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优铭问题或减少净利润1.84亿,孚日股份再爆两项信批违规事项

一度延期后,孚日股份终于在近日回复了交易所的问询函和关注函。

《立刻财经》注意到,除了涉及睿优铭的这笔交易性金融资产可能减少孚日股份2019年净利润1.84亿元外,孚日股份再次爆出两笔合计金额达5亿元的信批违规问题。

或减少孚日股份净利润1.84亿元

在交易所的关注下,孚日股份终于披露了与睿优铭之间的业绩承诺细节。

披露称,孚日股份与睿优铭方面在2018 年 7 月 9 日签署的《北京睿优铭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框架协议》(下称“《框架协议》”),协议中对于业绩承诺条款约定,承诺人承诺2019年度目标公司(即“睿优铭集团”)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属母公司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4200万元。

条款还约定若 2018 年度、2019 年度和 2020 年度中任一年度的实际净利润低于该年度承诺净利润的 50%,则买方有权要求负有业绩承诺义务的各方回购买方届时持有的目标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

根据审计结果,睿优铭集团在2019年合并报表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只有人民币1090万元。

由于未能完成2019年业绩承诺4200万的 50%,即2100万元,睿优铭集团触发了回购条款。

但是对于行使回购权,孚日股份方面似乎并不积极。

年审会计师的回复称,于 2019 年 12 月 31 日,睿优铭集团 2019 年度的实际业绩已触发孚日股份可以要求睿优铭集团原股东回购的条件,但是截至审计报告日,孚日股份拟行使回购权但尚未向睿优铭原股东发出正式的告知函。

虽然孚日股份称,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公司在报告期前未能与睿优铭集团业绩承诺方进行充分沟通。但是这个理由似乎显得十分牵强。

既然已经触发回购条款,那么发送一份回购告知函也是顺理成章,既不需要当面沟通也合情合理,为何要拖这么久却不行动呢?孚日股份在盘算什么?

“上述错报如存在,对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金额是重大的,该事项可能导致孚日股份于 2019 年 12 月 31 日的财务报表产生交易性金融资产相关的信用风险并影响 2019 年度的利润。”年审会计师回复称,涉及睿优铭集团的这笔交易性金融资产最多可能减少孚日股份2019 年度合并财务报表的净利润1.84亿元。

“公司已于 2020 年 7 月 1 日与睿优铭集团业绩承诺方就股权回购事项进行了当面沟通,并送达正式回购函。”孚日股份回应称,公司将争取 2020 年 12 月 31 日前消除相关事项及其影响,但受到其他不可控因素影响,公司暂时无法准确预估具体时间。

超5亿元资金未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回应了涉及睿优铭以及违规占资的问题外,孚日股份再次爆出两项或涉及信批违规的问题。

孚日股份称,公司于 2020 年 4 月 24 日,收到《高密市人民政府关于孚日集团税收返还扶持企业发展的批复》,主要内容为由市财政局从产业扶持资金中拨付 2.53 亿元给公司,用于支持企业解决困难,稳定员工就业。

虽然金额已高达2.53亿元,但是孚日股份并未及时披露。

睿优铭问题或减少净利润1.84亿,孚日股份再爆两项信批违规事项

政府补助的2.53亿没披露,另外因为投资导致的损失2.74亿孚日股份也没披露。

公告称,2020 年新年假期之后,孚日股份于 2020 年 2 月 5 日正式陆续复工复产,根据全年销售计划以及生产成本角度出发(公司全年用棉量约 10 万吨),公司认为 1.3-1.4 万元/吨左右的棉花价格企业是可以接受的,为节约企业资金,公司在期货市场上大量买入棉花多单合约。

“截止 3 月 18 日公司棉花多单持仓达到 10 万吨。”孚日股份称,此后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这导致2020年2月中旬到 3 月底棉花期货价格走出单边断崖式下跌行情(大约 3500点幅度),为防止更大损失,孚日股份进行了减仓操作。

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公司开展棉花期货套期保值业务产生的损失约 2.74 亿元。

虽然政府补助有2.53亿元,但是棉花期货亏了2.74亿,“上述事项整体将减少 2020 年半年度利润总额约 2100 万元,净利润整体减少约1575万元。”孚日股份表示。

2019年孚日股份总共实现的净利润3.69亿元,如果扣除睿优铭事项以及上述事项影响的净利润合计近2亿元,孚日股份余下的净利润只有1.69亿。

减少半数净利润并且还存在多项信批违规事项,这对于孚日股份来说将直接影响其评估值,对于正在着手转让控制权的控股股东来说并不利。

这也可以理解,为何孚日股份将年报披露延期至6月30日,等着华荣实业将收购款项打入控股股东账户,那么再多的违规问题暴露也都木已成舟。

一个可以佐证这个逻辑的事实是,孚日股份在披露政府2.53亿元扶持资金以及2.74亿套期保值亏损时称,这两笔未披露事项是在公司编制2020年半年度报告的过程中梳理发现的。

上述两个事项都发生在今年2-3月份,而华荣实业筹划收购孚日集团股份的日期在5月份,难道华荣实业的尽职调查部门是吃白饭的吗?合计超过5亿元的未披露事项发现不了?

当然,如果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就另当别论了。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