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必康上半年下跌74.35% 表现最差医药股值得抄底吗?

在股票投资中,很多投资机会是跌出来的。但是自今年1月15号以后,只要持有延安必康(002411)至今,必然亏到欲哭无泪。

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大比例质押和冻结,可以看出,延安必康处境不妙,而该公司的股价正好与今年以来大多数医药上市企业的股价走势相反,可以说是,一路下滑。从今年年初至7月1日最低点,延安必康的股价下滑了74.35%,而同期所属行业板块的涨幅28.92%。

延安必康上半年下跌74.35% 表现最差医药股值得抄底吗?

6月30日晚间,延安必康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股东新沂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 称“新沂必康”)持有的公司股份约1.21亿股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7.88%。冻结开始日期分别为2020年5月29日和2020年6月11日,冻结结束日期分别为2023年5月28日和2023年6月10日。

截至本公告披露之日,新沂必康、李宗松先生、陕西北度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质押数量约为6.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3.46%;累计冻结数量约为1.85亿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12.09%。

延安必康市值蒸发400亿

延安必康2015年借壳九九久上市,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包括医药工业板块、医药商业板块、新能源新材料板块以及药物中间体(医药中间体、农药中间体)板块四大类。 延安必康市值在2018年6月,市值曾达到531亿元,实控人李宗松也因此身家暴涨,然而,目前延安必康的市值已经蒸发了400亿以上。

关键是目前延安必康还看不到转好的迹象。6月12日该公司发布公告,收到公司董事周新基股份减持计划已经实施完毕告知函,截至2020年3月12日,周新基前次减持周期时间届满,该周期内合计减持股份数量为140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2%。

此前,6月9日,该公司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陕西北度拟自2020年3月9日起90个自然日内,被动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1638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07%。

事实上,自2015年借壳江苏久久就上市以来,2016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扣非后净利润增速分别为67.81%、-6.4%、-54.72和-1.01%。2016年高速增长之后就开始一路负增长。

财报数据堪忧

延安必康的财报也是非常有意思,重点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它的资金情况,一个是它大量的在建工程。成功借壳上市后,延安必康不断的融资狂热的投资,在建工程投资巨大远景美好而又进度缓慢疑点重重,此外,还有诡谲的其他应收款和预付工程款。

2019年年报,延安必康其他应收款的期末余额为21.83亿,较2018年新增了21.16亿,也即是说其他应收款主要是19年新增加的。

在延安必康披露的前五大应收款明细中,挂账金额最大的是陕西和兴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和兴"),截至2019年底,延安必康对陕西和兴的应收资金往来款是5.89亿,延安必康披露这是一项非关联单位的资金往来。 然而,2015年7月公告的《上海市瑛明律师事务所关于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之法律意见书》显示,江苏嘉安工程是陕西必康制药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曾经存在的关联方,而彼时江苏嘉安工程的股东分别是陈世菊与程光辉(分别持股60%及40%),那么从这个公告中可以进一步确认,陈世菊与程光辉应该是延安必康的关联方。

现金流极度紧张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延安必康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有4,104.62万元,而短期借款高达35.8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0.38亿元(主要是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应付债券及应付融资租赁款),其他应付款中还存在大额的关联方、非关联方资金往来和借款,而其他应付款中应付的刚性利息就有6,789.55万元。 如此庞大的短期有息负债,却仅有4,104.62万元的现金,而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仅填短期有息债务的坑,延安必康就需要铆足了劲不断的借款融资再借款再融资。 在表外担保方面,截止2020年5月7日,延安必康及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总额(审批额度)为108.32亿元,占公司2019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109.66%。延安必康及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余额为72.45亿元,占公司2019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73.34%。相较2018年占净资产37.45%的担保金额,延安必康目前的表外担保走在了狂飙的路上。

尽管现金流紧张,但是延安必康却从不吝惜将资金投入到工程建设当中。从2015年至2020年一季度末,延安必康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累计合计数为21.72亿元,但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累计支付的现金为92.72亿元,主要投向了固定资产投资。 作为一家医药公司,延安必康的在建工程,相较它的规模体量,医药界的投资大佬。截至2019年12月底,延安必康在建工程、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的账面价值合计为106.56亿元,其中在建工程账面价值为64.61亿元,而延安必康最新的净资产也就在100亿元左右,在建工程账面价值占到了公司净资产60%以上。

除了以上我们提到的问题,2017至2019年,延安必康已经持续三年增收不增利,而目前账上还有近17亿元的商誉。截至今年3月底,延安必康可随时动用的现金只剩4,100万元,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股权近乎全部质押,债务压顶,几乎无钱可还。

超跌下的投资机会?

尽管延安必康面临危机重重。不过不得不说的是,疫情之下,延安必康处在一个确定性增长的行业。

天风证券认为,随着疫情的逐步得到控制,二季度开始逐步恢复的行业,诸如疫苗、医药大消费中的医疗服务、中药OTC等,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二季度这类标的环比有望实现大幅改善,从而获得较好的市场表现。

抛开现金流紧张、在建工程缓慢、大股东极度缺钱等不利情况,总体上延安必康的质地还是不错的。2019年,延安必康实现营业收入93.2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4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00亿元。

延安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原料药、中成药、化学药品、生物制剂、疫苗研发、健康产品、健康饮品生产和营销于一体的现代化大型医药企业集团。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包括医药工业板块、医药商业板块、新能源新材料板块以及药物中间体(医药中间体、农药中间体)板块四大类。

公司医药工业业务主要依托全资子公司陕西必康展开,陕西必康是国内知名的中药企业,连续多年位列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其主营产品涵盖循环系统、消化系统、呼吸系统、抗感染、抗肿瘤等十多个常见医学临床用药类别,420多个品规,153个产品进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9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

此外,延安必康通过并购区域性商业龙头企业构建公司的医药商业体系。公司已收购的润祥医药和百川医药两家医药商业公司,业务覆盖河南、河北两个省份。

不过话说回来,在近几年来整个医药行业风起云涌的巨大变革面前,无论是一致性评价还是带量采购,或者是国家医保谈判,革的就是老一代依靠仿制药和营销能力出众企业的命,未来研发创新能力才是制药企业最终的出路。因此延安必康作为一家拥有20多年历史的传统制药企业,未来能否从一家万金油制药企业,变成一家拥有独特研发能力的企业,恐怕从那些巨额价值的在建工程上,还看不出公司拥有出奇制胜的研发突破。

作者闻亦非

内容来源: 药闻社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