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茅台镇第二股,国台酒业IPO的“两高一低”难题

来源:摄图网

国台和茅台是老乡,出身茅台镇,近年来业绩增速迅猛。但从公开资料看,国台仍面临业绩规模较小,库存过高、经销商乱象、缺乏品牌认知等阻碍,和老乡茅台不在一个量级。

目前来看,国台酒业仍旧面临低营收、高库存、高负债的“两高一低”难题,这也为其IPO之路增加了更多变数。当下的隐忧,也会对投资者信心造成影响。茅台的后浪,或者中国白酒的后浪,不是那么好当的。

一、年入19亿,和茅台差46个国台

5月22日,国台在证监会官网披露招股书,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募集25亿扩产能和补充流动资金,保荐券商是华西证券。

这意味着,如果一切顺利,国台或将在2020年登陆资本市场,距离传出上市计划已经等了9年。据悉,早在2011年,国台销售额超过10亿元,宣布开启上市计划。2018年启动IPO股改,2019年6月披露辅导备案材料。

国台上市备受瞩目,至少有三点原因。一、A股白酒军团4年未扩容。二、酱香型白酒小分队仅有茅台一员,“酱酒第二股”依旧成谜。三、作为茅台20年的邻居,国台被寄望于“茅台第二”。

白酒界流传这样一句话:中国白酒看贵州,贵州白酒看仁怀。这里的仁怀指的是仁怀茅台镇,茅台镇的美酒有“三台”,茅台、国台、钓鱼台。茅台的老大地位自不必说,茅台镇老二被国台摘得。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仁怀市酒类企业共1700多家,获证企业300多家;在获证企业中,规模以上企业有88家。如此激烈的竞争中,国台脱颖而出,得益于一个实力强劲的股东。1999年,天士力集团入驻茅台镇收购一家老字号酒企,国台酒在此基础上诞生。天士力是中国医药50强企业之一、中药四强之一。

即便位列茅台镇老二,但从营收数据上,国台和茅台老大差距可谓巨大。2017-2019年,国台营收分别是5.73亿元、11.76亿元、18.88亿元。拿2019年为例,茅台的营收是888.54亿元,是国台的47倍,国台占比茅台约为2.12%。放眼A股19家酒企,国台排行第15位,仅次其后的是金徽酒,营收16.34亿元。

要做茅台镇第二股,国台酒业IPO的“两高一低”难题

在白酒行业,酒企根据营收不同划分出一线酒企、区域强势酒企以及区域中小酒企,而这道分界岭分别为100亿元以及30-50亿元。从2019年营收来看,国台酒业依旧属于区域中小型酒企。

或许是想摘掉区域中小酒企的帽子,国台2020年销售目标定为30亿元,需要的增速是58.90%。国台能如愿吗?根据招股书,2018-2019年,国台营收增速分别是105.24%、60.54%,要实现58.90%的增速并非没有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国台2019年60.54%的增速已经以让酒企同行望其项背,排在19家酒企的第2位,仅次于皇台酒业,是茅台增速的4倍、五粮液的2.4倍,是营收规模相近的金徽酒的5.15倍。

国台营收的迅猛增长,一方面源于茅台崛起带起的酱香酒热,另一方面还和国台营销策略直接相关。2016年,国台启动“股权激励计划”,此后连年销售业绩大增,硬币总有两面,“股权激励计划”又给国台留下哪些隐患?

二、存货占比流动资产过半,周转率排行倒数

2016年,在茅台的带动下,白酒行业迎来“酱香热”,一个重要的表现,茅台酒价格再度站上千元,股价从170元开始起飞,飙涨到如今的1300多元。到2019年,酱酒以全行业4%的产能,占据全行业20%的收入和35%的利润。

在酱酒热初期的2016年,国台推出“股权激励计划”,为上市铺路。激励计划核心就两句话:今天是合作伙伴,明天是股东一员;不建酒厂,拥有酒厂。具体的激励模式是:年度销售一定数量的五年及以上的国台酒且连续三年增长,即奖励国台上市主体一定比例的原始股优惠认购权。

在巨大财富空间的诱惑下,苏糖公司、粤强酒业、酒仙网、1919、名品世家等在内的大经销商纷纷入局,这种酒厂和经销商在合作模式上的创新,激活了大经销商的积极性。效果立杆见影,在2016年,国台销售收入逆势增长68%,近两年增速也都在60%以上。

业内专家认为,依靠酱香品类增长和全国性招商,没有经过市场检测,其库存过高可能正是产品动销率较低的表现。而且国台无论是企业规模还是品牌影响力,都是典型的区域酒企,缺乏品牌认知与核心主导产品,短期内难以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

这点出国台两大痛点:存货高企且周转率较低、未来业绩增长受制于品牌影响力。

从招股书中看,国台营收猛增的同时,确实伴随着存货高企、周转次数低于同行的情况。2017-2019年,国台的存货分别是11.00亿元、12.13亿元和13.85亿元。拿2019年来说,存货占比流动资产高达52.28%,在19家酒企中排行第6,同行平均数据是41%;周转次数0.36,排行第17,行业平均0.69。

要做茅台镇第二股,国台酒业IPO的“两高一低”难题

国台方面表示,一方面,酱香型白酒陈化老熟期等工艺特殊,导致同等规模下的存货水平相对较高,如贵州茅台存货周转率(0.30)也较低;另一方面,公司前期销售规模总体较小,导致存货周转率也较低。此前,国台也回应库存高是因为基酒(半成品)占比高。

高库存情况或许短时间仍是常态。从招股书中看,国台对扩充基酒产能有较大需求。国台的基酒由国台酒业和国台酒庄2个基地负责组织生产,产能利用率近3年快速饱和,2019年产能利用率高达111.33%、113.45%,属于满负荷状态,难以满足销售的持续扩张。

要做茅台镇第二股,国台酒业IPO的“两高一低”难题

为此,国台在招股书中拟募集资金25亿元,其中20亿要投向“年产6500吨酱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另外5亿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019年中,国台还收购了同在茅台镇的怀酒,为上市增加砝码。

国台方面表示,并购获得怀酒稀缺土地资源110亩、库存老酒5000余吨,其中90年代老酒200余吨等。外界也普遍认为,国台看重的是怀酒的土地储备和原酒生产能力。这对于国台上市解决产能、品质问题形成利好。

三、资产负债率接近同行平均2倍,品牌力不足

也正因生产规模的扩大和并购,国台资产负债率长期居高不下,近两年维持在60%高位,为同行第一高,接近行业平均值的两倍。衡量偿债能力的流动比率和速动利率,国台2019年分别是1.48和0.70,而同行平均分别是2.55和1.61。

要做茅台镇第二股,国台酒业IPO的“两高一低”难题

招股书中资产负债率同行对比

即便有较大偿债压力,国台仍表示偿债能力总体良好,未出现过延期还本付息的情形。业内专家认为,酱酒风口来临,储存产能是企业竞争的方式之一。但如果高端白酒需求不及预期,未来消费形势出现下滑,这种模式将受到严重的打击。

换句话说,国台酒销售端能持续发力,存货和负债问题都不是大问题,反之,国台财务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当下酱酒高端市场由茅台绝对占领,郎酒、习酒争当“酱酒第二”,这对国台的品牌力提出挑战。

当下,国台产品主要定位于高端客户群体,形成了以国台主产品和系列酒为主体、定制酒和封坛珍藏酒并举的“一体两翼”产品线布局。面向高端市场的产品主要是国台国标酒、国台十五年和国台龙酒。

和其他酱酒品牌“碰瓷”茅台的策略一样,国台也打出“学习茅台,做好国台”的口号,还在官网引述外界“超高端看茅台,次高端看国台”的观点,为自己造势。价格上,去年7月,国台核心产品国台15年售价提升至1499元。不难看出,对标的是飞天茅台1499元。

近几年,白酒涨价的消息不绝于耳,伴随价格的提升,产品品质是否得到同步提升、涨价背后的产品有哪些增值,则让消费者摸不着头脑。从品牌力来看,国台不仅够不上茅台,与五粮液、国窖1573等也有不小差距。

国台虽然定位在高端产品价格带,但相比之下缺乏品牌认知,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消费者培育与品牌培养,其市场销量与品牌势能才能真正得以释放。近日,国台整顿经销商团队,对低价销售、跨区低价销售等影响市场秩序的经销商进行处罚,侧面也反映了品牌力的不足。

整体来看,国台发展较快,但规模和品牌力方面实力仍较弱。不仅相比已上市酒企,同争“酱酒第二股”的郎酒和习酒,销售规模已经分别是120亿元、80亿元,而且郎酒也计划2020年上市,国台的竞争压力不小。

说来也奇怪,茅台在2001年就已经上市,国台、郎酒、习酒,早在2011年、2007年、2012年就传出IPO计划,至今“酱酒第二股”仍未诞生,茅台把“大树之下,寸草不生”的魔咒演绎得淋漓尽致,即便“酱酒第二股”诞生,也免不了“茅台吃肉我们喝汤”的尴尬。

这也值得白酒行业警惕,任何一个行业,没有后浪的推动,都会失去生命力。白酒行业后浪稀缺的同时,外浪却不断抢滩本土白酒份额。目前来看,白酒后浪的崛起,既需要外界给予耐心和信心,也需要后浪们根据时代消费需求做出差异化产品。

内容来源:德林社

文 | 张佳儒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