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日内交易员成长实录:300万操盘,两年赚了250,000美金

一头凌乱的头发,加上随意生长的胡须,一件略显陈旧的T恤,站在人群之中毫不起眼的迪伦·柯林斯(Dylan Collins)与传统意义上衣着光鲜的交易员不同,他或许代表了另一类职业交易员。这类交易员不希望受到大众的关注,他们更愿意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隐身”,置身于自己的交易世界,不为外人所打扰。足够机敏,足够聪明,可以几秒钟内抓住交易机会,无所畏惧地冒着在一两笔交易中失去大部分净资产的风险,严守纪律,并且有足够的信心,或许他们就是天生的交易员。

现年只有25岁的迪伦,在过去两年里的交易中赚得了25万美元,目前他负责操盘300万美元的资金,这其中的270万美元则由他的老板和合伙公司AMR Capital Trading提供。迪伦周围的许多朋友仍是一名尚未毕业的研究生,或者在某家公司赚取微薄的“实习生”工资,但迪伦去年却已赚得六位数的收入。

25岁日内交易员成长实录:300万操盘,两年赚了250,000美金

“交易很有趣,”迪伦说道。“大多数时候,每天我一到办公室就会感到非常兴奋。去年我只休假了5天,但那几天却是我感觉最无聊的时段。对我来说,这是一份梦寐以求的工作。”

交易生涯居然始于扑克

迪伦说:“在高中时期,我从周末开始与我的一帮赌徒朋友们玩5美元的扑克游戏(百家乐)。后来,我逐渐沉迷于百家乐,我发现这是一项极具挑战的扑克项目,绝非那种只靠运气决定输赢的普通赌博游戏。因此我更进一步,在网上注册了账户,开始在线上玩扑克。”

由迈阿密大学毕业后,迪伦本计划从事精算师之类的工作,但他很快发现与扑克牌相比,前者没有任何吸引力。于是他开始全职投入玩线上扑克,并通过百家乐不断测试和优化自己的游戏策略,这让他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就创造了一晚最高赢得5000美元的佳绩。

25岁日内交易员成长实录:300万操盘,两年赚了250,000美金

“我一直在优化自己的策略。”迪伦表示。事实证明,这对于日内交易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当一家名为AMR Capital Trading的公司在招聘网站上发布交易员职位空缺时,迪伦申请了该职位。在第一次面试中,该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亨特·比尔(Hunter Beall)告诉迪伦,只有在其赚得公司提供给他的25,000美元初始投资本金之后,才能开始获得薪水。而公司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新手交易员不超过三分之一。

“在30分钟的交谈中,我能够很好地判断出哪些应聘者属于那种即便一周工作超过60小时甚至更长时间仍无法盈利,却能够很快从挫败感中振作,调整心态的潜力交易员。迪伦无疑是这样一类人!”比尔表示。

力排众议,走上职业交易员道路

作为全球顶尖大学的学生,迪伦的大多数同学在毕业后都能获得6-8万美元的年薪。因此,在得知迪伦将投身于这样一份“无薪”工作后,他的父母完全不支持迪伦的决定。他的母亲甚至让自己在华尔街工作的一位朋友通过电话与迪伦沟通了2个多小时,目标就是想告诉他作为交易员绝非电影中呈现的那样光鲜亮丽,其承受的压力远超想象。但迪伦最终还是顶住了来自家庭的压力,他告诉父母,要么做一名职业扑克选手,要么做一名日内交易员。权衡利弊后,最终他的家人不得不因此妥协,迪伦由此开启了自己的交易生涯。

总部位于纽约的AMR是G-2 Trading的一个部门,其纪律性和复杂性比起大型投资公司来说也是不遑多让,它更像是一只小型对冲基金,只不过没有任何外部投资者。AMR倾向于专门研究“动量交易”,利用金融市场的非理性羊群效应做多热门股票和做空冷门股票、外汇和大宗商品。同时,该公司也擅长价格行为交易”或“流动性交易”。

25岁日内交易员成长实录:300万操盘,两年赚了250,000美金

这类交易的特点在于你不必非常了解要买卖股票的公司、产品的质量,销售和利润的趋势,管理层的能力,业务模型的可行性-所有这些都无关紧要。重要的只是交易动态。

AMR的交易员使用高盛的计算机化交易平台和一个称为“潜行警报(Stealth Alerts)”的软件程序来生成自定义的股票清单,它们中大多数都处于供需失衡状态。他们也会寻找交易量的突然飙升,或者价格偏离长期趋势线的股票。

如果这些动作(通常如此)与刚刚发布的新闻有关,那么AMR交易员将忽略它。他们要寻找的是无法用新闻来解释的价格变动:例如,有人被迫快速买卖较大数量的股票,或者由于预定的期权到期而造成的瞬时价格扭曲。诀窍是识别那些定价错误的机会,并知道何时入场(或出场)。

“如此多的交易只是出于直觉。”迪伦说。当然,可以用计算机进行编程以进行这种交易;许多对冲基金和华尔街交易员就是这样做的。高频,高交易量的计算机化交易现在占美国股票交易量的四分之三,这也许就是为什么AMR的交易者倾向于持有流通量有限的较小公司股票的原因。由于对冲基金的交易量很大,对冲基金部署的计算机化算法往往会忽略这些股票,从而为小型投资机构的交易员创造了机会。

学术文献认为,从长远来看,日内交易注定会失败。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金融经济学家布拉德·巴伯(Brad Barber)从中国台湾证券交易所获得了15年的交易记录,那里的日内交易非常普遍。他发现,在任何一年中,有80%的日内交易员出现亏损 – 只有1%的策略可以长期可靠地获利。(相关文章《日内交易成功率竟然只有可怜的3.5%?快来围观这份调查报告!》)

作为一家小型投资机构,AMR偏爱波动较大或交易稀少的股票,因为它们利润往往更高。迪伦表示:“这样做的危险在于,你最终会与内部人士进行交易,而内部人士对公司的了解或信息更多,这让交易一开始就变得不公平!”

迪伦在加入公司的5个月里没有获得薪水,直到第六个月才拿到第一笔薪水。但很快,他又亏光了所有资金。迪伦说:“有一家加拿大公司,嘉汉林业,我们都在买入。” “看来这是完美的交易。然后,突然之间,交易由于一项联邦调查而突然停止,结果所有一切都是庞氏骗局。我们整个办公室损失了大约200到300万美元。对我来说,这是毁灭性的……一切都不得不重头开始。”

然而就在几周后,交易机会突然降临。迪伦回忆说,市场变得“异常动荡”,而他看到了动荡中的良机。到7月底,迪伦“收复失地”。在工作的一年八月里,他的交易利润为40万美元,其中三分之二归他所有。

然而,在如此非常时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赚钱。随着主要股指的暴跌,交易员们纷纷涌入市场,企图“抄底”。但是在下注之后的几分钟内,迪伦的同事克里斯看着市场继续下跌和他的潜在损失增加时越来越焦虑。“这太可怕了。我慌了,我卖了。”克里斯说。“然后,在10分钟之内,我原本持有的都实现了盈利。如果我继续持有的话,我将赚到大笔钱。”

25岁日内交易员成长实录:300万操盘,两年赚了250,000美金

克里斯是该集团中较为保守的交易员之一,也是较成功的交易员之一,过去五年的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相比之下,迪伦被誉为“野人”,一个十足的冒险者,乐于交易他人避开的品种,在每笔交易中投入更多的资金,并在必要时坚持更长的时间,直到获得回报。

如此大胆的行径并非屡试不爽,在某笔关于Digital Domain的股票交易中,其股价急剧下跌,该公司由导演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创立,专门为电影《泰坦尼克号》制作特效。没有消息可以解释此次价格的突然波动,因此迪伦像他的许多同事一样买入了该公司的股票,等待自然回归趋势。当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时,其他人都采取了接受小幅亏损出局的策略,但是当价格继续下跌时,迪伦不仅决定保留,而且继续买入。他所期望的“死猫反弹”从未来过。最终的结果是宣布Digital Domain正在申请破产保护。仅此一项交易就几乎抹去了他近2个月的所有收益。

不做交易的好处

迪伦也曾经历过一段十分惬意的时光。在去年美股大盘指数稳步攀升至新高的几个月里,波动率一直非常非常低。他到公司要做的事就是例行公事,浏览头条新闻,寻找前一天收盘时的大订单失衡,并对市场进行快速研究,找到一只还算有投资价值的股票,然后悠闲的喝咖啡。

年轻交易员之间充满了合作与竞争的有趣融合。因为每个人都遵循基本交易策略的变化,所以他们中的许多人可能在任何一天都进行相同的交易,并且不断地相互提醒机会或警告地雷。彼此之间的业绩差异取决于他们的响应速度,何时决定买入/卖出个股以及对每笔交易投入多少资金。此外,这些年轻人也会通过公司公开的损益排行榜,了解自己目前在公司的盈利排名,时刻敦促自己赶超对方。

比尔是年轻交易员们的良师益友,合伙人,老板和风险管理者。由于他和他在纽约的合伙人能从所有这些交易中获得高达50%左右利润,以支付其费用和投资风险,因此他会密切关注交易员们的头寸,偶尔会批准比正常交易额更大的头寸。

在开盘前的几分钟内,交易员在进行一整夜研究和思考的数十笔交易时突然变得非常安静。

“这不仅是一份上午8点到下午4点的工作,”办公室中的另一位年轻交易员戴尔解释说,现年23岁的他是公司最小的一位,刚刚由格林内尔学院毕业不久。他的交易本能来自于他的父亲:一位芝加哥标普期货交易所的交易员。

戴尔说:“市场变得愈发错综复杂。而且还有很多人在进行简单,明显的交易。这类交易已经变得无效,你必须不断进步,方能保持领先地位。”

在前一个交易日结束时,迪伦注意到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CommonWalth Reit CWH出现了大订单失衡,这导致该股上涨。他认为处理股票的做市商将很快渴望卸货,因此当市场关闭时,他下达了以高于正常交易区间每25美分的价格卖出500股空头股票(押注股票将下跌)的命令。现在,第二天早上,如果他的直觉被证明是正确的,那么他将“分层”买入订单以“弥补”空头头寸并锁定利润。一个小时之内,他的交易额将近4万美元。

在通常的一天,迪伦可能会下达数千笔订单,以高于或低于当时股票交易价格的价格购买或出售数十只股票。在即将下班的最后时刻,他也会执行十多笔交易。继续寻找可能仅持续几分钟甚至几秒钟的新机会,全神贯注地跟踪所有事件。

25岁日内交易员成长实录:300万操盘,两年赚了250,000美金

日复一日大量交易的背后,却是大多数交易员一年中赚到的大部分利润可能仅仅来自四到五笔大买卖的现实。在那些波动较低的日子里,更大的挑战是坐在那里做一些小交易或什么都不做。

迪伦说:“我必须不断告诉自己,仅仅因为你是日内交易员,并不意味着就应该进行交易。在低波动性的情况下,我操作过多,因为我缺乏耐心。坐下来,在这种环境下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交易。”

当天,迪伦在大约六笔交易中赚了约3000美元,其中最大的赢家是CWH。但是,由于他在一家刚刚上市的生物燃料公司中清掉了数周前的头寸,并且当日股价下跌超过75%,因此他当天的盈亏平衡实际上为负。

心态是日内交易员的最大考验

迪伦说:“办公室里没有大个子的原因是因为压力过大。即便回到家中,你也会去主动思考和想象明日的交易场景,试图探知自己是赚5万美元还是亏损5万美元,但结果从来都无法预知。”

在压力下,交易者倾向于对一种交易策略变得过于谨慎或过于适应 - 随后他们可能就会陷入信心和风险承受能力螺旋式下降的尴尬境地。也许正是考虑到这一点,部分更为成功的日内交易员由日内交易主动过渡到了长线投资。

45岁的麦克也曾就职于AMR Capital Trading,但在其赚得数百万美元后。他毅然离开了公司,在家开启了自己的长线投资生涯。“相较于日内交易,长线投资确实令人倍感轻松。”麦克解释了自己做出这一选择的主要原因。

“除非再次出现当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否则我会一直交易下去。大多数人的确都不适合做日内交易员,但我坚信这是属于我的完美职业。”迪伦自信地说完这句话,然后再度陷入了一个人的沉思之中。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