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三人刑拘: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拘警示录

一月三人刑拘: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拘警示录

2019年5月12日,康得新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因涉嫌挪用资金,被张家港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5月7日,恺英网络控股股东,公司实控人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4月27日,大智慧控股股东及公司实控人张长虹,因涉嫌违规披露,被公安机关拘留。

据相关统计,今年已对上市公司及相关主体立案28次(家)。一月内竟有三家企业实控人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实乃罕见。

康得新钟玉:事出反常必有妖

一月三人刑拘: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拘警示录

昔日“白马股”康得新,成了2019年第一雷。

掌门人钟玉,曾被某媒体封为“新材料任正非”,2015年曾许下5年内康得新3000亿市值诺言;如今,抛出的豪言壮语已是“梦幻泡影”。

将时间拨回到1988年,这一年钟玉38岁。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他,在体制内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入,国门渐开,经济形势回暖。一群年轻人带着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下海”经商,期冀过上更好的生活,钟玉便是其中一个。

彼时,他被提拔为北京曙光机电厂(局级单位)厂领导,正是人生大有可为之时。但他却毅然决然地辞去了这份旁人眼里的“金饭碗”,带着半辈子积攒下来的人生经验,开始了在商业探险中的跌跌撞撞。

初创业时,他四处寻觅商机,无论做什么,要先保住“创业”的念头不被现实击碎。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当时中国的代步工具市场有一块空白——一种适合老年人和残疾人的更安全的代步工具。

经过一系列的投资研发,康得的电动车于1989年5月成功推向市场,一上市便得到热销。此后,钟玉领着康得人卖电动车,用十年时间建成了当下的康得大厦。

同年,钟玉还发现了预涂膜产业。这个产业在当下并不具有多高的技术含量,但在当时的中国也算得上高精技术产业。他带着康得新一鼓作气,不断自主创新,实现产业化发展,填补国内空白,建立了中国第一条预涂膜生产线。

年近不惑创业,三十年大胆冒险,沉浮不断,68岁那一年,康得新董事长以195亿的身家登上2018胡润北京富豪排行榜。

作为国内难得一见的技术攻关型企业,投资者只要听过钟玉的故事,听过康得新的历史,没有不尊重钟玉、相信康得新的。

康得新自2010年7月以“全球最大的预涂膜生产企业”标签在A股上市,当时市值仅20亿,至冲刺千亿市值的2017年,六年翻了30多倍,且动态市盈率仅30多,难怪被市场誉为“白马股”。

创业的过程永远不是一帆风顺的。2018年,钟玉实际控制下的康得新便开始遭到外界质疑,2019年初,因无法兑付一笔到期的债券,康得新的债务黑洞被撕开了一个小口。此后一连串的到期债务不能兑付,122亿的资金不知去向,彻底引爆康得新的债务危机。

此举也让证监会顺藤摸瓜,最终于2019年5月12日,张家港警方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刑事拘捕了康得新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钟玉。

现在其股价出现七天“一字跌停”的情况,截止5月13日收盘,市值仅137亿元。这与2017年近千亿的市值相比,短短一年缩水85%,使不少股民扼腕。

过去,钟玉曾说过:“别人干的我不干,别人干得好的我更不干,别人不做的我做,我们做就让别人追不上。”过去读这样的话会感到比较绕,现在听来是释然。

恺英王悦:脚步频疾纷乱

一月三人刑拘: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拘警示录

“大家好,我系渣渣辉。”这句网络流行语不仅带火了普通话不标准的张家辉,还使得“贪玩蓝月”这款页游家喻户晓。

1983年出生的王悦,大学毕业后便进入了51.com工作。2008年与大学校友冯显超在上海成立恺英网络,以游戏为切口,做火了“全民奇迹MU”和“蓝月传奇”等游戏。

和其他游戏创始人不同,王悦本身并不沉迷于游戏,平时大多都是玩一些休闲益智的游戏,偶尔打打CS。深知自己对具体游戏内容不的王悦,对于他人的意见和提议永远保持开放和信任的态度。

2011年9月,恺英网络第一款大型网页游戏《蜀山传奇》出世,依靠腾讯的影响力,推出后注册用户达千万。但实际上《蜀山传奇》最初只是一名程序员的作品。王悦在得知该程序员的想法后,没有反对,而是放手让他去做,在过程中考察效益。

“不懂游戏是我的优点,也是缺点。因为不懂,所以很信任团队,给他空间去发挥。”这种信任也让王悦从中获益。2012年恺英网络从腾讯开放平台的月净分成已经超过了2000万元,一跃成为腾讯第三方游戏开发商中业绩最佳者。运用病毒式传播的模式,未花一分钱的广告费,《蜀山传奇》便拥有了一两亿用户。

2015年,恺英网络上市成功,王悦成为恺英网络的实际控制人,并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上海恺英网络的实控人王悦34岁时曾以66亿元身价入围胡润全球富豪榜。出生普通家庭的王悦,一时拥有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身份,顺理成章地被当成“别人家的孩子”。2018年王悦还以个人名义向长安大学捐款500万,助力母校发展。

但世事变化莫测,王悦在任期间,恺英网络在2016年至2018年,不断向外扩张商业版图,大手笔收购了浙江盛和及浙江九翎两家公司。据调查,这两次收购耗资超过28亿元,且交易标的资产财务状况、交易过程存在诸多疑点。也正是这两次收购,让证监会嗅到了违规的气息......

今年3月29日,恺英网络公告称,“公司在2019年3月28日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因问询函中相关问题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悦先生予以确认,因此,公司自从2019年3月28日起通过邮件、等各种方式试图与王悦先生取得联系。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够到王悦先生失联的具体原因。”

4月,王悦已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在近四十天的追逃后,5月7日最终确定,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至此,王悦也结束了他的逆袭故事。

过去十年,在王悦的带领下,恺英网络不断追逐风口,一味追逐流量,一会说做直播,一会又要做区块链游戏,甚至还想染指现金贷。这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在商场上脚步频疾纷乱,竟有了“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意思。

如今,追风口的人消失于野。

大智慧张长虹:智慧不再

一月三人刑拘:上市公司实控人被拘警示录

我国股市成立时制度上比较特殊,一家上市公司发行的股票中有很大一部分不能流通(即在交易所公开买卖),包括国家股,法人股等等,这就是所谓的“股权分置”问题。

一般投资者购买的是可以流通的流通股,这种分裂方式使得上市公司股权结构十分不平衡,容易出现“一股独大”的现象,使得流通股股东中的中小股东权益受损,股市也因此连年萎靡。

彼时,张长虹作为业内业务的元老级人物,在股权分置改革时建言献策,设计出了一个“全流通”方案。2005年5月,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股权改革拉开序幕。改革过程中,张长虹提出不少建设性意义。“全流通”方案的传播,让他的名声遍及各地。作为股市的老手,他俨然是资本市场的智囊。

2000年,张长虹成立了上海大智慧投资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的证券信息提供商,市值和营收都很可观。

上市后,大智慧的商业版图开始了快速扩张。据资料显示,在上市几年内,大智慧及其子公司收购交易超过十笔。这样大规模的收购遭受到了业界的质疑,尤其是在大智慧以8倍溢价收购财汇后,质疑声更为严重。

大举收购、不断扩大商业版图的同时,公司的利润开始下滑,营收收入也从年均50%以上降至不足1%。为了维护上市公司的体面,张长虹走上了财务造假这条不归路......

2016年7月,大智慧因虚增利润被证监会警告,而公司实控人张长虹更是被资本市场“禁赛5年”,同月,张长虹辞去大智慧董事长等职务。原本想等待五年之后重回赛场,夺回“江湖霸主”地位的张长虹,于4月27日,因2016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涉及事项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拘留,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张长虹变了,从为中小股东发声到财务造假;他行业经验和资源比较到位,前期发展顺风顺水,不过步伐一下迈得太大,反而丢掉了江湖霸主地位,业绩连年低迷。

曾有人为此感叹:“他打坏了一手好牌,或与贪婪有关。”

重治之下:贪婪的影子无处可藏

2019年,入夏不久,上市公司间却传散着阵阵凉意,仿佛已到瑟瑟之秋。

5月11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提出,上市公司和大股东必须牢牢守住“四条底线”:一是不披露虚假信息,二是不从事内幕交易,三是不操纵股票价格,四是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若经查发现问题严重、拒不整改的,证监会将追究公司特别是大股东、上市公司董监高、实控人的责任。”

“提增强监管的震慑力,让做坏事的人必须付出代价,让心存侥幸的人及时收手。”易会满履新百日,六千字的演讲中这一金句掷地有声。

据相关资料显示,今年已对上市公司及相关主体立案28家次,仅近一个月便有三家企业实控人,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在中国A股,一家公司一旦上市,就确切无疑地成为了资本市场的获益者。然而被公众诟病的是,很多公司上市并非为了公司更快成长募集资金,而只是为了大股东们的变现提供通道。

为了在变现时攫取利益,贪欲、恶念驱使他们铤而走险,进行业绩造假。就像最近一个=月被抓的三家上市公司创始人,如此赤裸裸地虚增利润,却屡见不鲜。

从“建设者”沦落为“破坏者”,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相关部门『重治』力度,也看到了商人的贪婪与愚蠢。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