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能投14亿重组债务增长17亿 应收账款激增3倍坏账零计提存疑

云南能投14亿重组债务增长17亿   应收账款激增3倍坏账零计提存疑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二次重大资产重组完成,双主业发展的云南能投(002053.SZ)的发展前景不太明朗。

云南能投前身为云南盐化,2016年,云南能源投资集团通过置入天然气资产、置出氯碱化工资产,顺利完成借壳。两年之后,公司二次重组,向控股股东云南能源投资集团购买4家风力发电公司,作价14亿元,该项重大资产重组于今年3月完成,4家标的从今年一季度开始并表。

从财务数据看,重组之后的云南能投资产质量并未提高。今年前三个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19亿元,同比增长10.95%,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1.37亿元,同比增长24.32%(重组完成后,对去年经营数据进行了追溯调整)。扣除非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0.25亿元,同比下降30.08%(标的净利润计入非经常性损益)。

显然,排除追溯调整因素,上述14亿元并购重组事项完成后,云南能投经营业绩确实要好看不少,其中,4家标的贡献的净利润就达到1.19亿元。然而,并表之后,公司债务激增。

去年底,公司长短期债务不过9.72亿元,今年一季度劲增至27.07亿元,增加了17.35亿元。增长最为惊人的当属应收账款,今年3月底为8.81亿元,而去年底为2.24亿元,并表后激增了2.93倍。

备受质疑之处在于,根据此前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预案,4家标的应收账款均未计提坏账准备,存在粉饰业绩之嫌。

风电属于重资产,建设周期长、投入较大,对补贴存在依赖,经过10多年发展,补贴退坡是趋势。大规模发力风电业务,云南能投能保持持续盈利能力吗?

4标的并表净利增亿元

借助重组标的业绩贡献,云南能投终于遏制住了业绩下滑之势。

今年一季报显示,云南能投实现营业收入5.19亿元,同比增长10.95%,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24.32%。剔除追溯调整因素,去年同期的营业收入为3.21亿元、净利润为0.37亿元,今年一季度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98亿元、1亿元,以此计算,增幅为61.68%、268.54%,增幅较大。

盈利能力大幅增长源于重组标的贡献。今年前三个月,4家标的公司贡献了1.19亿元净利润。公司预告,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变动区间为1.67亿元至1.96亿元,变动幅度为178.44%、226.79%。

相较今年一季度业绩,云南能投经历了连续两年净利润大幅下滑。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47亿元,同比下降0.55%,净利润1.62亿元,同比降幅达39.98%。去年,其营业收入再次下降1.16%,为14.30亿元,净利润为1.15亿元,同比下降29.17%。这两年,扣非净利润也是接连下降,2016年,扣非净利润为2.64亿元,2017年、2018年分别为1.41亿元、0.96亿元,同比降幅为46.59%、32.11%。

从去年四个季度看,四个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1亿元、3.27亿元、3.14亿元、4.68亿元,对应的净利润为3721.26万元、2276.45万元、1791.84万元、3694.67万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607.24万元、1948.71万元、995.33万元、3033.99万元。数据显示,二三季度盈利能力相对较弱,一季度盈利能力较强。

2016年,云南能源投资集团完成对云南盐化借壳,入主云南能投,当年,受重组影响,净利润大幅增长163.46%,达到2.70亿元。

只是,入主之后,连续两年净利润大幅下降,实在让人有些意外。

备受关注的是,今年5月12日,云南能投重要子公司云南省盐业有限公司所属昆明盐矿领到昆明市生态环境局开具的罚单,因排污超标被限产3个月,并要求在3个月内完成对环保设施的整改,确保正常生产时污染物达标排放。

尽管云南能投宣称被处罚一事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影响,但不可否认,公司在环保方面不过关,后期必将加大投入,这或多或少、直接间接都会影响到公司经营业绩。

三年重组未来或整体上市

三年之间两次重组,云南能投完成了盐到风电的产业升级。

云南能投前身云南盐化成立于2002年,由云南轻纺集团将其盐业子公司资产投入,主营产品为食用盐、化工盐、烧碱、聚氯乙烯(PVC)及系列产品,经营内容主要包括食盐、工业盐、液体盐等盐业产品。2006年,成立仅4年,公司就在深交所挂牌交易。

不过,作为A股第一家盐业上市公司,云南盐化上司之后,业绩很一般。数据显示,2006年、2017年净利润为0.83亿元、1.03亿元,2008年,公司亏损0.56亿元。2009年至2011年,净利润在2000万元左右徘徊。2012年,公司再次亏损,这次亏损金额高达1.65亿元。2013年、2014年,公司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为3734万元、5563万元,2015年达到亿元,经营转好。

虽然云南盐化经营转好,但其烧碱业务持续亏损,持续盈利能力存变数。

彼时,云南盐化是云天化集团孙公司,后者与云南能源投资集团同为云南省属重点骨干国有企业。云南能源投资集团成立于成立于2012年2月,是云南省能源资源开发、建设、运营和投融资主体。其主要资产包括水电、火电、风电及相关的输配电、金融、咨询、物流等。

云天化集团旗下有云天化、云南盐化两家上市公司,云天化资产接近780亿元,但其经营业绩欠佳,2012年至2016年扣非净利润持续巨亏,云天化集团似乎无力兼顾云南盐化。

2015年底开始,云南盐化迎来了上市10年来的首次重大资产重组,云南能源投资集团借壳。具体为,向通过包揽定增晋升为云南盐化第一大股东,然后与云天化集团协议进行重大资产置换,置入天然气资产,将亏损的氯碱化工资产剥离给云天化集团。由此,公司主营业务由盐拓展至盐+天然气,公司更名为云南能投。

天然气资产作价不到10亿元,相继云南能投集团超200亿元资产可谓九牛一毛。这似乎也预示着,云南能源投资还有大动作。

果不其然,历经两年业绩下滑后,云南能投实施第二次重大资产重组,作价14亿元收购云南能源投资集团旗下4家风电公司。从去年5月至今年3月,不到一年时间,重组顺利完成,标的公司并表。

短短3年完成两次重组,云南能投主营业务由盐+天然气拓展至盐+天然气+风电,即盐和清洁能源业务,成功实现了产业升级。

一分析人士认为,从云南能源投资集团旗下资产看,未来还将会有能源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不排除最终实现整体上市。

债务猛增经营业绩承压

重组顺利完成,云南能投经营业绩依旧承压。

今年一季报,上述并购的4家风电标的公司并表,带给云南能投最大的变化,除了资产规模大幅增长外,应收账款和债务也大幅攀升。

截至今年3月末,云南能投总资产为75.64亿元,较去年底的41.31亿元猛增了34.33亿元,总负债为34.79亿元,较去年底的15.73亿元增加19.06亿元,翻了一倍多。

大幅增长的总负债中,债务贡献最为明显。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短期借款为2.2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0.45亿元、长期借款为24.35亿元,合计为27.07亿元,占总负债的71.63%。去年底,短期借款为1.6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0.25亿元、长期借款7.80亿元,合计为9.72亿元,占总负债的61.79%。一季度末债务较去年度猛增了17.35亿元,占总负债增加额的91.03%。由此可见,并表之后总负债的大幅增加,主要增加的是债务。

债务大幅增加导致财务费用激增。去年全年,云南能投财务费用为897.24亿元,今年一季度为2130.49万元,一个季度的财务费用是去年全年财务费用的两倍多。

不可否认,大幅增长的财务费用将吞噬公司利润,使得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承压。

大幅增长的总资产中,除了固定资产猛增了25亿元,增长了2.5倍外,另一个增幅迅猛的指标的是应收账款。截至今年3月底,云南能投应收账款为8.81亿元,去年底为2.24亿元,增加了6.57亿元,增幅高达293.30%,这一增速也远远超过期营业收入增速。

同通常情况下,应收账款大幅增长,不仅影响公司流动性,还会因为计提坏账准备影响净利润。

备受质疑的是,云南能投并表的4家风电公司虽然应收账款增长迅猛,会影响公司现金流,但并不影响净利润,原因是,公司对应收账款零计提。

根据此前重组预案,标的公司应收账款增长迅猛。大姚公司2016年、2017年应收账款为4507.870万元、1.05亿元。同期,马龙公司应收账款为8715.75万元、1.47亿元。另两家公司情况基本类似。然而,4家风电公司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全部为0元。

并购预案解释称,标的公司应收款项为风力发电销售形成的应收电网公司标准电费、可再生能源补贴及接网补贴,不会出现坏账风险。

A股公司国电电力的应收账款欠款方也是地方电网公司,但国电电力按照相应比例计提了坏账准备,2017年综合计提比例为2.95%。

由此可见,云南能投会计政策颇为激进,无疑潜存有风险。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