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落榜生”步科股份冲科:或隐瞒20%产能,产品抽查不过关

上海步科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步科股份”)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设备控制核心部件与数字化工厂软硬件的研发、生产、销售以及相关技术服务,主要产品包括人机界面、控制器、伺服系统、步进系统、变频器、传感器等。

2013年9月,步科股份首次报送辅导备案登记材料,辅导机构为齐鲁证券。2015年11月,公司改为接受长江保荐的上市辅导,拟上市板块为创业板。2017年6月,步科股份上会接受发审委审核,无奈被否。2019年10月,步科股份转为携手海通证券,拟冲刺科创板。

从经营业绩看,报告期(2017年~2019年)内,步科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8亿元、3.19亿元和3.45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5.84%;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930.81万元、3616.12万元和4227.09万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20.10%,经营成长性看似不错。

不过,公司招股书披露的低压变频器产能较募投项目环评报告披露产能少了20%,而募投项目“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在备案当月重新编制环评报告,各产品新增产能大幅增加,最多达到前次备案新增产能的10.90倍。

同时,深圳市步科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步科”)在资产、盈利两方面均为步科股份最重要的子公司,但在产品质量方面似乎存在问题。而在前次上会时,步科股份向前股东、前员工所在公司采购、销售是发审委问询的重点,报告期内,仍有13家经销商系由前员工或员工/前员工的近亲属持股,相关销售收入约占主营业务收入的9%。

主要产品或隐瞒20%产能,募投项目规模突增

据招股书披露,步科股份拟通过本次IPO募集2.71亿元,用于“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智能制造营销服务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其中,“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将由子公司深圳步科负责实施。

据悉,步科股份的主要产品包括人机界面、伺服系统、低压变频器、可编程逻辑控制器(PLC),2019年,上述产品的参考产能分别为25万台、12万台、2.40万台、2.20万台。招股书称,参考产能的计算依据主要为直接生产人员在标准工作时间内按照各类产品的标准作业时间可生产的产量。

“创业板落榜生”步科股份冲科:或隐瞒20%产能,产品抽查不过关

资料来源:步科股份招股说明书

不过,据“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2019年12月编制)显示,在该项目实施以前,深圳步科的低压变频器设计产能已达到3万台,即步科股份及其子公司的低压变频器总产能至少为3万台,招股书披露的参考产能仅为其80%。如果按3万台的产能计算,那么低压变频器2019年的产能利用率将降至83.50%。

“创业板落榜生”步科股份冲科:或隐瞒20%产能,产品抽查不过关

资料来源:“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环评报告

同时,“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建成后,人机界面、低压变频器、可编程逻辑控制器(PLC)产能将分别增加22.33万台、1.76万台、9.59万台,分别是招股书披露现有产能的89.32%、73.33%、435.91%,其中,可编程逻辑控制器的新增产能如何消化尤其需要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据募投项目环评报告披露,“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曾于2019年11月编制了环评报告,并于12月9日完成告知性备案。但出于生产经营和IPO募投项目需要,深圳步科于2019年12月重新编制环评报告。

在2019年12月备案时,人机界面、伺服驱动器、步进驱动器、可编程逻辑控制器、低压变频器的设计产能分别仅增加3.27万台、1.66万台、3300台、8800台、7000台。而在重新编制后,上述产品设计产能将分别增加22.33万台、15万台、2.04万台、9.59万台、1.76万台,分别是前次备案新增产能的6.83倍、9.04倍、6.18倍、10.90倍、2.51倍。

“创业板落榜生”步科股份冲科:或隐瞒20%产能,产品抽查不过关

资料来源:“生产中心升级改造项目”环评报告

产品质量不合格被通报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深圳步科(前述募投项目实施主体)的总资产为1.37亿元,占步科股份当期合并总资产的43.60%,2019年实现净利润1918.36万元,占公司合并净利润的41.09%,在资产、盈利两方面均为步科股份最重要的子公司。不过,深圳步科似乎在产品质量方面曾存在问题。

2019年1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步进电动机产品质量的国家监督抽查结果,此次共抽查了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广东等5个省、直辖市20家企业生产的20批次产品。其中,5批次产品不符合标准的规定,包括深圳步科生产的2S57Q-2280步进电动机,不合格项目为温升。

“创业板落榜生”步科股份冲科:或隐瞒20%产能,产品抽查不过关

资料来源: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据悉,温升是指电子电气设备中的各个部件高出环境的温度,而步进电动机是精密设备的驱动元件,其温升不仅直接影响使用寿命,而且还影响系统的精度、稳定度和可靠性。

此外,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年2月,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对步科股份子公司深圳亚特精科电气有限公司进行抽查,抽查结果为“正常(经责令后整改)”,至于整改的具体内容,只能由拟上市公司来回答。

“创业板落榜生”步科股份冲科:或隐瞒20%产能,产品抽查不过关

资料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热衷与员工做生意,创始股东自立门户

2017年6月,步科股份上会接受发审委审核,但遭到否决。根据《创业板发审委2017年第50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显示,步科股份持续与前股东、前员工所在公司产生采购或销售,是发审委问询的重点问题之一。

2014年12月,黄华林、马学童、朱宏锋分别与步科股份董秘池家武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其各自持有的步科股份94.11万股、51.02万股、29.95万股股份转让给池家武,并退出公司股东行列。而早在2010年3月,上海繁易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繁易”)已悄然成立。2015年5月,上海繁易的投资人变更为马学童、朱宏锋,同时,马学童备案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步科股份的前身上海步科自动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步科有限”)成立于2008年12月,由上海步科电气有限公司、马学童分别出资3980万元、20万元设立,也就是说,马学童系步科股份的创始股东之一。而黄华林、朱宏锋均于2006年入股步科股份间接控股股东深圳市步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步进”),2011年,两人参与认缴新增出资,成为步科股份直接股东。

据上海繁易官网显示,上海繁易的主要产品包括人机界面(HMI)和可编程逻辑控制器(PLC),与步科股份的主营产品存在重合。据披露,从步科股份首本招股书的报告期初(2014年)开始,步科股份与上海繁易持续存在关联交易,步科股份向其销售软件授权费、外壳,并向其采购人机界面、控制器、触摸板及其他配件。

“创业板落榜生”步科股份冲科:或隐瞒20%产能,产品抽查不过关

资料来源:上海繁易官方网站

“创业板落榜生”步科股份冲科:或隐瞒20%产能,产品抽查不过关

资料来源:步科股份官方网站

另一方面,2011年,黄华林设立深圳市盛泰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泰奇”),从事工业自动化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报告期内仍是步科股份的经销商。

步科股份在科创板问询回复中表示,2010年,马学童、黄华林、朱宏锋先后从步科有限和深圳步科离职,开始自主创业。不过,据步科股份此前披露,马学童直至2015年7月仍在间接控股股东深圳步进担任董事一职。

除了盛泰奇以外,报告期内还有12家经销商系由步科股份前员工或员工/前员工的近亲属持股。2017年~2019年,公司对前员工经销商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034.61万元、2566.67万元、3102.23万,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92%、8.10%、9.03%。

内容来源: 金色光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