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可蓝多财务造假,五年来屡屡犯事,女老板柴琇这一丑闻仍未了!

号称“奶酪第一股”的妙可蓝多,其控制人柴琇近几年来丑闻就没断过。

该披露的信息不披露、随意将上市公司当做自己丈夫和女儿公司的“取款机”,接连三个季度财务造假,妙可蓝多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柴琇真的可谓是“资本玩家”,

8月23日晚,近日公告不断的妙可蓝多又一口气发布了16条公告,信息很多,不仅有蒙牛终止认购妙可蓝多股份,妙可蓝多还披露了《关于最近五年被证券监管部门和交易所处罚或采取监管措施的公告》。

从这份公告可以看出,包括柴琇本人在内,从2016年起就遭通报批评开始,上市公司公告中每次均表示要认真学习证券市场相关法律法规,然而其依然我行我素,仍然屡屡犯事,直到今年4月柴琇因此辞职总经理一职务后,该公司又有两名股东违规减持股份。

更要命的是,当天另一条公告还显示,55岁的柴琇本人胆大包天联合财务总监违规挪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一事并未因其道歉、辞职总经理就了事!

妙可蓝多财务造假,五年来屡屡犯事,女老板柴琇这一丑闻仍未了!

1.

4年前女老板就遭通报批评

根据妙可蓝多8月23日晚发布的公告显示,早在4年前,其就遭到上交所的通报批评。

事情是这样的,妙可蓝多在2016年1月30日披露的2015年度业绩预亏公告中,未及时披露其时子公司华联股份存在停产的风险和由此产生的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的风险,直至2016年4月25日(即年报披露前一日)才发布业绩预告更正公告,信息披露存在滞后。

2016年9月26日,公司收到上交所《纪律处分决定书》,上交所对公司和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柴琇、时任财务总监白丽君、时任独立董事兼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孙立荣、时任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陈陆辉予以通报批评。

妙可蓝多财务造假,五年来屡屡犯事,女老板柴琇这一丑闻仍未了!

这里指的注意的是,妙可蓝多受到该次纪律处分后,其信誓旦旦地表示: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对信息披露的准确性、及时性予以高度重视,组织董事会及管理层认真学习证券市场相关法律法规,从内控层面完善了各级子公司的信息上报制度,要求各级子公司一旦发生涉及经营的重大业务变化、财务数据变化事项,必须及时上报,同时强化了上市公司董事会办公室在信息收集、整理、上报方面的职责和权限,并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保障了信息披露的及时性和准确性。

然而接下来妙可蓝多果然就吸取教训了吗?

2.

借钱、买理财产品随意任性

公告显示,2018年,妙可蓝多又收到了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警示函。

事情是这样的,公司子公司广泽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泽乳业”)于2016年12月12日和2017年2月17日分别购买银行理财产品8,000万元和5,000万元,合计1.30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2%;公司未按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17年3月17日在《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10月31日在《关于使用闲置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的公告》中对购买银行理财产品事项进行披露。

指的注意的是,广泽乳业于2016年12月12日向吉林省乳业集团有限公司借款5,000万元,并分别于2016年12月16日、2016年12月21日偿还上述借款本息。广泽乳业于2017年2月17日向吉林省乳业集团有限公司借款5,000万元,并分别于2017年2月24日、2017年2月27日偿还上述借款本息。上述关联交易金额合计1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9%且在300万元以上。公司未按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17年3月17日在《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10月12日在《关于补充审议2016年度和2017年上半年度关联交易的公告》中对上述关联交易进行披露。

2018年2月13日,妙可蓝多收到了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关于对上海广泽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针对上述事项,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对公司予以警示。

受到该次监管措施后,妙可蓝多又一次承诺表示:进一步加强公司内部控制制度,加强关联交易的信息披露,出台并下发了《关于规范关联交易流程的通知》,公司严格按照交易所和监管部门的规范要求进行操作,进一步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3.

三个季度财务造假,女老板辞职总经理

按道理,从控制人柴琇被通报批评到公司被出具警示函,按道理,无论是柴琇本人还是上市公司,接下来都应该按照其承诺的那样,规范操作。

然而,柴琇真的可谓是胆大包天,直接联合财务总监将上市公司当做取款机,为自己老公和女儿的公司“纾困”。

公告显示,2019年3月至5月期间,妙可蓝多实控人柴琇授意联合财务总监、董秘白丽君,安排妙可蓝多全资子公司吉林省广泽乳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林科技”)向关联方及第三方合计划转资金2.395亿元,相关款项供关联方用于偿还银行借款。

令人瞠目的是,上述关联方及第三方企业分别是柴琇配偶崔民东、柴琇女儿崔薪瞳控股的企业。也就是说,为了替其老公和女儿还债,柴琇随意把上市公司当做了其家族企业的取款机。

公告称,上述合计2.3950亿元资金(占公司2018年末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所有者权益的19.66%)构成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妙可蓝多未及时将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及关联交易情况予以披露,亦未在上述占用期间内的定期报告中就该事项进行披露。公司未对上述两笔资金占用进行会计处理,导致已披露的2019年一季报、半年报及三季报的资产负债表存在虚假记载、未能真实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

妙可蓝多财务造假,五年来屡屡犯事,女老板柴琇这一丑闻仍未了!

尽管截至2019年12月20日,资金占用方已向吉林科技归还了全部占用资金,并向吉林科技支付资金占用费合计990.99万元。但是在今年3月25日,公司及时任董事长、总经理柴琇女士,时任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白丽君女士分别收到了中国证监会上海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4月,白丽君辞去所有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公司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而柴琇也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

4.

股东又违规减持

上述丑闻发生后,妙可蓝多再次又表示,公司采取了其他整改措施,包括加强管理制度建设与执行、强化内部审计工作、加强相关法律法规和各项证券监管规则的学习等。

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就在前不久的8月21日晚,妙可蓝多又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收到公司股东刘木栋、王永香的通知,上述股东存在违规减持公司股份的情形。

妙可蓝多财务造假,五年来屡屡犯事,女老板柴琇这一丑闻仍未了!

具体原因是,这两名股东原均持有妙可蓝多5%以上的股权,但是今年1月5日,双方均与内蒙蒙牛签署协议转让一定的股份,并于3月26日完成过户登记手续。

然而,刘木栋于今年5月18日至8月19日期间,王永香于今年7月21日至8月4期间日分别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系统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所持有的公司股股份,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2.2%、0.82%。

很显然,这两名股东上述减持行为未提前15个交易日预先披露相关减持计划公告,以及在3个月内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减持股份比例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违反了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第八条以及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

而这次,妙可蓝多又是轻轻松松一句“并非主观故意违规”解释此事,然后又是号称组织相关人员学习相关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等说辞。

可是,从此次公告中可以发现,4年前柴琇领导的妙可蓝多不就已经承诺整改、组织证券市场相关法律法规等学习吗?屡次整改屡次再犯,柴琇控制的妙可蓝多的相关人员为何有如此胆量呢?

5.

柴琇挪用资金一事还未完

尽管柴琇和妙可蓝多丑闻不断,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初妙可蓝多宣布蒙牛将入股5%的消息后,其股价就开始步入了诡异的上行通道,涨停板不断出现。

目前,其股价已经达到了40元以上,而曾经被指陷入资金困局的柴琇,在短短几个月内,身价暴涨。

仅以今年5月28日之前柴琇所持有的7610.3632万股股权计算,从今年1月初至8月21日收盘,其身价就暴涨22亿元左右。

而在5月28日,柴琇控制的东秀商贸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又受让了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兴业信托·广泽股份1号员工持股集合资金信托所持的5,280,000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29%。这次权益变动完成后,柴琇目前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股份81,383,63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88%。

账面财富暴涨,但要命的是,上述柴琇胆大包天将上市公司当做取款机,为自己老公和女儿公司纾困一事,并未因其辞职总经理就了结了。

妙可蓝多财务造假,五年来屡屡犯事,女老板柴琇这一丑闻仍未了!

同样是在8月23日晚,妙可蓝多另外一份公告表示:目前,上海证券交易所已就上述关联方资金占用事项及会计差错事项启动纪律处分程序。而这或将导致公司8月23日披露的一份计划向柴琇100%持股的广讯投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存在终止的风险,这次发行价为35.2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妙可蓝多与蒙牛和柴琇控制的东秀实业曾签订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当时的发行价格15.16元/股。不过,8月23日晚,妙可蓝多另一份公告显示,这一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终止。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