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坚持上市:要翻越三大关口,新的“战斗”才刚开始

Airbnb坚持上市:要翻越三大关口,新的“战斗”才刚开始

明明暗暗,Airbnb上市终于有了实质一步:8月19日,Airbnb宣布,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IPO注册草案。

不过Airbnb目前尚未披露其财务信息,发行的股份数量和寻求的估值也尚未确定。

那些早已急着将手中股票期权变现的员工,或终于舒了一口气。但Airbnb呢?仍是重压叠加。

曾获得20亿美元债务融资,已将Airbnb疫情重创下的资金压力显现,在估值可能已从310亿美元缩减为180亿美元的不利期,其仍执意上市,意图也明显。

接下来,Airbnb先要为顺利上市而“战斗”。而如果上市成功,其新的“战斗”也要开始。

这是几座要逾越的关口:如何盈利,业务及市场收缩下如何应对竞争,如何应对“头痛”的监管……

还没脱离危险期,如何盈利?

盈利,是投资者越来越直接的诉求,而不是不计成本的增长,这给Airbnb带来更多的“压迫感”。就算有疫情重创的原因,但如何证明自身的盈利能力,Airbnb依然逃脱不开。

公开信息提到,2017年、2018年,Airbnb声称自己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正,其中2018年盈利2亿美元。这为其2019年寻求上市提供了较好基础,但也因为造势推动上市,产生了飙升的营销费用,导致2019年出现亏损。

Airbnb曾预计2020年能实现扣除税息折旧后的利润盈亏平衡,但疫情扰乱了一切。

Airbnb今年一季度营收11亿美元,同比增长32%,但EBITDA亏损高达2.76亿美元,同比增加92%。同时,Airbnb今年一季度的运营亏损达3.0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一倍多,主因是该期间Airbnb将销售和营销方面的支出提升至3.6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8%。

外媒报道称,Airbnb今年第二季度的营收下降67%至3.35亿美元,疫情带给Airbnb的损失约为4亿美元。

虽业务在好转,但Airbnb全年亏损的势头难逆。

参考Airbnb披露的数据,7月乡村地区短租环比增长25%,其中7月8日,Airbnb平台的全球预订量超过100万间夜,为3月以来最好成绩。

一个重要细节是,7月8日约50%的预订是300英里(约480公里)以内的出行,约三分之二的预订是城市以外的住宿,周边游、乡村游成为主流。

其中影响因素包括不限于:1、美国等疫情局势还未整体受控区域里,跨区域(跨国、跨州或省等)或长距离旅行依然还有较大风险,国际旅行转为国内游,类同中国,而比中国更甚的是,因疫情局势,国际上不少地区的类似跨省区域的旅行行为也受制;2、旅行需求下出于安全考虑,选择乡村游;3、居家办公催生“换个地方办公”潮流,城市居民选择到乡村办公。

周边游、乡村游走热,对Airbnb来说算是“悲喜”交杂,喜在于业务恢复,且恢复得比预料中快;“悲”在于虽暂不知Airbnb城市民宿与乡村民宿的占比,但城市民宿应是当前Airbnb房源的大头,城市民宿因地理空间制约反而难有较好恢复,且城市民宿本身的目标客群多是外地人,人们跨区域自由流动受制,对Airbnb不是好消息。

从长远看,疫情对文旅业的部分重塑改革体现在旅游者消费需求的变化,进而影响产品供给结构改变。疫情的不确定性、常态化,将会改变Airbnb民宿以及整个住宿产品的需求,其客源的构成由此被改变,乡村民宿难以高频化、城市民宿入住率整体恢复还有个过程。

同时,Airbnb体量庞大的房源,一方面保证了供给覆盖面和市场占有率,但另一方面在整体需求受制的情境下,也是巨大的成本负担,不管是租金成本,还是房源的运营管理边际成本等,都会有更多压力。

这些都将对Airbnb今年,乃至上市后更长时间里的营收和利润带来较大影响,如何实现盈利,乃至持续盈利?

早在今年6月,针对上涨的需求和订单,Airbnb CEO 布莱恩·切斯基曾表示,Airbnb仍处于生存模式,肯定还没脱离危险区。他提到,公司的业务恢复速度高于预期,但也不想那么乐观,抱有太虚假的希望。市场看起来在恢复,但也有继续衰退的可能性。

这些话放到现在来说,也基本适用。放到更长时间里,也如此。

疫情冲击下,房源入住需求基本归零,Airbnb面临10亿美元订单退款,将Airbnb通过收取房东和租客两端费用的盈利模式弊端,暴露无遗。这也是为何切斯基曾表示这是“至暗时刻”,经过了12年的努力,但可能会在四个星期内失去这一切。

布莱恩·切斯基将疫情冲击形容为自己作为船长的船突然被“鱼雷”击中,“一瞬间,一切都好似陷入瘫痪,(我)感到非常惊恐,我当时只是记得自己仍在呼吸。”

Airbnb庞大体量面对疫情的“无还手之力”,以及越大越危险的恐慌感,这在Airbnb上市后,依然难去。

先求生存,但我退敌进

为生存,求盈利,Airbnb有一条可选的路,另有一条在走的路。

可选的是大幅削减营销开支,如果顺利上市,为上市而付出的营销费用自然可以减少,但另一面,疫后消费者对健康安全的更加关注,使得Airbnb的城市民宿、酒店等入住率受影响。如何尽快恢复消费者的信心,除了疫情尽快好转,Airbnb既要投入更多成本保证住宿环境的健康安全,还要进行一定的营销,来影响消费者。整体营销费用能减多少,什么时候减,不好说。

有更好的生存,才能谋发展,尽快恢复消费者信心,很关键。

Airbnb已在走的路是缩减业务、裁员等进行“瘦身”。

今年5月初,Airbnb宣传裁员25%,CEO布莱恩·切斯基表示,公司已停止投资规模比较小但有前景的酒店业务,也即停止酒店业务扩张。

这距离去年4月Airbnb宣布收购酒店预订平台HotelTonight,过去才一年。这笔交易总额或达4.65亿美元,是彼时短租巨头最大的一笔并购交易。Airbnb开始引入精品酒店及独立酒店品牌入驻其平台。

Airbnb此举逻辑明晰,其从民宿到入局酒店,再到长租公寓的扩充,一大诉求是继续扩增房源规模,规模即为话语权,同时Airbnb多内容或产品的平台属性更强,满足不同消费者或同一类消费者对不同住宿产品的需求,有助于将既有存量客流实现更大效益转化,且新的不同属性的房源也有助更多引流,做大用户增量,带来更多的交易量。

流量变现与业务多元化的循环效应,是其中较为明显的逻辑。

同时,Airbnb也在更多地渗入目的地旅游产品服务。逻辑也不复杂,作为拥有大量住宿产品的平台,Airbnb用户群体庞大,进行体验场景、旅游产品等更多的链接,既是延伸自身的产品服务,提供更多运营收益可能,同时通过更多个性化产品、综合服务来增强用户黏性等。这些将帮助Airbnb在上市前讲出更多更大的“故事”。

但有消息称,Airbnb的目的地活动业务Airbnb Experiences也可能暂时被“砍掉”,一个缘由是其仍在持续亏损阶段,甚至在疫情前就如此。随着更多竞争对手、投资者热钱持续进入,目的地活动业务领域的竞争也越加激烈,已有不少公司破产倒闭。Airbnb对这一业务 “追求小而美,精耕细作”的策略也面临挑战。

布莱恩·切斯基曾表示,Airbnb曾变得不专注,在业务很成功时想做的事情太多,这次疫情危机来临后他才“清醒”过来,要重新审视公司业务,要给业务“瘦身”,找到对公司最重要的事情,然后保持关注。

这算是在面对疫情的不确定性时,寻求一种业务聚焦、可把控的确定性。

但是,事情的两面性体现在,Airbnb业务的“瘦身”,一方面将可能使得其通过住宿场景、住宿平台等所能带来业务的长链条、生态圈层性,带给资本市场的想象空间被压缩,其市场占有率、可覆盖领域等都将受到影响,也会影响股价;

另一方面,我退敌进。

比如一旦停止对酒店业务的投资,Airbnb在与Booking、Expedia等在酒店以及住宿领域的竞争过程中,劣势会进一步显现。

尤其是Airbnb的头号竞争对手Booking Holdings,在短租住宿方面,Airbnb房源700多万,Booking与其相比不相上下。但Booking深耕酒店预订领域20余年,其平台的酒店客房数量早已将Airbnb甩在身后。

早在2018年9月,Booking酒店客房数量为2200万间,而Airbnb平台上仅有20万可预订酒店客房,相差超过100倍。虽Airbnb在扩充酒店数量,但100多倍的差距鸿沟,短时间填充很难。

就算Booking同受疫情影响选择守成不扩张,或者也压缩酒店业务,市场占比无多少变化,但体量差距摆在那,Airbnb会丢失一些追赶、巩固自身地盘的时间机遇。

“头痛”的监管

民宿尤其是城市民宿作为新生事物,迄今尚处于“灰色地带”,Airbnb自诞生至今,也一直未能摆脱监管问题,对其未来发展可能带来阻碍。

以纽约为例,其官方曾认定纽约市四分之三的Airbnb出租屋都是非法的,违反了行政区划法规或其他法律,并通过一项法令,要求Airbnb公司每个月向其披露具体的用户信息,以及Airbnb收到的租金、房东的盈利等。

除此外,旧金山、芝加哥、西雅图等城市也出台了类似法规,但对象为房东本人。

短租带来的安全问题等负面影响,导致酒店业绩下滑,抬高了长租租金、减少长租的供给,廉租房提倡者反对,以及扰乱了邻里关系等,成为Airbnb被监管的重要原因。Airbnb是线上平台还是房地产代理机构,在不同国家区域定性不同,或尚未有具体定性。尽管Airbnb在全球范围内与各个地方监管机构和解,但其在很多区域仍面临运营禁令。

以中国市场来说,其是Airbnb的重要市场之一,当前的(城市)民宿走向在政策层面也尚不明朗。

近期北京市住建委发布的《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可窥得一些信息。

《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了短租住房的管理要求,包括“短租住房的经营应当取得房屋业主的书面同意,并符合小区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没有管理规约或业主大会决定的,应当取得本栋楼内其他业主的书面同意”。同时,短租房屋还应当符合建筑、消防、治安、卫生等方面的安全条件并依法办理房屋出租登记。

民宿短租主要满足号称“最严监管”的这些要求,着实不易,不少人直接打退堂鼓,实属正常。

从长远看,不管是主管部门的“主动”作为,还是民宿市场发展趋势影响,建立适用的民宿行业标准规范,推动民宿短租行业往规范化方向发展,是必然。但类似《征求意见稿》的要求一旦真正落地,城市民宿体量和区域市场扩张,短时间或较长时间里将面临停滞或收缩,也属大概率。

这对Airbnb来说,在当下及未来一段时间里,自然也不是好消息。

大致猜测,类似上述《征求意见稿》的要求,可能代表了国内不少区域主管部门的管理走向,如果落地,不排除有更多地方跟进。当然目前其尚属征求意见稿,其中条款适度调整留出转圜空间也不是不可能。另一种可能是具体的监管政策短时间里还难以落地,民宿继续保持一定“灰色地带”属性。

且走且看,尚未有直接定数,但Airbnb的市场监管环境,还难以实质改观。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