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暂停上市边缘,超级妖股“暴风集团”该何去何从?

被起诉索赔近7.5亿,市值蒸发近九成,游走在暂停上市边缘,超级妖股“暴风集团”该何去何从?

游走在暂停上市边缘,超级妖股“暴风集团”该何去何从?

文|倪晨

在给投资者交上一份“2018年度巨亏10.9亿元”的史上最差成绩单后,暴风集团的麻烦依旧未能停止。

昔日的合作伙伴即将对薄公堂,已经亏损11亿的暴风该拿什么去偿还那7.5亿的债务。

【1】

据今日早盘最新股价,暴风集团市值蒸发超九成,暴风集团近日可谓是祸不单行。

游走在暂停上市边缘,超级妖股“暴风集团”该何去何从?

近日,暴风及创始人冯鑫因MP暴风集团和冯鑫都有心无力。

与此同时,暴风集团三年前收购的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暴风智能”)形成商誉1.28亿元,但暴风智能连续三年亏损,而暴风集团并未对此进行计提减值。

5月9日,深交所对耳熟能详的暴风集团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其充分进行解释说明。

深交所用细致的10个问题对暴风集团做出盘点,要求量化分析公司2018年度大额亏损的具体原因,充分披露公司当前面临的具体经营困难,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以及拟采取的解决措施。

那个著名的暴风集团近几年的日子颇为艰难,最新消息称,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第一季度,暴风集团处于持续亏损状态,期间净资产余额仅0.07亿元。

年报显示,2018年度,暴风集团亏损10.90亿元,同比下滑2,078%,期末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以下简称净资产)0.24亿元,同比下滑77%。会计师认为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游走在暂停上市边缘,超级妖股“暴风集团”该何去何从?

一眼望去,暴风集团2018年资产重大变化情况图中全是“同期下降”,在货币资金和开发支出方面甚至接近高达100%。单方面的业绩下滑也许还有情可原,但众多指标纷纷暴雷未免有些太多难堪。

深交所已经不是首次对暴风集团的年报进行问询,针对暴风集团投资损失已采取补救措施的警告也不是首次出现。

但暴风似乎并未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去弥补巨额损失。

【2】

更令人堪忧的是,5月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业绩不断下滑的情况下,暴风又收到了高达7.5亿的诉讼。

游走在暂停上市边缘,超级妖股“暴风集团”该何去何从?

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 6.88 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66万元,对于陷入年报困局的暴风集团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更让人心痛的是起诉索赔的是曾经的合作伙伴。

事实上,去年暴风集团可谓是一路荆棘。转型失败,投资方撤资,高管离职,人事纠纷,频频暴雷再加上2018年报成绩的不理想,曾经风光的暴风处在“暴风”中难以自拔。

暴风的高光时刻并不久远,4年前挂牌创业板,上市40天创下36个涨停板的辉煌业绩,破了A股涨停的记录。

7.14元暴涨到327.01元,当年的冯鑫踌躇满志。

但可惜这虚高的股价很大程度上市被迷信的韭菜们一手捧出来的泡沫,资本画大饼套现十亿跑路,徒留三百块买入的股民们舔舐伤口。

【3】

原本实力雄厚的暴风为何沦落至此?

“一步棋错满盘皆输”。

如今的暴风一定很后悔在当年上市前卖掉了游戏资产。

当年的交易对价仅仅是358.22万元,跟菜市场大甩卖相差无几。

随后的游戏黄金期让众多游资公司纷纷股价暴涨,但是甩卖掉游戏资产的暴风错过了这个风口。

接收了暴风集团游戏资产的第三纪依托“欢聚网”开发并运营了欢聚斗地主、欢聚锄大地、欢乐宝手游分发平台等产品风光一时。

暴风也并非没有做出努力,只是有时候方向比努力更加重要。轰轰烈烈推出的DT大娱乐战略最后也是以失败告终,公司的巨额投入最终变成了业绩拖累。

“联邦生态版图”像是一场梦幻泡影。

生态扩张像是一场赌注,但如果企业不专心做好自身实业,一味盲目扩张无异于自断生路。

辉煌时期,暴风股价翻涨数倍,流行在圈里的一句话是,暴风创造了无数个千万富翁,但有时候“财务自由”这个词是欺骗年轻人的梦,妄想通过一时的侥幸换取下半辈子的轻松安逸只能存在于童话中。

世界是平衡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句话虽然俗套,确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当年暴风虚高的股价很大程度上是吹出来的,上市之初暴风营收3.86亿元,400亿的市值让暴风不堪重负。

如今昔日的合作伙伴即将对薄公堂,已经亏损11亿的暴风该拿什么去偿还那7.5亿的债务也是未可知。

参考资料:

《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报全文》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