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运汽车闯关创业板上市:2019业绩陡降,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日前,深交所披露,大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运汽车”)再次提交创业板上市招股书。

资本邦获悉,大运汽车曾于2016年12月9日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公开转让。2017年12月7日起,该公司终止挂牌新三板。

招股书显示,大运汽车此次预计募集资金51.67亿元,主要用于成都生产车间(线)智能化、数字化技术改造、运城分公司四大工艺智能化/数字化技术提升改造、十堰分公司生产车间(线)智能化/数字化技术改造、纯电动轻型客车及多用途乘用车扩建、整车及汽车零部件试验试制中心技术提升改造等项目。

大运汽车闯关创业板上市:2019业绩陡降,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图片来源:大运汽车2020年7月招股书

百亿营收不稳,2019业绩陡跌

大运汽车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的汽车制造企业。公司主要从事重卡、中卡、轻卡、其他专用车辆以及新能源汽车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公司拥有山西运城、湖北十堰、四川成都三大整车生产制造基地以及广东广州皮卡生产线。报告期内,公司重卡市场份额排名保持行业第八,中卡市场份额上升到行业第二。

大运汽车闯关创业板上市:2019业绩陡降,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图片来源:大运汽车2020年7月招股书

资本邦了解到,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远勤山。远勤山现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截至本招股书签署日,远勤山直接持有公司11,342,000股股份,占公司股本总额的1.0580%,并通过大运九州、大运集团控制公司800,000,000股股份,共计控制公司811,342,000股股份,占本次发行前公司股本总额的75.6822%。

截至招股说明书出具日,大运汽车股东包括中冀汇智、江苏中小基金、海尔创业、佳运合伙、成运合伙、毅达并购、运豪合伙、德运合伙、北京瑞植、嘉兴淳泽、中冀惠金等。

大运汽车闯关创业板上市:2019业绩陡降,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图片来源:大运汽车2020年7月招股书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88.42亿元、101.99亿元、96.76亿元;同期对应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5.48亿元、6.48亿元、4.50亿元。

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1.38%、13.33%和12.30%。可以看到,2019年,大运汽车无论是收入、盈利还是毛利率均有所下滑。

大运汽车闯关创业板上市:2019业绩陡降,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大运汽车闯关创业板上市:2019业绩陡降,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大运汽车闯关创业板上市:2019业绩陡降,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图片来源:大运汽车2020年7月招股书

大运汽车指出,结合自身状况,公司选择适用合《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第2.1.2条第一项的标准,即“(一)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

资本邦从招股书获悉,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5,609.25万元、-43,371.74万元和64,237.61万元。其中2017年及2018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主要是因为公司业务快速发展,应收账款及存货占用流动资金逐年增加。

大运汽车称,尽管2019年随着应收账款及存货占用流动资金的较少,公司现金流量净额有所改善,但若公司未来相应应收账款无法及时收回或者存货无法及时通过销售变现,则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后续仍有可能为负,公司营运资金也可能面临一定的压力,在资金周转及使用效率上,存在一定的风险。

随着国内汽车市场的发展带来的利润增长空间,特别是重卡行业持续增长,未来还将吸引新的竞争对手进入,进一步加剧市场竞争。大运汽车指出,虽然公司在商用车整车制造市场特别是重卡市场具备一定的市场地位和较强的综合竞争力,但在乘用车领域市场地位和综合竞争力相对较弱,同时考虑到部分竞争对手进行产品价格竞争,或者采取激进的信用政策的可能,公司存在无法实现自身业务发展目标,进而面临整车制造市场份额下降的风险。

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大运汽车补充称,2020年1月1日起,公司将实施新收入准则。实施新收入准则对公司的业务模式和合同条款不存在显著影响,但是对于新能源商用车的收入确认时点会产生一定影响,具体体现为公司截至2019年末尚未确认收入但是已经发出的新能源商用车所对应收入金额102,065.75万元,由于按照新收入准则要求需在发出时点确认收入,因此该等金额将无法在后续年度确认,对应的净利润金额9,919.37万元也将计入2020年期初未分配利润。

资本邦了解到,大运汽车2016年开始实现新能源物流车对外销售,2019年实现新能源乘用车对外销售,相对商用车而言公司的新能源整车特别是新能源乘用车的产品历史较短,公司的新能源乘用车的销量规模和市场占有率与商用车相比差距较大,相应品牌认知度的提升需要一定的销量规模作为基础。

大运汽车担忧,若后续公司新能源乘用车的销量增长不及预期,则存在品牌认知度不足的风险,从而会影响公司新能源乘用车的销售情况。

需要指出的是,公司2018年以来新能源汽车产销数量显著减少,主要系前期补贴资金占用较大,公司应收补贴款及尚未确认应收的补贴款较大金额未回款所致。随着后续所出售新能源汽车行驶里程陆续达到国家补贴发放标准,以及新能源补贴陆续发放,相应资金回笼后,公司新能源汽车业务产销将有所恢复。

大运汽车闯关创业板上市:2019业绩陡降,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大运汽车闯关创业板上市:2019业绩陡降,新能源车业务不及预期

图片来源:大运汽车2020年7月招股书

大运汽车指出,在新能源汽车退坡式补贴机制机制下,如果新能源汽车购置成本升高,且运营成本较传统燃油汽车没有较大优势时,未来可能出现因下游物流运输行业或客运行业对新能源车辆的需求减少,而对公司新能源业务产生负面影响。另外,如果新能源汽车产业支持政策在执行过程中未能得到及时有效的落实,或新出台的政策发生了不利于公司的变化,将可能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构成不利影响。

近三成收入来自曾收购大运汽车销售子公司的建运销售

大运汽车对大客户的依赖,也让市场担忧。资本邦了解到,报告期内,大运汽车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金额占公司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0.56%、43.76%和44.19%。

其中,大运汽车特别指出,公司报告期各期第一大客户均为建运销售及其关联方,2017年至2019年对其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33.52%、26.28%以及30.60%。而建运销售脱胎于大运汽车原有销售体系,其所起作用是承接原大运汽车已经营多年的经销网络,为山西区域客户提供分期付款购车业务。

资本邦了解到,建运销售成立于2015年9月7日,由李志与史俊雄共同出资成立建运销售,李志持有 95%的股权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建运销售注册资本3000万元,主要经营汽车及配件的批发、零售。从2015年9月21日起,建运销售先后收购从大运体系剥离出来的5家终端销售公司太原销售、临汾销售、西咸销售、长治销售、运城大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和 1 家运输公司大同运输,并与大运汽车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成为大运汽车山西省总代理,从而实现对大运汽车在山西销售网络的整合。2018年4月,建运销售全部股权转让予运城城投,因此目前该公司为运城城投全资子公司。

大运汽车表示,尽管公司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较高具有一定的商业合理性,且该客户系山西省国有企业运城城投的全资子公司,但是若后续该客户的经营状况恶化或者客户资源大幅流失,则将对公司的业绩造成较大影响。

大运汽车坦言,公司客户有一定的集中度:

  • 一方面是由于公司的经销模式为每个省份选定一个或几个总代理商进行经销,而公司产品销售份额占比上,山西、河北、山东、河南、湖北等省份由于较为靠近公司生产基地,区位优势明显,因此排名靠前的经销商销售占比较大且较为集中。

  • 另一方面,由于经销商对商用车的产品性能质量以及售后服务网点的铺设建立需要时间,在与整车厂的合作关系稳定后,同一经销商一般集中经销少数几家整车厂品牌。同时,公司发展前期资金及产能相对有限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司对全国各省份的各级经销商渠道全面合作。

大运汽车表示,虽然公司的主要客户均为业务关系稳定,合作时间较长的经销商,但是如果公司的主要客户流失或客户发生较大经营风险,将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一定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建运销售同一主流配置的车型其相较其他经销商而言,整体略高,但是系基于市场化定价的结果,相关定价政策公允。同款车型毛利率的差异主要由于建运销售独有5亿元免息额度、部分地区为扩大市场份额积极推出促销优惠政策、以及同主流配置车型的其他个别配置不同三方面因素导致。除此之外,建运销售综合毛利率较高则除与上文已述及的建运销售独有5亿元免息额度因素外,还与山西地区天然气车辆占比较高(天然气重卡毛利率相较燃油车高),以及山西地区市场成熟度较高带来的地缘优势等两方面因素有关。

应收账款、存货占营收比重近三成

大运汽车还担忧应收账款较大风险。报告期各期末,由于公司销售规模逐年快速增长,从而形成较大的应收账款;报告期内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13.91%、30.43%和31.85%。报告期内各期末,公司一年以内账龄的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95.46%、88.72%和70.76%,一年以内账龄的应收账款占比减少的主要原因系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应收地方补贴和营销补贴受拨付进度影响,相应款项发放较慢所致。

大运汽车称,未来期间,如果应收账款的可回收性因客户财务状况及付款政策变化等原因而降低,则存在发生坏账损失的可能性,公司的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将受到不利影响。此外,公司新能源业务对应的应收账款易受新能源汽车政府补贴发放时间及进度的影响,这也会影响客户对公司的回款速度。

报告期内,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48,051.26万元、340,951.24万元和254,958.40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1.91%、39.35%和31.42%。公司存货中发出商品金额较大,主要与公司新能源车辆的收入确认政策有关,由于发出商品均有明确的客户及合同,因此相应发出商品的减值风险较小。

不过,大运汽车指出,由于公司期末存货账面余额金额较大,且占流动资产的比例较高,若后续受新能源汽车市场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或者公司对发出车辆运行管理不善导致车辆无法正常使用,则仍然可能存在存货减值的风险。

提及新冠疫情的影响,大运汽车称,除春节因素对行业销量下滑的影响外,新冠疫情对重卡的终端交付和上牌也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预计未来新冠疫情对重卡需求短期内仍会有一定负面影响。

公司指出,尽管公司其他生产基地未受到明显影响,位于湖北十堰的中卡生产基地也于2020年3月12日逐步复工并正常开展生产经营业务,且后续宏观层面的对冲政策逐步推动景气度回升。但大运汽车坦言,若未来新冠疫情防控形势发生变化,则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产生不利影响,从而对未来公司生产经营、订单获取以及经营业绩造成一定影响。

此外,招股书显示,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大运汽车存在的尚未了结的或可预见的标的额100万元以上的诉讼或仲裁共有8起。

其中,公司下属子公司成都大运与无锡南兴涂装设备有限公司存在施工合同纠纷。南兴涂装向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成都大运支付工程款人民币5,300,767.63元及逾期付款利息、诉讼费。成都大运向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南兴涂装承担违约责任、赔偿损失人民币4,890,800.00元及诉讼费。截至财务报表批准报出日,法院驳回二审诉讼申请。目前该案正在申请再审。

大运汽车下属子公司成都大运与盐城涂装工程有限公司存在施工合同纠纷。盐城涂装向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成都大运支付工程款人民币8,030,200.00元及利息,增补项目工程款人民币1,194,220.00元,逾期付款违约金人民币425,757.52元,仓储费用损失人民币1,008,000.00元,资金占用费人民币1,718,500.00元及诉讼费。本案已移送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处理。

内容来源:资本邦

作者: 卓木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