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18亿拿下金徽酒 大佬“涉酒”并不都顺利

5月27日晚,豫园股份公告称,拟收购甘肃亚特集团持有的金徽酒1.52亿股股份,占金徽酒总股本的比例约为30%,交易总价约18.37亿元。转让完成后,亚特集团交出实控人的位置,其对金徽酒持股下降到21.57%股份。

同时,金徽酒也公告称,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由亚特集团变更为豫园股份,实际控制人由李明变更为郭广昌。

实际上,李明已经做“甩手掌柜”很多年了。

2009年就已成为金徽酒实控人的李明,尽管通过甘肃亚特投资控制金徽酒51.6%的股权,但在公司并不担任任何职务。金徽酒从上市前的2015年起便一直由周志刚等“亚特系”老部下打理,而李明这“甩手掌柜”的角色之所以坐得踏实,这主要是由于公司核心管理层通过众惠投资等机构持有公司股权超过12%。

李明、管理层和金徽酒在一条船上。

李明是甘肃陇南市徽县本地人,通过亚特集团经营业务横跨多个行业,类似于金徽酒这样,通过对管理层的激励将利益捆绑在一起的酒企不在少数,这不仅存在民营酒企中,国有名优酒企也屡见不鲜,甚至五粮液和泸州老窖等大酒企也将经销商的利益一同捆绑进来。

“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或是李明和郭广昌都看重的控股理念,且事实上,“复星系”也是经营横跨黄金珠宝、餐饮、医药、百货、食品、旅游、房地产、金融和进出口贸易等的综合性商业集团。此前”复星系”成为青岛啤酒的二股东也曾轰动整个行业,彼时,便有投资人士表示“复星系”入主白酒行业是迟早之事。

两年后,郭广昌就拿下了金徽酒,正式进入白酒行业,而且只用了18亿元就拿下了。

算下来,金徽酒估值仅61.19亿人民币。

若不算上近几天因为收购利好刺激股价大涨,金徽酒的市值在所有上市白酒企业中仅高于青青稞酒和金种子酒这两位“差等生”,市值其实也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金徽酒所处行业的底部位置。

郭广昌18亿拿下金徽酒 大佬“涉酒”并不都顺利

白酒是一个头部效应非常明显的行业,在已上市的白酒公司中已然分化巨大,而高端白酒占国人白酒消费比重不足1%。品牌力主导、消费升级以及中高端白酒对低端白酒的挤压式竞争,使得金种子、青青稞酒、伊力特及金徽酒均面临巨大的经营压力。

金徽酒也想拔高自己的品牌。

公司代表产品有“金徽二十八年”、“金徽十八年”、“世纪金徽星级产品”、“柔和金徽”等,百元以上价位带产品占比已稳定在 40%以上,2020年Q1 提升至54.5%,其中金徽十八年增长超过 50%,柔和系列增长超过 40%。

但金徽酒的产品升级更多是在自己内部进行的替代,近些年的销售量并未有所提升,且公司营销网络仅辐射甘肃、新疆、西藏等西北市场,而消费实力更强的华北、华东、华南地区则。可见产品升级都是在甘肃及西北地区进行的。

金徽酒与真正的中高端消费市场离得还比较远。

尽管公司为了开拓省外市场,也在加大销售费用支出,以及将部分省外开拓支出揉入进主营成本之中,使得毛利率在产品结构升级的背景下反而呈现出下降的“背离”现象。但金徽酒的销量及营收增速却仍然是不温不火,2015年以来,正式中高端白酒复苏的周期,而金徽酒的增速反而出现了明显持续的下滑,充当的似乎是被挤压的中低端产品。

郭广昌18亿拿下金徽酒 大佬“涉酒”并不都顺利

金徽酒的产品升级,从过去几年来看是不成功的。尽管其在聚焦核心单品、深耕小商制、管理层股权充分激励以及出钱大品牌等方面均做出了正确的战术规划,但品牌力的建设是决定性的,而品牌力的建设周期是漫长的。

与行业龙头青岛啤酒不同的是,当下质地一般,长期前景崎岖的金徽酒,何以引得“复星系”的青睐?或许郭广昌认为自己能让金徽酒有质的变化。

但郭广昌其实并没有真正拿下金徽酒。

转让股权前,亚特集团持股金徽酒达到51.57%,而金徽酒高管团队通过众惠投资(占5.73%)、怡铭投资(占3.15%)和乾惠投资(占3.15%)间接持股公司股份,合计超过12%,公司核心高管多数在公司任职多年,其中不少来自于亚特集团。可以说,李明对于金徽酒高管这12%的股权还是有相当影响力的。

郭广昌18亿拿下金徽酒 大佬“涉酒”并不都顺利

而复星在受让股权后,尽管持股比例为第一大股东,达到总股本的29.99998%,未达到30%避开了要约收购,但李明及金徽酒管理层持股合计是超过复星的。

综合看来,无论是公司现状、品牌层次以及股权机构,金徽酒都不是很好的选择,但在国企扎堆的白酒上市企业中,留给郭广昌的选择并不多。不过同样从大西北介入白酒行业的李银会的经验将告诉郭广昌一个道理:

大佬“涉酒”并不都是顺利的!

2005年,青稞酒业还是一家入不敷出的国企,而当时李银会旗下的集团公司也涉及电子、食品、中药材等多个领域,且非常看好白酒行业。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李银会进入青稞酒业,组建青海互助青稞酒有限公司,顺利完成了落子白酒行业的计划。但经过15年的发展,青青稞酒依然深陷盈亏平衡的边缘,而几经各路资本接手的酒鬼酒也曾几度沉沦,成功集团、华孚集团先后折戟。

郭广昌想介入白酒行业已是业内皆知的,而其凭借着复星集团在多领域的布局和影响力或许可以为金徽酒带来一些变化,但这个变化周期一定是长期的。

内容来源:新浪财经公司研究院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