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对标茅台,郎酒再度冲击IPO,酱酒第二之争尘埃落定?

在位于贵州习水和四川古蔺的一段赤水河流域内,聚集了数千家酒企,从上游的金沙酒,到中游的茅台酒、国台酒,再到中下游的习酒、郎酒——中国酱香型白酒85%的产能聚集于此。

日前,郎酒股份披露拟募资近75亿元扩能增产,第三次向资本市场进军。这是迄今所有酱香型白酒企业中,最大规模的一次扩能,彰显了郎酒剑指酱酒第二把交椅的雄心。然而,高负债率、高库存率以及频繁提价的郎酒能否坐稳第二的位子?

对标茅台力不从心

早在2007年,郎酒股份便启动IPO上市计划,并成立了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但由于业绩情况以及自身规模等问题,上市计划被叫停。2009年8月,郎酒股份再次高举上市大旗,并被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但商标归属权问题成为拦路虎,最终无疾而终。

此次IPO,郎酒可谓有备而来。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连续三年增长良好,2019年完成收入83.48亿元和24.44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约12%和237%。

郎酒近年来的快速发展,与营销战略密不可分。2017年6月,郎酒将旗下高端品牌青花郎的广告语从“酱香典范”换成“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并且将其作为高端品牌进行重点打造。至于两大酱香酒的另外一位,不言自明。

这种商业操作此前在中国乳业发展史中也曾出现过。1999年,刚成立的蒙牛为了打出知名度,打出的广告语是:向伊利学习,为民族工业争气,争创内蒙古乳业第二品牌。

不过,高调对标茅台,并不能掩盖二者之间的差距。

曾对标茅台,郎酒再度冲击IPO,酱酒第二之争尘埃落定?

郎酒股份招股说明书。

2019年,郎酒收入为83.5亿元,而茅台收入为854.3亿元,十倍于郎酒还不止。而净利润差距则更大。2017年、2018年,郎酒净利润都不超过10亿元,2019年虽然大幅增加,但也只有24.4亿元。反观茅台,去年净利润达到412亿元,是郎酒净利润的近20倍。

尽管营收、净利润规模拼不过贵州茅台,但在销售费用率上,郎酒却遥遥领先贵州茅台。

为了造势,郎酒在营销建设上没少花钱。2017年至2019年,郎酒销售费用分别为18.21亿元、29.32亿元和19.37亿元,高出贵州茅台30.45%、35.71%、19.36%,也高出行业均值17.7%、21.73%、4.69%。

曾对标茅台,郎酒再度冲击IPO,酱酒第二之争尘埃落定?

郎酒股份招股说明书。

除了营收经费居高不下,更值得警惕的是,郎酒股份资产负债率(合并口径)连续3年超过66%,是贵州茅台的近3倍。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郎酒股份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为67.06%、67.02%、66.06%。与同行企业对比后,这一情况更加明显。财报显示,2019年,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2.49%、28.48%、32.38%,郎酒66.06%的资产负债率远高于三家。

具体来说,截至2019年年末,郎酒总负债达138.33亿元,同比增长31.80%。其中,流动负债116.86亿元,非流动负债21.47亿元,而在流动负债中,短期借款高达23.87亿元,应付账款达8.96亿元,而应收账款仅为0.11亿元。招股书还显示,从2017年开始,郎酒股份为利息支出持续走高,分别是1.52亿元、1.83亿元和2.25亿元。

高负债必然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影响。对此,郎酒在招股书中也予以确认:“公司近几年通过负债方式大力拓展基酒产能与储能、增加营销投入等。在较高资产负债率的情况下,如果公司未来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不及预期,会对公司的还本付息造成不利影响。”

负债率如此之高,为何郎酒还要坚持扩能呢?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曾一语道破酱香酒行业的机关:由于建厂土地等自然资源非常有限,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产量将长期局限在20万吨/年,加上酱酒对储存年限有要求,谁的老酒多、产能大、基酒存放时间长,谁就能在未来市场竞争中取得先机和优势。

即便茅台也无法逾越产地资源稀缺所带来的发展限制。2019年,茅台酒基酒的实际产能为4.99万吨,同比上一年度增长仅为0.4%。

此次IPO,郎酒拟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募集的74.54亿元资金,最主要的用途就是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预计投资42.74亿元,占募集资金的57.34%。此项目达产后,每年将合计新增优质酱香型基酒产能2.27万吨。截至2019年,郎酒的酱香型基酒产能为1.80万吨,加上目前在建的吴家沟基地技改项目(一期),以及募集资金配套建设项目,达产后,郎酒酱香型基酒总产能将超过5万吨。

然而,产能上来市场就一定会买账吗?

频繁提价向经销商压货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郎酒的存货分别62.52亿元、71.71亿元和84.24亿元,2017年和2019年均高于营收,2018年存货占当期营收的95.88%,而贵州茅台在这三年间存货占营收的比例只有37.9%、31.9%、29.6%,这从侧面反映出郎酒的销售其实没有那么好。

销售不好,为何业绩却能高速增长?郎酒的办法是提价!

2019年,郎酒旗下高端产品青花郎两次提价,出厂价从780元提至909元,终端零售价调至1277元,并表示将在3年内分6次把青花郎的目标零售价提升至1500元/瓶,这一价格与当前指导零售价为1499元的53度飞天茅台相差无几。

提价容易,问题是消费者买账吗?此前有媒体报道,以青花郎为代表的郎酒系列产品,不仅没能如愿实现涨价,反而出现了严重的价格倒挂。有经销商表示,郎酒的产品在终端越来越难卖,经销商库存压力陡增,一些同行出现跨区串货行为。

究其原因,在终端需求不足情况下,企业连续提价抢了本该属于渠道商的利润。渠道商怎么办?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郎酒的多次提价,其实在不断地透支这个品牌,透支企业与经销商之间的信任感,也偷取了经销商的利润,并最终导致终端市场价格混乱、压货等问题。郎酒股份内部从产品、渠道、客户以及团队都存在一定问题,若未来不能妥善处理,上市仍存在牵绊。即使上市之后,也会影响到投资者的信心。

从白酒历史上看,渠道体系崩溃,带来白酒公司业绩大跌的例子并不罕见。2013年至2014年,在白酒行业低谷的那段时间,五粮液也出现过零售价和出厂价倒挂,导致整个渠道没有利润,经销商没有销售动力。为此,五粮液不得不把普五出厂价从729元/瓶,下调至609元/瓶,进而使2014年净利润下滑27.5%。

这样的压力或许马上就要来到郎酒集团的身上。

酱酒第二之争还将继续

2019年,酱酒产能约55万千升,销售收入约1350亿元,以占白酒行业7%的产能,实现了21.3%的销售收入和42.7%的利润,并且销售收入和利润均实现20%以上增长。高额的红利让酱酒在白酒市场“走红”。在19家白酒上市企业中,如果按香型分类,五粮液和泸州老窖引领的浓香型居多,而主营酱香型白酒的,只有贵州茅台一家。业界都在关注谁能成为“酱香第二股”。

“中国白酒业已经进入了‘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大分化节点,郎酒要做大自身、进行战略布局,一定要依托资本市场的价值,这是它急于上市的一个重要原因。”对于郎酒执着上市,朱丹蓬分析道。

不过除了内部问题急需解决,郎酒身旁也是强敌环伺,瞄着酱酒第二把交椅的企业并不少。

5月,证监会官网披露了国台酒业的招股说明书。国台酒业2017-2019年分别实现营收5.72亿元、11.76亿元、18.87亿,净利润0.47亿、2.4亿元及4.1亿元。2019年营收和净利增速均超60%,远高于大多数白酒上市公司。

此前,习酒也曾谋求上市。2018年,习酒上市计划推进至关键阶段,按照原定计划将在2020年实现上市,而2019年10月,这一计划戛然而止。但习酒并未放弃对上市目标的追求。2019年,习酒的销售额为79.8亿元,与郎酒营收规模相当。

目前,赤水河谷已成为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汇聚了茅台、郎酒、习酒、国台、珍酒、劲牌酱酒、钓鱼台等一大批白酒知名品牌,占据了酱香型白酒的大半壁江山。

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酿酒与传统发酵部副主任李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企业要想脱颖而出,需要从品质、产能、消费者教育三个方面发力。“品质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产能则决定了企业的发展潜力,而消费者教育则有助于品牌的树立。”

曾对标茅台,郎酒再度冲击IPO,酱酒第二之争尘埃落定?

另一方面,酱香型白酒是高度依赖于环境与生态的传统产品。如今,赤水河沿河几十公里,已经找不到成规模的土地新建酒厂。赤水河沿岸的生态容量存在“天花板”,酱酒产能扩张与生态环境保护问题,无疑值得深思。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