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证券两年四任首席风险官 屡次被罚涉经纪与自营业务

银河证券两年四任首席风险官 屡次被罚涉经纪与自营业务

《投资者网》蔡俊

频繁吃到罚单,经纪和自营业务成为重灾区。如何在业绩与风险防范间平衡,是银河证券新任首席风险官面对的难题

历时两年,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河证券”,601881.SH)终于迎来专职的首席风险官。

8月15日,银河证券发布公告,宣布聘任吴建辉为首席风险官。之前代行该岗位职责10个月之久的总裁陈亮不再兼任。

自2018年前任首席风险官辞职,两年来,该岗位都是由总裁兼任。期间,银河证券接连收到监管机构罚单,次数远超2017年之前。

风控与创新如何平衡,在证券业意义重大。创新步子太大,风控就容易跟不上,反之亦然。银河证券的经纪、资管等业务成为罚单重灾区,如何改进其风控体系,是公司高层要面对的问题。

1

两年4任首席风险官

两年时间,银河证券的首席风险官职位四次易主。

2018年7月,银河证券前首席风险官李树华提出辞呈,之后,由时任总裁顾伟国代行职务。次年,顾伟国到龄退休,前申万宏源证券总经理陈亮空降接任,亦兼任首席风险官。

银河证券、申万宏源证券,都是中投公司旗下的券商。履历显示,新任的吴建辉也出自该体系。2010年7月,当时任职中投公司的吴建辉就兼任银河证券人力资源部总经理,之后正式入职公司,先后担任董事会秘书、首席人力官,并协助管理过经纪管理总部、研究所、机构客户部、投资顾问部等。兜兜转转一圈,银河证券还是选择内部遴选。

2013年,银河证券成为第三家港股上市的国内券商,2017年又挂牌上交所,了却“A+H”夙愿。不过,A股IPO期间,关于银河证券没落的声音一直不断。经纪业务大规模裁人,投行业务从第一梯队被挤出前十,最终促成内部启动改革。

前首席风险官李树华在职期间,整合了风控、合规、财务等中后台资源。在当时创新高于风险的行业环境下,银河证券也选择创新优先,推进各条业务线跨越发展。

不过,跨越发展意味着风险管控或不能及时跟上。2017年开始,银河证券进入风险爆发的高峰。2017—2018年,监管机构向其开出6个罚单。在此之前,银河证券曾于2014年、2016年保持0处罚记录。

李树华离职后,兼任首席风险官的两任总裁也没改变局面。2019年至今,监管机构通报了银河证券发生5起违规行为。去年券商分类评级,银河证券的级别更从AA掉至A。

接二连三的罚单,让意图革新重回第一梯队的银河证券,迷失方向。如今吴建辉履新,更像是循规蹈矩,而非下定决心冲刺券业前排。

对此,《投资者网》就相关问题,试图致电银河证券求证,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2

王牌经纪业务频吃罚单

经纪业务,一直是银河证券的王牌。2019年,出身经纪业务的陈亮出任银河证券总裁。从最熟悉的条线入手,陈亮要将银河证券打造成一辆全能战车。

这辆战车,动能是“双轮驱动”。一个轮子是大投行,即重新梳理投行部门;另一个就是经纪业务的升级版,财富管理。

曾经的经纪业务总部,如今变更为财富管理总部。新总部整合经纪与资产管理部门,重组后变为产品、客户、交易等中心。在此基础上,按客户、投顾的数据进行分类,实现差别化服务。

截至去年底,银河证券共有493家营业部,2019年实现经纪业务手续费净收入45.51亿元,同比增长31.38%。

不过,车未行远,却屡屡吃到罚单。冲在该业务第一线的营业部,成了不稳定因素。

翻开处罚记录,2019年至今,广东和新疆证监局通报了银河证券当地营业部的违规行为,累计共4起。行为包括员工私自代销金融产品、无证上岗提供投资顾问服务、替客户办理证券认购等。

在风控部门没有大改革的前提下,银河证券只有通过补充资本金,筑起一道墙。

今年以来,银河证券发行过4期非公开债券、8期短期融资券,累计规模分别为200亿元、290亿元,总计490亿元。根据计划,银河证券还有100亿元非公开债券尚未发行。

如此大规模的补充资本,在银河证券去年的报告里就初现端倪。报告指出,公司通过筹措短期资金提高流动性覆盖率,提升了净稳定资金率,确保公司业务发展与抗风险能力的动态平衡。

3

自营业务收入大幅波动

不只经纪业务,银河证券的自营业务也成了处罚高发区。

今年4月24日,北京证监局向银河证券开出罚单,要求其限期整改相关业务,完善内部控制,加强风控指标监控,有发现应及时报告。

在危险边缘试探,导致银河证券自营业务的“伤疤”被揭开。

事件起源于去年底的例行检查。监管机构发现,银河证券的自营业务在去年11月、12月投资时,持有一种非权益类证券的规模,占比总规模比例达16.94%、21%,并未报备且超过监管标准。

根据相关法规,相关投资占比15%就得向当地证监局报告,比例超过20%就是越过监管红线。若不是例行检查,银河证券这起违规行为,可能还在隐秘角落。

2018年,银河证券自营业务收入6300万元,同比下跌83.65%。如此大的跌幅,年报说明是因为权益类投资出现亏损,并进一步指出,亏损在于参与的定增。

一年之后,银河证券的自营业务收入飙涨。根据年报,2019年自营收入实现40.96亿元,同比增加64倍。

银河证券如何实现自营业务收入大逆转,报告里未明确说明。是否通过大量买入非权益类证券,甚至不惜付出被处罚的代价才实现了业绩翻盘?对此,《投资者网》试图向银河证券求证,但并未取得联系。

所谓非权益类证券,包括期货、期权、互换合约等金融衍生品。这种投资工具可谓一把双刃剑,2013年光大证券乌龙指,就是由于自营团队操盘金融衍生品时发生失误。

查阅银河证券2019年报,也能找到蛛丝马迹:表述自营业务时,年报中指出操盘以主动研究和量化研究为基石,利用股指期货套保操作。

而自营业务的人员数量上,更能窥见一斑。截至2019年底,银河证券自营交易的人数达113人,2018年同期62人,几乎增加一倍。搜索招聘网站信息,仍能发现银河证券在招募金融工程,即金融衍生品投资的人才。

《投资者网》就公司持有哪些非权益类证券向银河证券求证,截至发稿时,对方未予置评。(思维财经出品)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