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德鑫泰新增产能或难消化,原创始股东退出六年后再入股

来源:壹财信

作者:白羽

盛德鑫泰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德鑫泰")首发2500万股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已获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审议通过,并已通过中国证监会证监许可〔2020〕1744号文予以注册决定。8月21日,盛德鑫泰首发将网上申购。

盛德鑫泰最早在2019年6月递交了招股书,报告期初利润曾出现缩水,近几年的业绩增幅也有所放缓;除此之外,盛德鑫泰还存在产能利用率低下仍扩产的情况,更值得关注的是,退出六年的原创始人在IPO前换了马甲后再次突击入股,且入股价格享受优惠并计提股份支付的合理性存疑。

新增产能或难消化

据招股书,盛德鑫泰主要从事各类工业用能源设备类无缝钢管的生产、研发和销售。主要产品中合金钢无缝钢管是收入的主要来源,而不锈钢无缝钢管则是其主要发展的新产品。

盛德鑫泰新增产能或难消化,原创始股东退出六年后再入股

(截图来自招股书)

其中,《壹财信》注意到,收入金额不断上升的不锈钢产品存在产能利用率低下的情况。不锈钢产品2017-2019年产能均为7,000吨,产量分别为2,534.51吨、4,350.27吨、4,019.30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36.21%、62.15%、57.42%,而此次IPO的募投项目将对该产品进行扩产。

盛德鑫泰新增产能或难消化,原创始股东退出六年后再入股

(截图来自招股书)

盛德鑫泰本次IPO拟募集资金34,977.00万元,其中的85.70%都将投入到"新建特种设备用不锈钢、合金钢无缝钢管制造项目",该项目设计产能4万吨,分别为合金钢无缝钢管产能3万吨与不锈钢无缝钢管产能1万吨。这意味着项目建成后不锈钢产品的产能将是之前的2.43倍。

而据当地政府网站信息,盛德鑫泰"特种不锈钢合金管制造项目"于2020年5月25日举行了奠基仪式并正式宣布开工,项目建成后将年产特种不锈钢管与合金钢管5万吨,尽管未详尽说明两类产品分别新增的产能数据,但这些新增产能同样将给不锈钢产品的产能消化再添一份"压力"。

盛德鑫泰新增产能或难消化,原创始股东退出六年后再入股

(截图来自常州市钟楼区政府网站)

因信息较少,特种不锈钢合金管制造项目与募投项目之间的关系无法确定,但两项目在有许多巧合的相似之处的同时又有矛盾之处。

该网站信息披露特种不锈钢合金管制造项目总投资为3亿元,招股书披露募投项目总投资为29,977.00万元;特种不锈钢合金管制造项目计划新增车间厂房等建筑3.35万平方米,环评文件显示募投项目将新建厂房3.62万平方米;上述两项数据非常接近。而两项目新增设备均为91台(套)、生产产品同为特种不锈钢和合金钢无缝钢管。

但两项目也有矛盾之处,如产能分别是4万吨和5万吨,与预计收益相关的数据也相差较大:政府网站信息称特种不锈钢合金管制造项建成后销售收入10亿元,招股书介绍募投项目预计年营业收入7.74亿元。

综上,若"特种不锈钢合金管制造项目"与募投项目并非同一项目,则盛德鑫泰近期将连续有两大项目对产能利用率低下的不锈钢产品进行扩产;而若两项目实际为同一项目,则招股书与政府官网关于项目增加产能和预计收入的数据出现了"打架"的情况。

对此产能消化难题和围绕在募投项目信息披露的"疑云",不知盛德鑫泰上市后的实际生产经营情况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原股东退出六年后突击入股

《壹财信》注意到,盛德鑫泰的官网在企业概况介绍中宣称其"固定资产2.05亿元",但招股书财报显示2019年末盛德鑫泰的固定资产为6,778.02万元;另外官网还提到前身常州盛德无缝钢管有限公司(下称"盛德有限")始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但招股书披露盛德有限成立时间为2001年。通过梳理其历史沿革发现,官网多出近十年历史难道是从控股股东处"借"来的?

盛德鑫泰新增产能或难消化,原创始股东退出六年后再入股

(截图来自盛德鑫泰官网)

2001年10月15日,盛德有限由常州市武进邹区电容器有限公司(下称"邹区电容器")与宝德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宝德电子")共同出资300万美元成立。其中控股股东邹区电容器成立于1992年6月,背后的自然人股东也是盛德鑫泰现在的实控人周文庆、宗焕琴夫妇,但其经营铝电解电容器、电位器制造,与盛德鑫泰的主营业务并无直接关联。

但值得注意的是,另一股东宝德电子注册地在香港,由黄浩荣控制,中港合资企业盛德有限成立之初经过了武进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批复同意。

但引进的港资宝德电子实际出资经过五次实缴直至2003年7月仍只到位了100万美元,随后2004年1月宝德电子便将其未实缴的出资额47.00万美元及对应股权以0元的价格转让给了邹区电容器,邹区电容器完成实缴200万美元。

2011年10月31日,宝德电子实控人黄浩荣因个人原因调整境内投资,以3.75元/出资额的价格、总价3,111.75万元转让了宝德电子持有的盛德有限33.33%股份,受让方为盛德鑫泰实控人周文庆,这部分股权在盛德有限变为内资企业后对应830.01万元出资额,至此盛德有限变为实际由周文庆、宗焕琴夫妻完全持股。

但令人疑惑的是,在退出盛德有限六年后,黄浩荣的公司又在IPO前重新入股盛德鑫泰。

2017年9月,盛德鑫泰进行增资,员工持股平台常州联泓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常州鑫泰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与外部投资深圳南通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通博电子")同时入股,分别认缴785.00万元、190.00万元、150.00万元,价格均为3.35元/出资额。

不过招股书披露了当时的股东全部权益评估值,依此计算这次增资的公允价格应为5.01元/出资额。

为此,盛德鑫泰在2019年版招股书中披露其2017年为两家员工持股平台计提了1,739.13万元的股份支付费用。但在2020年最新版招股书注册稿中,盛德鑫泰对同期同价进入的新股东南通博电子也确认了股份支付,因此2017年度股份支付费用变更为2,016.63万元。两版招股书当年度与之相关的利润等数据也因这一调整受到了影响。

据企信网,成立于2010年9月的南通博电子,是一家经营电子电子产品技术开发、电子元器件批发等业务的台港澳自然人独资企业,由黄浩荣实际出资60万港元,公司最新年报显示社保缴纳均为0人,且未公示财务数据。

截至发行前,黄浩荣系盛德鑫泰除实控人家族和其他公司员工外唯一的外部股东,其间接持有盛德鑫泰2.00%的股权,持股150.00万股。

综上,黄浩荣的公司在退出六年后换了一公司又重新入股,其本人也未在盛德鑫泰处任职,为何能和员工持股平台同样享受优惠价格突击入股?而盛德鑫泰在更新招股书后称出于谨慎性原则又重新为南通博电子计提了股份支付,其合理性或存疑。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