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尔激光业绩增长或“赊销”,股权转让陷关联交易涉嫌逃税

帝尔激光业绩增长或“赊销”,股权转让陷关联交易涉嫌逃税

文/《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煜珩

正所谓“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作为精密激光行业一员的武汉帝尔激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帝尔激光”)不仅业绩增长离不开“赊销”,帝尔激光的海外大客户也存在诸多疑云。

而股权低价转让陷关联交易未披露,并涉嫌逃税等问题也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若想在今后的资本市场之路走得顺畅,帝尔激光还需要修炼“内功”。

应收款项激增疑“突击”收入

5月17日,《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在《帝尔激光:超高毛利率存疑,信息披露或涉虚假陈述》一文中,就帝尔激光的超高毛利率和其募投项目的设备采购数量存在差异等问题提出了质疑。

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笼罩在帝尔激光头上的“疑云”似乎更加“阴霾”。《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还发现,帝尔激光的资产负债率走势背离同行,应收账款激增有“赊销”嫌疑。

2016-2018年,帝尔激光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35%、60.34%、63.84%。

据同花顺数据,同期同行上市公司华工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1.74%、37.98%、33.86%,捷佳伟创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6.22%、63.48%、49.88%,迈为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7.16%、72.37%、58.01%,先导智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0.92%、58.17%、59.14%,而此四家均值分别为59.01%、58%、50.22%。

可见,帝尔激光资产负债率走势背离同行平均值,在同行逐年走低的情况下,帝尔激光反而持续走高,直至高于同行平均水平一截。

帝尔激光业绩增长或“赊销”,股权转让陷关联交易涉嫌逃税

《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还发现,帝尔激光的长短期借款均为零,其资产负债率较高或许离不开逐年走高的预收款项。2016-2018年,帝尔激光的预收款项分别为0.79亿元、1.73亿元、4.61亿元。

与此同时,帝尔激光巨额的发出商品金额令人生疑。2016-2018年,帝尔激光的发出商品金额分别为3,603.41万元、9,656.35万元、37,083.58万元。

另外值得重点关注的是,报告期内帝尔激光的应收款项激增或有借赊销“突击收入”的嫌疑。

2016-2018年,帝尔激光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0.36亿元、1.13亿元、2.1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74%、68.52%、57.98%,2017-2018年同比增长高达213.89%、87.61%;2017-2018年,帝尔激光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增长额分别为7,737.11万元、9,821.31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增长额的比例分别为87.48%、49.24%。

显然帝尔激光2017年营收增长超过八成或由赊销贡献,2018年的营收增长中似乎也难离赊销。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帝尔激光2017年新增的海外大客户“疑云重重”。

2015年,帝尔激光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晶澳太阳能有限公司及晶澳(扬州)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玛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无锡嘉瑞光伏有限公司、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

2016年,帝尔激光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天合光能(常州)科技有限公司、合肥隆基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东方环晟光伏(江苏)有限公司、南京日托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嘉瑞光伏有限公司。

此前两年帝尔激光的前五大客户中并未有海外大客户的身影,而到了2017年,帝尔激光的第一大客户为浙江晶科能源有限公司及马来西亚晶科JINKOSOLARTECHNOLOGYSDN.BHD,第二大客户为天合光能股份有限公司控制的TrinaSolarEnergyDevelopmentPteLtd及TrinaSolarScience&Technology(Thailand)Ltd.。

帝尔激光业绩增长或“赊销”,股权转让陷关联交易涉嫌逃税

在帝尔激光赊销加剧的2017年,其前五大客户中又突然出现了难以穿透背景的海外大客户。

独立董事7家公司兼职或成“花瓶”

股权转让陷关联交易涉嫌逃税

不仅营收增长有“赊销”之嫌,帝尔激光独立董事在7家公司兼职或成为“花瓶”,股权低价转让陷关联交易也未披露,或涉嫌利益输送和逃税。

据招股书,帝尔激光独立董事张晓彤还身兼湖北凯龙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利民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华鹏玻璃股份有限公司、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4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同时也是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北京信路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家公司的独立董事,以及北京市政路桥集团有限公司的外部董事。

张晓彤本人在7家公司兼职,不得不对其本人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而产生疑问。

在中国A股市场上,独立董事长期以来总是会被广泛诟病为“花瓶”,而一些上市公司独立董事,每年动辄从上市公司获得数万甚至更高的薪酬,已经招致了很多投资者的不满,投资者认为其就是一个只拿钱不“董事”的摆设。

另外值得重点关注的是,《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梳理帝尔激光招股书内容发现,其报告期内的股权低价转让陷关联交易也未信息披露,或涉嫌利益输送和逃税。

2017年1月24日,经帝尔激光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拟发行不超120万股(含120万股)股票,发行价格在综合考虑帝尔激光每股净资产、未来成长性、发展状况等因素,并与潜在投资者充分沟通后,最终确定为每股人民币24元。同年2月,帝尔激光与三名自然人股东彭新波、朱双全、徐秀珠分别签订了《武汉帝尔激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认购合同》。

而到了该年6月,帝尔激光实控人李志刚与股东段晓婷、张立国通过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9.2元/股的价格向武汉速能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武汉速能”)共计转让66.3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

而武汉速能的普通合伙人及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武汉赛能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赛能”),其实际出资1.86万元,占注册资本的0.3%,剩余出资由李志刚、朱凡、艾辉等共计29名自然人认购。武汉赛能又是由帝尔激光的实控人李志刚、股东段晓婷共同出资设立,其中李志刚出资比例占70%,段晓婷出资比例占30%。因此,帝尔激光的实控人李志刚也是新增股东武汉速能的大股东。显然按照证监会对招股书信息披露的规定,帝尔激光此次股权转让实为关联交易。

帝尔激光业绩增长或“赊销”,股权转让陷关联交易涉嫌逃税

然而对于该项股权转让,帝尔激光并未将其列入招股书经常性关联交易及偶发性关联交易情况中,或有利益输送之嫌,信息披露违规;更令人不解的是,2017年1月,帝尔激光股票增发价格为24元每股,仅仅5个月后,股权交易转让价格就急剧“跳水”至9.2元每股,显然对照这一增一转的股权差价,或有近1000万元溢价交易款的个人所得税被“合理”规避了。

尽管帝尔激光已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但其未来业绩能否保持高速增长,我们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