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股东违规占资11.42亿,高密国资“接盘”孚日股份悔不悔?

也许是要将实际控制人的位置转让给山东高密市国有资产运营管理中心,孚日股份近日在年报中将其之前存在的违规担保以及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以及未披露的关联方一股脑的暴露了出来。

面对孚日股份如今一箩筐的违规问题,高密国有资产运营管理中心是否有一丝悔意呢?

不过,按照交易方案,在6月30日之前高密市国资旗下的华荣实业应该已经全额支付了股权转让对价。生米煮成熟饭的高密市国有资产运营管理中心已经很难回头。

控股股东违规占资11.42亿,高密国资“接盘”孚日股份悔不悔?

当然了,如果两厢情愿,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披露违规问题一堆的年报并做股权交接,谁能说不是一种巧妙而又有意的设计呢?

7月1日,孚日股份发布的一份公告显示,高密市人民政府已于2020年6 月 28 日出具《高密市人民政府关于华荣实业申请收购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股份的批复》,同意由华荣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华荣实”)按照7.5元/股的价格收购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7亿股(占其全部股份的18.72%),合计12.75亿元。

获得当地国资部门的批复后,孚日股份的股权变更也就为时不远了。洗净了身子,打算迎接新主的孚日股份是不是很激动呢?

违规占用资金11.42亿元

孚日股份近日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87亿元,同比下滑3.2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9亿元,同比下滑8.96%。

负责审计的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孚日股份2019年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根据《审计报告》中强调事项段的内容,自 2018 年起,孚日股份向控股股东孚日集团及其附属企业提供非经营性资金及违规担保,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合计为 11.42 亿元,违规担保余额为 1.46 亿元。

关联方未披露

此外,在2019年年报审计当中,孚日股份还公开了关联方以非关联方披露的问题。

公告称,孚日股份与高密赛维丝商贸有限公司的棉纱交易实质为提供资金供本公司控股股东使用,且高密赛维丝商贸有限公司实际为控股股东控制的公司,公司未将其披露为关联方。

实际上,高密赛维丝就是个二道贩子。

从2018年11月起,孚日股份陆续向孚日集团实际控制的公司高密赛维丝和高密致信商贸有限公司(下称“致信”)销售专门进口采购的棉纱,赛维丝和致信再向第三方客户销售,实物则由孚日股份的供应商直接运输至第三方客户。

赛维丝和致信收到第三方客户的回款后并不及时将款项结算给孚日股份,而是以占用该账款的形式为孚日集团提供资金支持。

上述关联交易缺乏商业实质,也未按规定履行审批程序。上述形式的关联交易于2018年内累计发生人民币1862万元,于2019年内累计发生人民币7281万元,累计还款人民币2071万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项关联交易形成的应收款项余额为人民币7071万元。上述形式的关联交易在资产负债表日后仍累计发生人民币9511万元。披露称,截至报告日,孚日股份已收到孚日集团归还的上述形式的关联交易产生的所有应收款项。

此举也造成公司多计应收账款1862万元,少计其他应收款1862万元,多计收入1598万元,多计成本1598万元。

此外,公司还在浙商银行及泰安银行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孚日股份也未进行披露, 造成孚日股份为关联方提供担保少计1.87亿元。

账实不符

为了给控股股东提供资金,孚日股份也是想尽了办法。

孚日股份将集团内母子公司间开具的银行承兑汇票背书转让给了第三方公 司,第三方公司收到票据后提供资金给控股股东进行使用。

孚日股份对上述业务于 2018 年度并未进行任何账务处理,造成公司少计其他应收款 2.07 亿元,少计短期借款 2.07 亿元。

孚日股份还以自身的机器设备在平安融资租赁公司和远东宏信(天津)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办理了融资租赁业务,融资租赁所获得的款项提供给公司的控股股东进行使用。

孚日股份对上述业务于 2018 年度并未进行任何账务处理,造成公司少计其他应收款 1.53亿元,少计长期应收款 2136万元,少计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8127万 元,少计长期应付款 9304万元。

虽然孚日股份已经就上述财务数据进行了追溯调整,但是涉及到的违规信批以及违规担保问题,孚日股份仍难逃交易所的问责。

1.84亿元金融资产回收存疑

最近的一份交易所问询函将矛头对准了一家名为睿优铭的公司。

2019 年 6 月,孚日股份完成了对北京睿优铭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 60.7391%的股权收购交易,收购对价合计人民币 2.92亿元。

2019年,睿优铭集团的营业收入是4531.17万元,净利润是1145万元左右。

该笔交易所涉及的金融资产回收问题,也成了此次年报中审计机构保留意见的一个重要事项。

“根据收购协议,睿优铭集团 2019 年的实际业绩已触发公司可以向睿优铭集团原股东行使回购权的条件,该项或有对价构成了金融资产。”孚日股份在年报中披露。

根据评估师的评估结果,该项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为人民币 1.84亿元,但该评估结果未考虑其信用风险。

“截至本审计报告日,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对上述回购权形成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可回收性的管理层估计做出判断,因而无法确定上述事项对孚日股份的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产生的影响。”审计机构表示。

这1.84亿元的金融资产还能否收回?针对这笔金融资产孚日股份与华荣实业又有什么协议安排?如果无法收回,这账又该怎么算?

“说明睿优铭收购以来实际业绩情况与预测业绩情况,所触发的回购权具体条款,后续回购时间安排及回购可行性,若无法回购对财务数据的影响。”交易所最近发出的问询函要求孚日股份对此做出说明。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