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万宏源屡遭处罚、 “踩雷”不断,激进策略留隐患?

文:刘青青 石丹

ID:BMR2004

近日,申万宏源发布股票解禁公告,或将面临股东减持和抛售压力,而随着申万宏源股票解禁而来的,是多家券商的解禁潮,给行业市场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正解除股票限售的申万宏源,近来波折不断。一方面是今年以来,申万宏源已经3次被列为被执行人,且屡遭处罚;另一方面,其股票质押业务不仅频频“踩雷”,而且在2019年规模压缩后依旧“踩雷”不断。

由此,申万宏源相关业务被质疑扩张激进。到2019年末,申万宏源资产减值准备8.6亿元,计提“吃掉”6.5亿利润,风控水平进一步遭质疑。

《商学院》记者就今年3次被列为被执行人、今年以来屡次受到监管处罚、深陷员工受贿及侵占公司资产等丑闻、质押式回购纠纷频现、股票质押业务规模大幅下降、现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等问题向申万宏源发送采访函。截止发稿,对方并未作出回复。

券商行业迎来解禁潮?

7月28日,申万宏源发布《关于部分限售股份解除限售的提示性公告》(下称“公告”)表示,将于7月31日解除受限股份。

公告显示,本次申请解除限售的股东为宜春金店,后者将其所持有的109.31万股限售股份数量全部解除限售。本次上市流通的限售股为申万宏源2015年重组合并上市时形成的限售股股份,公司已于2020年7月办理完成宜春金店持有的未托管股份的登记托管工作。

数据显示,此次申万宏源解除限售的可上市流通股份总数为109.31万股,占公司A股股份数的0.0049%,占公司总股份数的0.0044%。

此前2019年初,申万宏源还一次性解除国寿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等5家股东所持有的限售股份,累计解除限售25.1亿股,占解除限售前公司无限售条件股份的12.51%,占公司总股本的11.12%。

申万宏源屡遭处罚、 “踩雷”不断,激进策略留隐患?

(图片来源:申万宏源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日申万宏源解除股份限售的同时,中信建投等多家券商也迎来解禁潮。

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员邓宇指出,券商行业出现的大规模解禁现象是目前股市担忧的问题,除了券商行业,今年很多的行业都将出现大规模解禁问题,整个市场的敏感神经被挑动了。

“对于券商行业来说,一是自身面临的解禁势必出现股东减持和抛售的问题,市值压力较大,券商的表现也在进一步分化;二是整个行业面临的‘解禁潮’可能对本就不稳定的股票市场带来一些震荡,下半年的行情仍需谨慎判断,‘慢牛’的可能性正在遭遇美国经济超预期衰退、全球疫情冲击等多重因素影响,不确定性是未来券商行业分化的关键因素。”邓宇表示。

今年3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屡遭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申万宏源已经3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1月和4月,申万宏源被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分别为18.8万元、11万元。到7月15日,申万宏源又被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58.65万元。

申万宏源屡遭处罚、 “踩雷”不断,激进策略留隐患?

(图片来源:企查查)

而在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之外,申万宏源还频频遭罚,据《商学院》记者不完全统计,其今年以来已经5次被罚。

7月3日,申万宏源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指定的某发行人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项目的保荐代表人林琳、方欣系,因存在保荐职责履行不到位,被上交所予以监管警示。

6月8日,员工王玲玲在在申万宏源西部证券石河子北四路营业部任职期间,存在基金产品销售过程中违规对投资者做出盈亏承诺的行为,被新疆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3月底,证监会网站披露,时任申万宏源证券衢州县西街营业部副总经理罗蓓在任职期间通过实际控制其哥哥“罗某”的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截至调查日,罗蓓使用“罗某”证券账户交易股票金额1.1亿元,获利164.5万元。据此,证监会对其罚没329万元。

2月17日,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交易记录,申万宏源宁波分公司收到来自央行宁波分行的行政处罚(甬银处罚字〔2020〕5号),被监管罚款55万元,2名相关责任人被罚款3万元。

1月13日,申万宏源在申银万国天天增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主办人季程,以及申万宏源资产管理事业部时任负责人顾鸿,分别收到来自上海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

据了解,上述2人在相关资管计划中均未有效控制大集合资产管理业务从事逆回购交易的流动性风险,未按照穿透原则对交易对手的财务状况、偿付能力及杠杆水平等进行必要的尽职调查与准入管理,且产品部分投资违反产品合同中关于投资范围的约定。

曾陷入员工受贿、职务侵占等丑闻

除此之外,申万宏源此前还身陷业务部董事利用其姐夫账号收受贿赂、营销经理“侵吞”公司资产等丑闻。

2018年1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时任申万宏源固定收益融资总部业务部董事的边某某,于2014年8月利用其负责推荐客户认购债券的职务便利,违反法律规定,利用其姐夫朱某的银行账户非法收受“好处费”150万元。

法院认为,边某某身为金融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金融业务活动中非法收受他人150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违法所得予以没收。

同月,中国裁判文书网还披露,时任申万宏源上海浦东新区妙境路证券营业部市场营销部经理的黄薇,在2010年9月至2015年12月,利用职务便利及营销提成比例存在差额的情况侵吞公司资产共计800余万元。

法院判定,黄薇身为公司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占本单位钱款共计800余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判决其将已退赔的违法所得发还被害单位,并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邓宇指出,证券行业近年来的违规违纪事件频发,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监管层对证券行业出现的一些集中风险和集体违规问题关注加大,加大监管检查和惩处是监管层主动作为的具体体现;二是证券行业内部本身存在的内控问题比较严重,无视监管和社会公众利益的事件暴露了内控的薄弱。

“申万宏源的多次违规问题已经受到了监管部门和市场的高度关注,声誉风险不可小觑,对于申万宏源的市值、业务和监管将带来较大的冲击。”

股票质押业务激进扩张吞“恶果”?

屡屡遭罚的申万宏源,在业务经营方面也进展不顺,尤其是曾在2018年“大显身手”的股票质押业务,一路波折不断。

数据显示,2018年末,申万宏源股票质押融资余额436.83亿元,较上年增长35%。而且,正是由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与债券质押式回购业务规模的增加,使得当期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同比增长50.43%。

不过,2018年,申万宏源质押式回购业务却频频“踩雷”。2018年年报披露,其与多家企业发生质押式回购纠纷,涉及湖南高新创投、新五丰(SH:600975)、江阴中南重工集团、*ST中南(SZ:002445)、东方网络、华泽钴镍(已退市)等,涉及金额超10亿元。

到2019年,申万宏源股票质押业务大幅缩减,股票质押业务融资余额244.88亿元,较上年末大降43.94%。

申万宏源屡遭处罚、 “踩雷”不断,激进策略留隐患?

(图片来源:申万宏源2019年财报)

然而,在此情况下,申万宏源却依旧“踩雷”不断,涉及企业包括中信国安投资、中信国安集团、ST中葡(SH:600084)、达华智能(SZ:002512)等,2020年以来申万宏源又陆续“踩雷”ST摩登(SZ:002656)、*ST瀚叶(SH:600226)等。

其中,中信国安相关质押式回购纠纷案件涉及标的本金合计达7.79亿元,*ST瀚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沈培今因质押式回购交易违约,被要求支付未偿还本金、利息、违约金等共计8.92亿元。

对于申万宏源2018年的股票质押业务“扩张”,邓宇认为,其操作本身没有什么问题,至少监管层没有发出特别的“问询”和“质询”,依赖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大规模增长带动业绩也是常规动作,但从侧面反映了券商行业本身的业绩压力持续加大,申万宏源的处境也变得比较艰难。

“在多次踩雷事件后,其声誉风险加大,内控水平值得商榷。从长远来看,申万宏源的业务发展过于激进,随着股市的震荡行情,这类型业务不可持续。”

至于到2019年,申万宏源股票质押式回购和债券质押式回购业务大幅度减少一事,邓宇表示,这一则是适应证券行业监管规则变化,严格控制两类业务规模,防止出现风险集中的问题;二则是申万宏源“踩雷”事件并非个案,其他知名券商均有一些“踩雷”问题,这是值得警惕的,表明证券行业需要提升管理水平,平衡业务与风险问题。

因此,邓宇认为,“踩雷”事件既有宏观经济和股票市场行情萎靡不振的影响,也有内部管理激进冒险的突出问题,申万宏源的集中“踩雷”是一个警示。

计提“吃掉”6.5亿利润,风控水平遭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申万宏源还计提资产减值准备8.6亿元,超过公司上一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计提减少净利润6.5亿元。

其中,申万宏源计提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信用减值准备1.61亿元,主要原因为“股票质押业务个别项目,因标的股票股价持续下跌,且低于100%的维持担保比例,以及公司股票质押业务规模减少。”

对此,邓宇认为,申万宏源大规模开展股票质押业务,却遭遇到了一些“踩雷”的集中风险问题,对业绩水平构成较大压力,花费1.6亿元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计提减值表明了其风控水平存在薄弱环节,包括内蒙、贵州等分支营业部门均出现违规问题,ABS和代客交易等收到了比较频繁的罚单,风控问题突出。

“申万宏源近两年的业绩增长乏力,特别是营收和净利增速明显低于行业发展水平,且面临比较严峻的内控风险,屡次遭遇监管处罚和市场质疑,在整体计提减值金额方面高于同业一般水平。”

邓宇认为,这暴露出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近两年的激进策略埋下了很多的风险隐患,多次“踩雷”可见一斑,二是业绩增长压力较大不得不通过计提减值准备来救急。申万宏源的冒进策略明显不合时宜,当前的证券行业监管愈加严厉,而市场的质疑声此起彼伏,应该引起管理层高度重视。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