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黑鸭亏损超4000万,竞争对手环伺,开放特许经营行得通吗?

周黑鸭亏损超4000万,竞争对手环伺,开放特许经营行得通吗?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钊丹 编|深海

8月24日晚,周黑鸭发布2020年上半年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周黑鸭上半年营收9.03亿元,同比减少44.4%;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4219.4万元,同比下降118.8%。

事实上,从2017年开始,周黑鸭就面临业绩持续下滑的困境。

目前,休闲卤制品零售市场仍具备较大市场空间。在此背景下,煌上煌、绝味与周黑鸭三巨头之间的竞争也日趋加剧。但无论是从门店数量、还是业绩增速上来看,周黑鸭都明显掉队。

随着业绩下滑、门店数下降,为了支持股价、保住市场份额,周黑鸭选择放开加盟。据公司公布的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周黑鸭共有自营门店1246间,特许经营门店121间,离全年目标的300家还比较远。

营收、净利润持续大幅下滑

8月24日晚,周黑鸭发布2020年上半年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周黑鸭上半年营收9.03亿元,同比减少44.4%;毛利4.93亿元,同比减少45.8%;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4219.4万元,同比下降118.8%;期间经调整亏损2810.1万元,每股亏损0.02元。

周黑鸭亏损超4000万,竞争对手环伺,开放特许经营行得通吗?

在疫情影响下,公司存货周转速度明显下降。2020年上半年周黑鸭存货周转天数为163.7天,较2019年上半年的67天同比增长144.33%。总销量也由2019上半年的18324吨下降42.95%至10454吨。

其他收益方面,公司其他收入及收益净额由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050万元减少约64.3%至2160万元。公司解释称,主要系银行存款利息收入减少1200万元;为抗击疫情捐赠现金及医疗物资1150万元;政府补助减少870万元以及外汇亏损710万元。

对于业绩下降,周黑鸭称,受新型冠状病毒影响,其门店客流剧减,销售量下降。作为武汉当地的上市公司,其因配合相关防控工作,暂停了华中地区的生产活动,全国范围内共约1000家门店暂时停业。2020年4月后暂时关闭的零售店已陆续重新开业,华中加工厂的生产活动也已重新启动,整体营运情况持续改善。

华中市场是周黑鸭的核心市场,包括湖北在内的华中五省,一直以来以约40%的门店数量,贡献了超一半的营业收入。去年上半年华中地区有563家门店,贡献了8.42亿元的收入,占比当期营收60%,单店月均收入为24.92万元;而今年上半年虽然增加了20家门店至583家,但贡献营收却减少至3.15亿元,占比当期营收50.5%,门店单店月均收入9.01万元,同比下降63.86%。

周黑鸭亏损超4000万,竞争对手环伺,开放特许经营行得通吗?

周黑鸭亏损超4000万,竞争对手环伺,开放特许经营行得通吗?

事实上,疫情对于周黑鸭业绩下滑更像是"最后一根稻草",从2017年开始,周黑鸭就面临业绩持续下滑的困境。年报显示,2017-2019年,周黑鸭营业收入分别为32.49亿元、32.12亿元、31.86亿元,增长率分别为15.35%、-1.15%、-0.79%;净利润分别为7.62亿元、5.4亿元、4.07亿元,增长率分别为6.43%、-29.09%、-24.56%,下滑态势明显。

值得一提的是,除受疫情影响外,周黑鸭投资的联营公司亏损也是导致公司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公司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由于深圳天图兴南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31.25%股权(2019年3月前50%,自2019年4月至11月摊薄至37.51%,并于2019年12月进一步摊薄31.25%)产生分占一间联营公司亏损613.8万元,2019年该项亏损为743.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受业绩影响,周黑鸭股票遭到大规模减持。5月22日,周黑鸭股东王永华在场外以每股3.8港元的价格减持周黑鸭1.02亿股,涉及金额约3.876亿港元。本次减持后,王永华仅仅持有周黑鸭不到1740万股,持股比例从5.01%骤降至0.73%。

竞争对手环伺,周黑鸭失速

公开资料显示,周黑鸭是一家专门从事生产、营销及零售休闲熟卤制品的企业,成立于1997年,总部位于湖北武汉,主营业务为卤鸭、鸭副产品,卤制红肉、卤制蔬菜、卤制家禽及水产类等其他产品。

目前,周黑鸭面临煌上煌、绝味食品的挤压。

煌上煌、绝味与周黑鸭三巨头之间的竞争也日趋加剧。

2019年,煌上煌新开门店1092家,已经创历史新高。在2020年,公司计划新开门店1200家,主要源于省外新拓展市场,如山东、云贵、川渝、广西、浙江、上海和北京等市场。

而绝味食品2019年在全国共开设了10954家门店,同比净增长1039家。近年来,绝味食品保持每年开店800-1200家的增速,加盟店渠道收入占其收入90%以上。

相比周黑鸭2019年财报,2019年公司调整关闭216间自营门店,新开设229家,截至2019年底,周黑鸭拥有自营门店1301家,较2018年净增门店仅13家。也就是说,2019年同期,周黑鸭的门店数量只有绝味鸭脖的1/8。

业绩方面,周黑鸭也明显掉队。2019年,煌上煌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1.17亿元,同比增长11.56%;实现归母净利润2.20亿元,同比增长27.45%;绝味食品在2019年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8.41%,净利润同比增25.06%。而周黑鸭从2018年起,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就开始呈现同比负增长态势。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11月11日,周黑鸭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上市首日便大涨13.44%,市值达到154.7亿港元。持股周黑鸭63.47%的周富裕、唐建芳夫妇身家飙升至74亿元。

周黑鸭的竞争对手绝味食品于2017年3月选择在上交所上市,上市首日市值仅为95亿元人民币,远不及周黑鸭。但仅在三年后,形势便发生了逆转,周黑鸭股价不振,反倒是绝味一路上涨,成为热门消费股之一。截至发稿,周黑鸭市值为202.33亿港元,绝味食品的市值为543.51亿元人民币,是周黑鸭的两倍多。

有业内人士表示,"未来还会有更多企业切入这一市场,伴随着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休闲零售巨头的跨界,卤味市场的竞争也更加激烈。"

开放特许经营行得通吗?

随着业绩下滑、门店数下降,为了支持股价、保住市场份额,周黑鸭筹划放开加盟。

此前,周黑鸭凭借长期以来的直营模式获得较高的品控口碑,但也使其市场下沉速度有所受限,门店覆盖量仍处于劣势。而加盟则注重开店效率和管理标准化,定位中低端客户,有助于实现店铺数量最大化。也就是说,直营模式的好处在于产品质量可以严格把控,而加盟模式的扩张节奏更快。

在2019年中期业绩报告中,周黑鸭首次提及特许经营模式,表示将利用该模式,进一步渗透现有市场,并策略性扩展至新的地区。

2019年11月,周黑鸭宣布开启"加盟",先后签下广西、贵州特许经营商,云南、东北等地也已有潜在合作伙伴在评估中。作为周黑鸭的特许经营商,周黑鸭方面表示,总部将给予从门店选址到供应链物流、门店设计装修、销售运营、人员管理和品牌营销全方位的支持。

2020年6月22日,周黑鸭开放单店特许经营模式,对加盟商自有资金要求为30万元以上。这与去年11月周黑鸭推出的"发展式城市特许模式"下加盟费用初始资金500万元相比,门槛已大大降低。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4月1日,时任周黑鸭CEO张宇晨在业绩交流会上曾表示,"今年(特许经营门店)不会低于300家,三年超过现在直营门店数量。"但据公司公布的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周黑鸭共有自营门店1246间,特许经营门店121间,离全年目标的300家还比较远。

据周黑鸭介绍,目前,公司已在华北、华中及华南设有三个空间洁净度为十万级标准、高度自动化的生产中心,并在华东及华西规划建设两个新的生产中 心,其中华东加工工厂预计将于2021年上半年投入运营。

但同行业的绝味食品,在全国已经有10多个生产基地,配送半径能够控制在几百公里以内。产能依旧是周黑鸭扩张过程中较大的瓶颈。

有专业人士称,"启动单店特许经营模式,是周黑鸭加速规模扩张的捷径。不过,对于周黑鸭来说,加盟扩张将引发一个新的问题——产能。这是困扰周黑鸭扩张的一个长期难题。随着门店数量以及市场区域的进一步拓展,这一矛盾将更加凸显。"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