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不振、负面缠身 第三次冲击IPO的新宇药业或将再度折戟?

对资本市场颇为执着的新宇药业近日再次开启了冲击IPO的征程。据证监会官网显示,9月1日,新宇药业正式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距离其上一次拟IPO上市已过去一年时间。

凤凰网财经梳理新宇药业招股书发现,尽管公司一直谋求上市,但过去几年公司的发展却不尽人意,不仅出现了营收不稳、增长乏力等业绩问题,还多次陷入环保违规及重大事故的漩涡,可谓“伤痕累累”。

如今再闯IPO,新宇药业准备好了吗?

业绩时好时坏 产品依赖成“死穴”

新宇药业成立于2000年,位于安徽省宿州市生物产业园,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及销售微生物药物及其衍生物产品为一体的医药制造企业。成立20年来,新宇药业总体发展较快,总资产达到10亿元,并跻身“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主要产品包括盐酸林可霉素、克林霉素磷酸酯、盐酸克林霉素和硫酸新霉素等原料药,产品主销国内市场,同时也出口至欧美、印度等国家或地区。

根据招股书显示,新宇药业2019年全年实现营收4.76亿元,同比下滑12.07%。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公司产能、销量及产销率情况较上年同期均有所下降,收入同比下降31.59%至1.71亿元,净利润则大幅缩水79.97%,仅实现0.18亿元。

对此,新宇药业解释称,由于受新冠疫情影响,除直接出口大幅减少外,因公司主要产品经下游加工后出口较多,导致2020年收入下滑;同时,受固定成本开支的影响,公司利润大幅下滑。

回顾公司近5年整体经营表现可以看出,公司曾于2016-2018年实现营收两连增,并于2018年突破全年营收5亿元关口,但好景不长,2019年随即遭遇滑铁卢,经营稳定性较差。营收增长率曲线的变化则可以更直观地反映出公司业绩波动频繁的特点。

业绩不振、负面缠身 第三次冲击IPO的新宇药业或将再度折戟?

数据来源:Wind 制图:凤凰网财经

根据新宇药业在招股书中对行业的分析及前景预测,当前我国医药产业增长速度较快,其中新宇药业主要产品所细分的原料药行业更是具有良好的发展趋势。那么,身处发展前景广阔的新宇药业,为何会出现如此明显的业绩起伏?

要解答这一问题,则需进一步分析新宇药业的营收构成。根据其招股书,作为新宇药业主要产品之一,盐酸林可霉素对公司营收的贡献作用明显高于其他产品。

业绩不振、负面缠身 第三次冲击IPO的新宇药业或将再度折戟?

新宇药业近三年产品收入情况(来源:招股书)

尽管从数据来看,公司近几年在尝试通过提振其他产品的创收能力来弱化这种现象,但2017-2019年盐酸林可霉素对其全年营收的占比仍在75%以上居高不下,换言之,新宇药业近三年来,每年有至少四分之三的营业额都要依赖于盐酸林可霉素的产销表现。

俗话说“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面对如此重度的产品依赖,新宇药业的业绩波动也就不难理解了。

资料显示,2018年,新宇药业盐酸林可霉素的销售价格同比上升3.73%,2019年则下降5.76%,受制于主要产品价格的变化,新宇药业的同期的整体业绩也显示出了相同走势。

而新宇药业也在招股书中明确提示了产品价格风险。公司表示,未来若同行业产能大幅扩充或市场出现其它不利变化导致公司主要产品销售价格出现不利波动,将可能导致公司利润水平有所降低甚至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产品单一的弊端带来经营收入的大幅波动,也导致公司的盈利能力羸弱。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新宇药业毛利率及扣非净利率均表现出下滑趋势,其中2019年的扣非净利润率更是从同期的86.19%大幅降至28.46%。

业绩不振、负面缠身 第三次冲击IPO的新宇药业或将再度折戟?

数据来源:Wind 制图:凤凰网财经

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新宇药业的竞争力则更弱,毛利率基本低于可比公司平均值,且差距在逐年拉大。对此,新宇药业表示,公司毛利率与竞品的差异主要由于主营产品存在差异所致,同行业上市公司主营产品除原料药外还包括医药中间体和制剂,而新宇药业的主营产品仅包括原料药。如此直接的解释也进一步印证了新宇药业产品单一所带来的缺陷。

业绩不振、负面缠身 第三次冲击IPO的新宇药业或将再度折戟?

可比上市公司毛利情况(来源:招股书)

负面缠身 上市之路前途未卜

除了“产品单一”的症结,新宇药业还承受了来自其他方面的“烦恼”。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新宇药业第一次冲击IPO了。早在2017年,新宇药业就提交过IPO申请但最终未果。2019年6月,新宇药业决定再次冲资本市场,但由于彼时公司所聘请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深陷*ST康得业绩造假漩涡,因此新宇药业不得不被拖累而停下了IPO的步伐。

伴随着坎坷的上市之路,新宇药业还不断爆出生产违规、员工事故等一系列麻烦。2016年,新宇药业曾因未通过药品GMP(2010版)检查,导致部分原料药、片剂等全部停产;同年的药品生产飞行检查中,新宇药业又因直接用于生产的纯化水和PE包装袋未进行细菌内毒素检验等6项一般缺陷,被要求限期整改,并于2017年被列入安徽省“涉及缺陷的药品生产企业”名单。2018年,新宇药业又因存在有机废气尾气处理吸收不完全、处理工序不规范等多种问题遭到生态环保部通报批评。

一方面被屡教不止的环保问题缠身,另一方面新宇药业又因安全生产漏洞再次爆发负面危机。2019年7月,新宇药业员工朱良贤驾驶叉车在宿州市新宇药业厂区内运送货物的途中,因违章操作,将新宇药业的外包工人刘某撞倒在地,被害人刘某经抢救无效死亡。最终,新宇药业与被害人家属达成调解协议,赔偿被害人家属115万元,肇事员工朱良贤则因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由于这起死亡事故发生在公司二次冲击IPO之初,因此也给新宇药业的上市蒙上了一层阴影,公司的安全生产问题也引起了市场的广泛担忧。

内忧外患之下,新宇药业的高层变动开始加剧。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今,新宇药业的董秘变化了四次,财务总监也在同期调整了三次。作为管理层的两个核心角色,董秘和财务总监的频繁变动也令外界对新宇药业内部稳定性存有疑虑。

可以看出,摆在新宇药业面前的难题并不少。此番第三次冲击IPO,新宇药业能顺利“闯关”吗?凤凰网财经将持续关注。

内容来源:凤凰网财经

文/张雅欣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