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濠光电IPO:采购数据异常,招股书或虚假陈述

来源:壹财信

作者:邵叶蓁

2020年7月21日,深圳市信濠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濠光电")创业板IPO获深交所问询,距离上市更近一步。其实早在2019年6月,信濠光电就已经向证监会提交了IPO申请,但因"踩雷"瑞华而导致其IPO进程被迫中止。随着创业板注册制的实施,信濠光电上市申请于2020年6月23号再次获受理,拟发行新股不超过2,000万股,保荐机构仍为渤海证券,审计机构更换成了中喜会所。

反观身后,信濠光电却面临不少问题,不仅销售收入与大客户年报"打架";其两版招股书的采购数据自身也存在不少出入;此外,信濠光电还存在采购数据勾稽异常;外协厂商"查无此人",而其募投项目重复补流合计超5亿,必要性或也存疑。

销售收入与大客户年报"打架"

信濠光电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主要从事玻璃防护屏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产品应用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等新一代信息终端。

招股书显示,信濠光电对其2019年的第一大客户天马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天马")产生了64,698.33万元的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38.99%。

而深天马2019年年报虽然没有披露前五大供应商的名称,不过从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来看,深天马对第三名供应商64,415.46万元的采购额接近信濠光电当年对其产生的销售收入,但该数据仍然比信濠光电披露之数少了282.87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信濠光电特别披露了报告期内深天马的销售收入、采购总额及其对深天马的销售收入、占深天马采购总额的比例方面的信息。由此信息可知,信濠光电在2019年对深天马产生的销售收入占深天马当年采购总额的比例为3.02%。

深天马2019年年报则显示,其当年对第三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占其年度采购总额的比例3.01%,与信濠光电披露的3.02%相差不大。

信濠光电IPO:采购数据异常,招股书或虚假陈述

(截图来自深天马2019年年报)

信濠光电IPO:采购数据异常,招股书或虚假陈述

(截图来自招股书)

两版招股书采购数据异常

信濠光电除了与客户年报数据"打架"外,其前后两版招股书的采购数据也存在出入。

截至发稿日,信濠光电共有两版招股书,分别是2019年6月6日向证监会报送招股书申报稿(下称"2019年招股书")以及2020年6月23日在深交所官网披露的招股书申报稿(下称"2020年招股书")。

通过对比2019年招股书和2020年招股书发现,二者同一年度的采购数据存在较大差异。

据2019年招股书,信濠光电在2018年对玻璃基板、白片等半成品、油墨、硝酸钾、抛光粉、ITO膜、显示屏(OLED)、IC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8,929.60万元、12,648.65万元、1,045.07万元、1,940.47万元、1,690.43万元、419.84万元、263.33万元、320.57万元,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8.90%、21.38%、1.77%、3.28%、2.86%、0.71%、0.45%、0.54%。

2020年招股书显示,信濠光电在2018年对以上原材料的采购金额不变,但其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却发生了变化,分别为47.49%、20.76%、1.72%、3.19%、2.78%、0.69%、0.43%、0.53%。

而两版招股书关于以上原材料在2017年的采购金额和占采购总额的比重均没有发生变化,仅在2018年有所出入,个中原因也不得而知。

信濠光电IPO:采购数据异常,招股书或虚假陈述

(截图来自2019年招股书)

信濠光电IPO:采购数据异常,招股书或虚假陈述

(截图来自2020年招股书)

除了两版招股书的采购数据"打架",信濠光电的2019年招股书还存在的情况。

根据2019年招股书,以2018年原材料玻璃基板的采购金额及其占采购总额的比例为例,可得出信濠光电2018年的采购总额为591,60.75万元(28,929.60/48.90%)。而根据其前五供应商合计的采购金额及其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可得出其2018年的采购总额为60,910.23万元(30,777.94/50.53%),两种方法计算出来的采购总额相差1,749.50万元。

而根据2020年招股书,用同样的方法计算得出信濠光电2018年的采购总额为60,917.25万元,根据其前五供应商合计的采购金额计算得出其2018年的采购总额为60,910.23万,两种方法计算的结果总额相差7.01万元。

外协厂商竟"查无此人"

招股书显示,2017年,外协厂商深圳市信濠精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为信濠光电提供喷涂和贴膜的服务,是信濠光电当年的第三大外协厂商,采购金额为229.36万元。

诡异的是,通过查询公开信息,并没有找到该公司的信息。不过招股书却显示,信濠光电存在一关联方,名为深圳市信濠精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濠精密"),两公司商号相同,仅与上述外协厂商存在一词之差。

招股书显示,信濠光电前身深圳市信濠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信濠光电有限")设立时为信濠精密的全资子公司。2013年,信濠精密以货币出资设立信濠光电有限。2016年,信濠精密由于自身资金需求,因而将所持股份转让给5名新增股东以筹措资金。至此,信濠精密退出发行人。目前信濠光电副董事长梁国豪(持有发行人20.2733%)为信濠精密的实控人。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信濠光电与信濠精密之间涉及关联交易。

2017年,信濠光电对信濠精密销售商品金额为9.47万元。同年,信濠光电向信濠精密采购尾单4.92万元、采购喷涂及贴膜加工服务229.36万元,与信濠光电对上述外协厂商的采购金额一致。

此外,福永工厂水费缴纳账户早期系以信濠精密名称开具,因此缴费时先支付给信濠精密由其转付,2017年和2018年,由信濠精密转付水费、食堂等费用153.02万元、6.57万元。

综上,因一词之差而查无此人的外协厂商或应为信濠光电的关联方信濠精密。

重复补流必要性或存疑

据招股书,信濠光电拟募资18亿元用于黄石信博科技有限公司电子产品玻璃防护屏建设项目(下称"玻璃产品项目")、补充流动资金两个项目。

其中,玻璃产品项目投资额为15亿元,拟募资15亿元,包括土地及厂房购置费用5,000.00万元;固定资产投资123,000.00万元;铺底流动资金22,000.00万元。该项目的实施主体为信濠光电的全资子公司黄石信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黄石信博")。

招股书同时显示,2019年1月24日,黄石信博取得了黄开环审函[2019]01号环评批复,项目开工建设。2019年9月1日,黄石信博取得《黄石信博科技有限公司玻璃产品项目(一期)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意见》。

不过玻璃产品项目备案信息却显示,该项目计划于2018年10月开工,其余信息则与招股书一致。显然,招股书所述时间的开工时间明显晚于备案信息显示的项目开工时间。

此外,上述信息意味着玻璃产品项目的一期项目已经完成,募投项目或为该项目的一部分,而信濠光电仍然按照总投资募资15亿元。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除了玻璃产品项目需要补充2.2亿元的流动资金,信濠光电的第二个募投项目直接补充流动资金3亿元,两次补流合计5.2亿元。

但是从信濠光电的流动性来看,如此大额的募集资金补流或必要性存疑。

2018年至2020年,信濠光电进行了三次现金分红,合计1.2亿元。

2017年至2019年,信濠光电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800.37万元、14,406.04万元、35,072.76万元,其中2019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继续大幅提升。

同期短期借款分别为6,245.72万元、7,239.44万元、4,223.01万元。招股书称,2019年,公司盈利水平大幅提升,流动性较为充裕,同时当期公司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金额较多,使得当期短期借款余额相对较低。

同期货币资金分别为5,637.85万元、2,576.46万元、13,809.41万元,主要为银行存款和其他货币资金构成。其中银行存款分别为971.65万元、549.40万元、9,106.66万元。

同期,信濠光电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00%、59.08%、51.95%,高于同行均值但2019年有所下降。

对于募资3亿元的补流需要,招股书解释,此举能够增强其偿债能力、降低流动性风险等;有利于保证公司生产经营和业务拓展的顺利开展,优化公司财务结构,进而提升公司的市场竞争力等。在此背景下,玻璃产品项目仍需铺底流动资金2.2亿元,或必要性大打折扣。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