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恒电气董事长涉嫌操纵股价被调查,曾用砂轮打磨门牙改变命运

杭州中恒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恒电气002364)董事长、董事朱国锭曾因青年时的6年复读高考经历,以致于每到“黑色七月”就会做噩梦,但这也使他对失败有了一种超强的承受能力,对成功有了一种超然的把持能力。

中恒电气董事长涉嫌操纵股价被调查,曾用砂轮打磨门牙改变命运

中恒电气和其实控人朱国锭流年不利、麻烦上身(图片来源于网络)

已经看淡7月的朱国锭,却在今年8月再度“翻车”。因为“涉嫌操纵‘中恒电气’股价”、“拒不配合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19日晚,朱国锭被证监会官宣立案调查。中恒电气及其实控人朱国锭近年麻烦不断,由于违规减持套现和“蹭疫情”被多次问询警告。

中恒电气掌门人朱国锭在青少年时代就是个低调的“狠角色”,砂轮打磨门牙试图改变命运,屡试终第,自主创业迎来人生开挂。他秉持“农民模式”的发展思路,麾下的8家公司虽然业绩下滑,但持续盈利,公司更是自称不差钱,对董事长的个人行为,也表示不能完全理解。

董事长遭调查

8月19日晚,中恒电气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董事长、董事朱国锭转发的两份《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稽总调查字200975号)和(稽总调查字200976号),因其“涉嫌操纵‘中恒电气’股价”、“拒不配合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中恒电气董事长涉嫌操纵股价被调查,曾用砂轮打磨门牙改变命运

朱国锭涉嫌操纵股价和拒不配合调查的情节,其命运走向备受关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日午间,公司发布告知函,表示公司实控人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晓茹按照此前公告预披,于今年8月12日至8月17日,合计减持公司股票563564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000%。目前减持计划尚未全部实施完毕。

中恒电气在公告中强调: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对朱国锭个人的调查,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公司将根据调查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中恒电气回复大白财经观察时表示,公司尚不掌握朱国锭涉嫌操纵股价和拒不配合调查的发生时间和细节详情。证监会目前还没有和公司有接触。调查如有新的进展和结论,公司一定会及时予以公告。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受其负面消息影响,20日开盘后,中恒电气一字板跌停,21日再次低开后跌停,报收11.39元/股,换手率1.08%,成交量5.64万手,成交额6429万元,总市值为64.19亿。相较2015年5月18日公司的巅峰股价63.36元/股、166亿元总市值,已经缩水了百亿元。至今日收盘,尚有23.0692万手封单封死在跌停位,约合资金26.28亿元。

有消息人士分析,朱国锭本次接受调查,或与其老员工在上月底对公司之前“并购套路和财务猫腻”的举报有关。

2015年,忙于布局能源互联网业务的上市公司中恒电气,宣布并购主营业务为电力需求侧管理及电能服务的苏州普瑞。时任财务经理庞某称,自己掌握了公司财务舞弊,甚至涉嫌伪造合同、虚开发票、偷逃个税的事实与证据。

庞某实名举报后又改口称合同系其自行伪造,报复性举报“老东家”是因为和个别领导的私人矛盾有关。

中恒电气在答复大白财经观察时解释称:庞某确实做过分公司的财务经理,但很早就离职了。针对其公开举报内容,公司目前正在取证核实,从现有掌握的资料来看,都是不存在的情况。公司不排除采取进一步行动的可能。公司尚未联系上庞某本人,但是分析其举报内容后认为,公司董事长朱国锭本次接受证监会的调查,与其举报无关。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范辰律师表示,如果中恒电气公告中披露的情况,被证监会调查证明属实,则公司董长朱国锭就涉嫌操作证券罪。证监会正在严打操纵股价。朱国锭罪名若成立,或将面临刑责,而且还可能涉嫌妨害公务罪。“拒不配合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依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的规定,如果符合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要件,则可能涉嫌构成此罪。

套现3亿被警示

大白财经观察检索发现,中恒电气董事长朱国锭被证监部门调查,亦非“初犯”,去年9月,深交所就朱国锭、包晓茹夫妇违规减持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去年11月22日,朱国锭、包晓茹夫妇因违规减持收到浙江证监局出具的《关于对朱国锭、包晓茹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中恒电气董事长涉嫌操纵股价被调查,曾用砂轮打磨门牙改变命运

朱国锭夫妇减持套现的部分细节(图片来源于网络)

《决定书》显示,中恒电气在2010年3月5日上市时,实际控制人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晓茹,及其控制的杭州中恒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中恒电气59.81%股份。上述实控人分4次违规减持了公司2027.12万股股票,减持后朱国锭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中恒电气43.3%股份。

大白财经观察粗略统计,朱国锭夫妇合计减持了16.51%,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套现大约3.4亿元。

按照《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实控人每减少5%所持公司股份时要暂停交易,并通知上市公司予以公告。但是朱国锭夫妇的4次减持行为,直到2019年6月25日才在公司的公告中披露。

证监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朱国锭夫妇除了大规模减持套现,备受市场诟病,公司也因为“蹭疫情”热度,被誉为资本市场的“大忽悠”。

今年3月8日,深交所披露的纪律处分显示,中恒电气、延安必康等8家公司因信息披露违规,遭到深圳证券交易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经查明,中恒电气及相关当事人自2019年12月30日至今年3月,在互动易平台上5次针对投资者提出的是否与特斯拉开展业务合作问题予以肯定答复。

此后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披露,其所称合作仅指在公司办公场所安装、布局特斯拉充电设施,该业务不对其经营产生影响,也未与特斯拉形成任何正式协议。

深交所认为,中恒电气未在互动易回复中准确、完整地介绍特斯拉目的地业务与其自身开展的充电桩业务的关系,未充分说明对公司经营的影响,相关表述存在严重误导。中恒电气董事长朱国锭及总经理、代董事会秘书赵大春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对中恒电气上述违规事实负有重要责任。

深交所对杭州中恒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对杭州中恒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国锭,总经理、代董事会秘书赵大春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韧劲出名的实控人

中恒电气实控人朱国锭屡次“撞红线”,其原因颇让公众好奇,他的传奇过往又被翻出来作为谈资,让外界对其韧劲,多了一份新的认识。

今年57岁的朱国锭出生于浙江绍兴一户贫困农家,父亲为了让全家能够度过春荒,曾狠心把奶奶的寿棺贱卖换粮食。跳出农门,逃离饥荒成了他少年时代的最大梦想。

然而造化弄人,朱国锭连续落榜5次。村里人常嘲讽他:“如果国锭能考上大学,月亮下面都可以晒谷子了。”备受打击的朱国锭听信一位算命先生的说法,认为自己门牙一长一短,命运崎岖,不吉利,就自己动手用砂轮把门牙整整打磨了一天。由于下手太狠,略长的那颗门牙竟然截得过于短了。

就在他感到自己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第六次高考将朱国锭终于送进浙江大学工业外贸专科班,那时他已经23岁。

中恒电气董事长涉嫌操纵股价被调查,曾用砂轮打磨门牙改变命运

看淡7月的朱国锭,在8月“翻车”(图片来源于网络)

朱国锭受访时坦言,数年的复读经历使他每到7月就会做噩梦,但这也使他对失败有了一种超强的承受能力,对成功有了一种超然的把持能力。

朱国锭当年去省城上大学时,一个亲戚送了他一辆旧自行车。朱国锭把自行车搁到汽车行李架上时,却被告知要多收一个人的车票。他没有多余的钱来买这张车票,最后发狠把自行车从乡下骑到了城市。

大学后勤处的一位马教授同情朱国锭的困苦,介绍他到她爱人的科研所打零工,并准许他可以报销公交车票。朱国锭就常常到公交车站边捡拾车票,然后到马教授那里报销后,再去买饭菜票。马教授获悉朱国锭的救穷救急的作假手段后,选择了理解和容忍。但朱国锭对自己的行为一直深以为耻,发誓自己事业有成后,决不弄虚作假。

大学毕业后,朱国锭在一家塑料制品小企业打工,练就了观察市场行情的直觉和销售本领,从此人生“开挂”。

第二年,他进入同学创办的一家电讯设备企业担任销售经理,9个月就创造了520万元利润。同学直接给了他20%的股份。他用人生“第一桶金”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命名为“中恒电讯”,“中恒”谐音有“纵横”之意。

稳重、儒雅,是很多人对朱国锭的第一眼印象。朱国锭也公开表示:“没有凌空飞越的条件,自己就只能靠一步一步脚踏实地。”

中恒电气创立于1996年、2010年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交易,2012年实现整体上市,朱国锭的资本运作颇为顺利。

公司上市仪式结束后,朱国锭回到杭州已是深夜,一进家门就把上初一的儿子叫到跟前,意味深长地对他说:一个男人,如果有机会,一辈子一定要做两件事,一是参加高考;如做企业,就一定要让它上市。

2020年半年报显示,中恒电气的主营业务为通信、电力、软件、其他,占营收比例分别为:49.84%、26.81%、20.24%、3.11%。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4.06亿元,同比增长7.71%;实现归母净利润0.32亿元,同比下降21.37%;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0.16亿元,同比下降55.82%。

2019年10月10日,《2019年胡润百富榜》揭晓,朱国锭、包晓茹夫妇以31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第1274名。

业内人士指出,中恒电气虽然持续盈利,甚至在去冬今春的疫情期间都实现了营收正增长,但公司业绩不稳定,公司股值大幅下滑却是不争的事实。

公司表示不差钱

大白财经观察检索发现,中恒电气在2010年上市后,实现营收2.33亿元、净利润0.3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9.53%、13.59%。但在接下来的2011年至2016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实现连续6年稳定增长。2016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8.91亿元、1.58亿元。

Wind数据显示,中恒电气在此期间密集实施资产收购,相继取得中恒博瑞100%股权、鼎联科通讯100%股权、南京北洋100%股权、北京殷图60%股权等7家公司的股权实控资格。

中恒电气在2017年的营收为8.66亿元,同比下降2.81%,净利润0.64亿元,降幅达59.71%,扣非净利润降幅达79.86%,只有0.29亿元。去年,公司净利润增至0.77亿元,而今年前三季度,又下滑至0.62亿元,降幅为29.93%。

市场分析中恒电气导致业绩下滑的原因为:一方面是营业成本逐年提高,压缩了公司的盈利空间,另一方面,库存积压也不断增加让公司资本利用效率出现下滑,此外,公司的应收账款也变得越来越多,占用了公司的现金流量,毛利率持续下滑,也让公司的盈利出现了大规模缩减。而这一切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公司的净现金流出现了较大幅度的缩减。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的净现金流是-3.747亿,较去年同期的3.46亿现金流净值同比下降了208%。

公开资料显示,中恒电气上市之前,公司没有一分钱贷款,朱国锭从来不跟银行的人打交道,也不跟别人借钱,靠原始积累购地建厂,在发展中不以做规模为追求,而讲究利润,企业跻身全省行业最佳经济效益前三名,曾获全省劳动生产率和资金利税率两项第一。

业内人士表示,中恒电气经过20年的发展,手中两大王牌行业的盈利能力已成“昨日黄花”:如今电力行业进入智能互联网时代,公司陈旧的电力设备和产品已经不能满足新的市场需求;通信行业也因为进入5G时代,整个市场对产品的需求也发生了变化。中恒电气面临整体升级转型,这些都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

中恒电气官宣显示,公司在能源互联网两个项目的计划投资合计近7.5亿元,目前已筹资金额只有2.7亿元左右。公司在去年11月与国网江苏南通分公司签订了《储能项目开发协议》,预计总投资约2亿元,经营期限10年。

“这些新项目布局,都将让公司的现金流量更加吃紧。朱国锭套现行为相当大的可能性是为了弥补不足部分的资金。”业内人士分析道:朱国锭夫妇减持股票的行为应该不是套现离场,而是为了公司新业务的多元化延伸在增资。

“相比别人我没有灵活的脑袋和复杂的人际关系,只能靠一步一步积累,专注于做实业,有多少钱就做多少事。”朱国锭将自己所遵循的创业模式称为“农民模式”。

中恒电气在回复大白财经观察时表示,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资产负债率非常低,总负债额也在可接受的范围内。虽然银行有授信,但公司目前在银行没有贷款,也没有听说向朱国锭个人借钱的消息。

中恒电气董事长涉嫌操纵股价被调查,曾用砂轮打磨门牙改变命运

中恒电气董事长朱国锭对员工进行“中恒之道”培训(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中恒电气官网报道,为强化管理干部风险防控意识,增强上市公司规范运作的能力。今年7月18日晚,公司邀请到浙江工商大学会计学院副院长、浙江省总会计师协会常务理事、公司独立董事裘益政教授,作了题为《上市公司规范运作与风险控制》的专题培训。

中恒电信承认,本次实务培训确实和公司及个人被警示和处罚有关,也是为了提高广大管理干部合规意识、规范履职行为,而带来了一场重点突出,贴近实际的培训。

内容来源:大白财经观察

撰文/孙涛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