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七月却要求撤回美国IPO 对标美国WeWork的优客工场怎么了?

8月6日晚间,优客工场发布公告称,鉴于当前的资本市场状况,公司决定目前不进行拟发行的证券的发售和出售,优客工场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申请撤销其最初于去年12月11日提出的IPO申请。

公告指出,委员会尚未宣布该注册声明有效,并且该公司确认未根据该注册声明出售任何证券,因此,撤回注册声明符合规则477(a)款的公共利益和对投资者的保护。

苦等七月却要求撤回美国IPO 对标美国WeWork的优客工场怎么了?

不过,公告还表示,优客工场正在考虑其他替代方案。而正好在一个月前,有消息称,优客工场被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收购,将曲线上市。至此,历时大半年的优客工场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IPO,或借此选择曲线上市。

估值缩水超7成 借壳上市偃旗息鼓?

对标美国WeWork的优客工场,至今已经创办五年,是国内最早一批做联合办公的企业。

虽然不曾陷入WeWork的困局,但现时的优客工场与WeWork一样,都面临着盈利困难、估值大跌的问题。

美东时间7月6日,纳斯达克上市公司Orisun Acquisition Corp(以下简称“Orisun”)发公告称,其已与优客工场达成合并协议,全资子公司Ucommune Internationa计划收购优客工场全部股份。

根据协议条款,并购结束后,Ucommune International将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优客工场的股东和管理层将获得Ucommune International的7000万股普通股,优客工场管理团队将继续运营优客工场,优客工场也将成为“联合办公第一股”。

这意味着,优客工场将通过SPAC(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的方式“借壳上市”。

不过,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优客工场的估值便出现了严重缩水。根据Orisun与优客工场的协议,合并完成后新公司的估值将为7.69亿美元。

而根据统计,优客工场2015-2019年间累计获得超过5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在2018年11月完成一笔2亿美元融资之后,优客工场估值曾高达30亿美元,这意味着,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优客工场的估值较2018年缩水近75%。

优客工场估值的大跳水,一方面源自瑞幸造假事件引发的中概股信任危机,另一方面则是源于联合办公鼻祖WeWork的滑铁卢。

WeWork是美国共享办公的龙头企业。当年世界知名投资人孙正义只用了12分钟就决定为其投资10亿美元,2018年1月初该公司估值一度飙升至470亿美元,成为华尔街估值最高的独角兽。

但2019年8月披露的IPO招股书揭开了WeWork难堪的一面,创始人诺依曼中饱私囊、业绩连年亏损、盈利模式不清晰等问题让投资者迅速丧失了信心并最终导致上市失败,估值暴跌至29亿美元。

WeWork没有打响头炮,紧随其后的优客工场也受到波及。

优客工场是在2019年12月11日提交的IPO招股书,计划筹资1亿美元,同年12月13日,即有媒体报道,因为估值存在分歧,花旗、瑞士信贷纷纷退出了优客工场的IPO承销商行列。

此后,优客工场的上市工作就进入了停摆期,直到传出借壳Orisun上市,不过随着此次拟发行证券的停售,优客工场借壳上市似乎也偃旗息鼓了。

苦等七月却要求撤回美国IPO 对标美国WeWork的优客工场怎么了?

创办5年巨亏15亿 盈利难题难解

“我必须承认,优客工场正在经历5年来最艰难的时刻。”2020年4月,在连年亏损和疫情的夹击下,毛大庆不得不承认,自己一手创办的国内最大联合办公品牌正面临生存难题。

据此前发布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优客工场前9个月的净收入分别为1.67亿元、4.49亿元和8.75亿元,2018年和2019年前9个月的同比增长分别为168%和210%;但同时优客工场的亏损也在逐渐扩大,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9个月,优客工场的净亏损分别为3.72亿元、4.45亿元和5.73亿元。

营收的高速增长得益于优客工场前些年的快速扩张,仅2018年,其就收购了洪泰创新空间、无界空间、方糖小镇等六家企业,就规模而言,截至2019年12月31日,优客工场共覆盖中国及新加坡的46座城市,总计211个联合办公空间,会员数量由101100家增加至 609600家,优客工场已在国内共享办公行业首屈一指。

不过,不论业绩增长得多快,蓝图设计得多么壮阔,似乎都改变不了优客工场的亏损问题。优客工场披露,自2015年成立以来公司累计亏损逾15亿元。

面对着长期的亏损,优客工场意识到了要调整发展战略,毛大庆宣布优客工场将进行战略转型,核心可以概括为“全面转轻”——即不再开拓新办公空间,转向各类轻资产业务,包括电商、会员企业福利计划等。

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带来了诸多不确定因素。一方面,疫情影响加剧了下游需求低迷,而共享办公的受众群体中小企业尤胜,其不仅要承受经营压力,甚至面临着生死攸关的考验;另一方面,因疫情防控需要,共享办公一直标榜的开放共享,强调社群的价值也受到了挑战。

苦等七月却要求撤回美国IPO 对标美国WeWork的优客工场怎么了?

可以预见的是,在经济衰退、疫情危机未解除的大环境下,再加上美国政府对中国新兴的互联网科技企业明显的打压态度,如果此时在美国强行上市,有很多不确定性,对企业的影响较大。

不过,对于优客工场来说,在估值缩水近75%,盈利难题仍未解决的情况下,其仍将面临不确定的未来。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