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中天被判回购,《承诺函》未经决议未披露,合议庭认定有效

导读

2017年,ST中天因为设立产业基金,朝阳菁和投资1亿元,后发生争议,法院判ST中天支付1亿元回购款及约定收益

ST中天被判回购,《承诺函》未经决议未披露,合议庭认定有效

一、上市公司公告,收到北京高院判决,判令上市公司支付1亿元回购款及收益

2020年8月20日,*中天(上市公司,600856)发布了公告,公告编号临2020-121,公告披露了上市公司卷入的一则合同案件,并收到了北京市高级法院的二审判决书【(2019)京01民初34号】,涉案金额近1.1亿元。

梳理上市公司此前关于该案的公告,案件起因于2017年上市公司为投资收购海外油气田,拟成立产业基金。上市公司出资1亿元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上海朝阳永续菁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向社会募集资金1亿元,作为中间级合伙人。

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实际控制人邓天洲、黄博与朝阳菁和签署投资协议,同时上市公司与朝阳菁和签署合伙协议。协议约定,“在投资满18个月后,朝阳菁和按12%的年化收益退出合伙企业。如合伙企业1年内未找到优先级合伙人,则朝阳菁和有权要求中天资产回购合伙份额,邓天洲和黄博对相关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后朝阳菁和无法按期退出,要求中天资产回购份额,邓天洲、黄博对回购债务承担连带责任。2019年1月,上市公司以书面形式向朝阳菁和出具《承诺函》,确认因其控股股东未能履行收购,将由上市公司收购朝阳菁的投资份额并支付收购款。朝阳菁和据此起诉到北京市高院。高院判决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中天资产、上市公司支付回购款1亿元和约定收益。

二、案件庭审的焦点

值得一提的是,庭审中双方的焦点之一为,上市公司抗辩其出具的《承诺函》未经股东会董事会审议,也没有按规定披露,据最高院的《民商审判会议纪要》规定,属于无效的担保性质。

但合议庭认为合伙体的成立,是为上市公司收购,之后上市公司放弃收购,导致朝阳菁和无法按期退出;《承诺函》属于上市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对合伙协议回购义务的确认,并非《民商审判会议纪要》提到的未经上市公司董事会股东会审议的担保性质,《承诺函》合法有效,上市公司应按承诺函履行回购义务。

三、总结

(一)、本案是又一例分级结构的合伙体纠纷,目的是设立产业并购基金用于上市公司并购相关产业,一度在资本市场大行其道,类似的纠纷仅在本年度内已经发生了好几起,比如暴风投资和光大资本设立的产业并购基金,用于暴风集团(上市公司,300431)收购海外公司,后收购失败,光大资本作为劣后级合伙人承担数十亿的回购义务。

(二)、这类结构化基金,优先级和中间级合伙人一般只收取年化固定收益,在投资不能退出获取相应收益时,由劣后级回购补足,审判实践中,一般不认为固定收益而无效。

(三)、还有一点,就是本案涉及的《承诺函》未经上市公司股东会董事会决议,没有公告披露,如上所述,合议庭认定有效,本身也是尊重投资者的合法收益权。

ST中天被判回购,《承诺函》未经决议未披露,合议庭认定有效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