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还是黑洞?君实生物4年亏19亿 融资10次仍钱荒 股价却连涨5月

文/每日资本论

黑马还是黑洞?君实生物4年亏19亿 融资10次仍钱荒 股价却连涨5月

君实生物正出现“奇葩”的一幕:越亏钱,股价却涨的越高。

是的,自今年2月21日以来,国内首个用于治疗黑色素瘤的药物公司君实生物就一骑绝尘,连涨5月。截至7月3日,君实生物-B股价已高达58港元/股,最高61.7港元/股,股价5月翻了1.6倍,总市值454亿港元。

显然,这是一支难得白马股。君实生物的连续上涨也与疫情期间,国内医疗股大涨密不可分。从2019年1月开始,医疗股进入慢牛攀升格局,比如华大基因估计翻了2倍,硕世生物股价甚至再7个月内翻5倍。这些股票都有一个符合上涨的正常逻辑,业绩向好,净利润抢眼。

但君实生物则非常另类——从不赚钱。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君实生物)成立于2012年12月27日,是第一家获得抗PD-1单克隆抗体NMPA上市批准的中国公司,国内首家就抗PCSK9单克隆抗体和抗BLyS单克隆抗体取得NMPA的IND申请批准的中国公司,并取得了全球首个治疗肿瘤抗BTLA阻断抗体在中国NMPA和美国FDA的IND申请批准。

黑马还是黑洞?君实生物4年亏19亿 融资10次仍钱荒 股价却连涨5月

据了解,熊俊和其父熊凤祥分别君实生物第一、第四大股东,截至目前,熊凤祥父子持股13.89%,对公司的经营管理具有控制权,为君实生物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熊俊自公司成立以来一直担任君实生物董事长。

熊俊可是位资本运作高手。他1974年出生,1996年7月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获投资经济管理学学士学位,2007年12月获得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曾于2004年3月至2006年7月任国联基金管理公司研究员及基金经理助理。

“每日资本论”通过天眼查发现熊俊对生物医药情有独钟。在他曾经或正在担任的17家法人的公司名可以看出,大部分都是属于生物医药领域的企业。当然,真正让其踏上生物医药大道得从2008年开始讲起。

当年,王永昌和马静创办了众合医药,主营试剂销售,两人分别持股51%和49%,后来单继宽受让王永昌股份后,众合医药实控人就变为单继宽和马静夫妇,众合也开始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主要的研发产品就有今天非常热门的阿达木类似药(TNF-α单抗)、PCSK9单抗、BLyS单抗等。

后来夫妇两人在2011年开始融资,公司现在的实控人熊俊就是在这时以投资人身份进入的众合医药,后经多次融资,熊俊成为众合医药的实控人,并率众合医药于2014年在新三板挂牌。

黑马还是黑洞?君实生物4年亏19亿 融资10次仍钱荒 股价却连涨5月

在熊俊入主众合医药后的2012年,众合医药的创始人单继宽与彼时任职于众合医药的张卓兵又创办了君实生物,双方各持股50%,同样,新公司也是主营单抗药物的研发。到2013年二人开始转让股份,接受股份的不是别人,正是熊俊的父亲熊凤祥,后经多次融资后,熊凤祥和熊俊又成为君实生物的实控人。

2015年10月,君实生物向众合医药全体股东发行股票换股吸收合并众合医药。

表面上看,君实生物一直处于上升期,合并再加推出首款单抗药。但不得不说,盈利是这家公司的硬伤。从其财报很轻易地就可以看出,其净利润每年都有大幅减少——其2016年净利润是-1.31亿元,而到了2019年净利润则成了-7.44亿元。一直亏,而且亏损幅度不断加大。

更让人吃惊的是其销售成本。其财报显示,2016到2019年的销售成本分别是,594万元、515万元、26.7万元、9068万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从2018年的4.21亿元猛增至2019年的9.52亿元。

简单说,投资与回报完全不成正比,入不敷出非常严重。

此外,2019年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2.21元,但总债务高达14.34亿元,2亿的窟窿需要填补。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只有通过融资去填这个坑。这就好理解,外界报道君实生物从2013年至2018年12月已经历10轮融资,累计金额超48亿元。若加上科创板的融资金额,君实生物从资本市场累计获得超75亿元。

君实生物对此表示,由于生物制药研发费用投入较高且需连续投入,此外特瑞普利单抗(商品名:拓益)上市时间尚短,销售收入尚未能覆盖叠加投入的成本和费用。

对研发投入,“每日资本论”认为对于一家医药公司来说无可厚非。问题是,所谓单抗药真的那么吃香吗?

从公开的信息来看,2019上半年,君实生物营业总收入3.0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5414.86%,净利润-2.91亿元,比去年同期-2.78亿元下降4.83%。

从数据就可以看出个大概,虽然这个拓益药很玄乎,但销量也没有到让人大吃一惊的地步。首先是副作用。“每日资本论”搜索发现,拓益比较高发的严重副作用有:贫血、低钠血症、感染性肺炎、淀粉酶升高、脂肪酶升高、谷丙转氨酶升高、乏力、谷草转氨酶升高和血小板减少。

其次是价格不菲。据中国健康资讯网的相关报道显示,拓益的价格比国外同类型药要便宜很多,甚至超过了万元,但即便如此,每月光拓益药费就高达1.4万元,且不纳入医保范围。对于肿瘤晚期患者来说,金钱一定是影响其用药的关键因素之一。况且,作为治疗肿瘤类药物,尚未达到常人想象的程度,只是在一年存活率上比较好看而已。

黑马还是黑洞?君实生物4年亏19亿 融资10次仍钱荒 股价却连涨5月

君实生物CEO李宁曾对媒体表示,“抗肿瘤药疗效为王,只要你的疗效好、安全性好,从市场开拓的角度来说,可以闯出一条路来。”

患者肯定会用疗效说话,资本在狂欢过后一定会看真实数据。希望君实生物不要沦为一场资本逐利游戏。最后一句,君实生物股价已高,切勿追涨,谨防风险。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