积效应,导致扇贝死亡。2017年,獐子岛亏损7.23亿元。

而后,2019年4月27日,獐子岛发布2019年一季报,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4314万元,理由仍然关于底播虾夷扇贝受灾。

针对獐子岛前后矛盾的信息披露,2018年2月,中国证监会因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在调查过程中,证监会借助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两家第三方专业机构运用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獐子岛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证监会表示,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

因此,2020年6月23日,獐子岛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

9月11日,证监会网站发布消息,在6月15日,证监会依法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同时,将“獐子岛案”依法移送警方追究刑事责任。

严厉监管,对违法行为“零容忍”

从监管部门对*ST康得和獐子岛的态度中,看到了对于违法行为的“零容忍”的态度。除这两家上市公司,2020年来,有多家上市公司由于涉嫌信披违规,或存在内幕交易等问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譬如,杭州华星创业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华星创业,证券代码:300025.SZ)于9月14日晚间公告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朱定楷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朱定楷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证监会决定对其实施立案调查。二级市场显示,9月15日,华星创业的股价下跌超过5.8%。

这并不是华星创业今年来第一次受到证监会的调查。此前,3月12日,华星创业公告称,因涉嫌短线交易,证监会决定对华星创业的副总经理李嫚立案调查。第二周一开盘,华星创业的股价下跌9.98%。

此外,邦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邦讯技术,证券代码:300312.SZ)于2020年6月17日公告,公司及实控人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二级市场显示,6月18日,邦讯技术股票跌停。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以来,截至8月底,上市公司遭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案件创下了历史新高,数量超42起,同时也超过了2019年全年度相关案件共计33起。

随着A股市场不断发展,我国的监管愈加成熟。3月1日,新证券法出台并实施。其中,对于欺诈发行的行为,从过去罚募集金额的5%变为可以罚募集金额的一倍。另外,对于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虚假披露等行为,从罚金60万,提高到最新的1000万元。大大提升了造假的成本。

另外,2020年4月,证监会再次强调重拳打击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欺诈等违法行为。并且加强投资者保护,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确保真实、准确、完整、及时的信息披露。

由此看来,证监会的行为,新证券法的出台,都最大程度的保护了投资者,让市场更透明、更健全,做到真正为实体经济赋能。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