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牌退市几成定局 瑞幸咖啡还有以后吗?

文:业界风云汇

退市是大概率事件

“只要不下牌桌,就还有机会”,财务造假初曝光时业内有人如是评判瑞幸的未来。眼下,这句背书显然成了“毒奶”,因为瑞幸留在牌桌上的概率几近为零。

摘牌退市几成定局 瑞幸咖啡还有以后吗?

关于强制退市,纳斯达克给出的依据有二:一是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5101,瑞幸咖啡在4月2日披露的虚假交易引发了公众利益问题;二是根据纳斯达克上市规则5250,针对虚假交易的相关商业模式,该公司过去未能公开披露重大的信息。

接到通知之后,陆正耀表示,“纳斯达克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出乎意料”。同时,瑞幸声明,公司计划向纳斯达克听证委员会申请举行听证会,在听证会得出结论前,瑞幸咖啡股票将继续交易。

按照程序,上市公司在接到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之后,公司提起上诉,一般在完成听证及作出决定之前,交易所不会采取退市行动。可如果上诉失败,退市板上钉钉。

4月2日自曝,至今已经过去55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着手调查,多家律所发起集体诉讼,中国证监会高度关注......根据造假事实和事态演变,瑞幸摘牌退市几成定局。即便此次勉强保住上市资格,失信于市场,日后可能会因股价低迷等再次触发纳斯达克退市机制。

创立以来,瑞幸就一直活在聚光灯下,一举一动都自带话题流量。狂奔上市,风头无两。但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泡泡被戳破,“奇迹”变“骗局”。当初接受了多少掌声和鲜花,现在就有多少冷眼和质疑在等着他。

客观而言,财务造假反映出瑞幸狂奔背后的急躁、冒进,只顾增长,疏于管理。成也速度,败也速度,像打了激素般速成,即便财务不出问题,其他方面也存在隐患。

最大的问题是钱

退市本身没什么好讲的,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承担后果。我们重点来看退市之后的瑞幸,将走向何方。

扩建门店、招揽顾客、上市,瑞幸的商业故事不可不谓之精彩。精彩背后,互联网思维、智能化管理等等这些咖啡新零售策略,是瑞幸实现规模化复制的必备要素,但在创业前期阶段,最为强劲的助推燃料其实还是真金白银的投入。

被换下的CEO钱治亚,走进大众视野就是因为喊出了豪横的一句“拿出10个亿教育市场”。10个亿从哪里来?不是瑞幸一杯咖啡一杯咖啡卖出来的,而是资本输血。数据显示,上市之前瑞幸获得了三轮融资,共计5.5亿美元。再加上上市时募集5.61亿美元,2020年通过增发和发行可转债筹集8.65亿美元,瑞幸咖啡共计融资19.76亿美元。

资本为“战略性亏损”托底,瑞幸才得以放飞自我。可财务造假导致瑞幸市值跌去百亿美元,并已经行至摘牌退市的边缘。本来两条腿走路,现在一条大腿被砍断。陆正耀自己也深知“公司如果退市,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必将继续加大”。

摘牌退市几成定局 瑞幸咖啡还有以后吗?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由此不难推测,瑞幸接下来行动方向一是节流,二是开源。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市场或许很难再听到瑞幸大规模扩张的消息,取而代之更多的会是战略性收缩、调整。

撤店、裁员、砍补贴,一面收缩店铺和员工工资成本,一面把“烧钱”换市场的步子缓一缓。行之有效但也会带来相应的负面影响,员工可能因此消极怠工,顾客这边失去补贴的刺激,消费积极性也会受挫。

根据近些天媒体的报道,上述节流举措已经开始落地。“瑞幸终于开始裁员了”,近日,脉脉平台认证为瑞幸员工的用户表示,各部门裁员比例在50%-90%不等。瑞幸官方随后回应,员工离职属于正常人员流动,主要是执行2019年绩效考核的末位淘汰机制。

除了这些业务层面的“正常调整”,在开源方面,瑞幸引进外部资本的战略可能也会发生变化。

从纳斯达克摘牌,瑞幸短时间内也很难回归国内上市。港股、A股都有相关监管规定,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严重的证券市场失信行为,在一定年限内禁止挂牌上市。如此一来,瑞幸只能是通过寻求其他外部融资以供血。然而,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困难时期能否找到愿意伸手的投资者,这就要看瑞幸的造化。

因此,瑞幸要提前做好用自有资金支持后续经营的规划。19.76亿美元的融资总额,刨除创立以来公开的40多亿亏损,目前来看瑞幸账上现金应该还是充足的。

还有以后吗

“困难和压力必将继续加大”,大到什么程度?再进一步,瑞幸会不会就此倒下?这才是围观者关心的终极问题。

摘牌退市几成定局 瑞幸咖啡还有以后吗?

在纳斯达克,瑞幸已经倒地,离“死”只剩下一口气的距离。市值从曾经的百亿美金几近跌没。但5月26日,瑞幸股价大幅反弹,盘中一度飙升逾71.22%,收盘报涨53.24%。

如前文所述,这可能是退市之前“最后的疯狂”。与此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瑞幸目前股价是被低估,因为该股每股账上还有4.7美元的现金,以及每股6美元的股东权益。所以,股价回涨是投资者将围绕瑞幸开展一场收购战的前兆。

财务造假在资本市场被判了死刑,但交付用户手中的小蓝杯没有造假。资本和市场,两个不同的语境,既互相交织又要分开而论。

摘牌退市几成定局 瑞幸咖啡还有以后吗?

截至2019年底,瑞幸直营门店数4507家,门店总量4910家。这样一家公司轰然倒下,绝不是一纸公告宣布破产那么简单。

公司倒闭首先会对员工造成直接影响。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2020一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疫情之下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指数陡然下降,环比来看,一季度招聘需求人数减少28.45%,求职申请人数增加8.73%

瑞幸目前员工总数3万多人,背后对应几万个家庭。用工市场受疫情的冲击下本就不容乐观,如果瑞幸倒下,几千家门店关闭,做不好善后工作,几万人瞬间失业。后果可想而知。

疫情发生之后,政府方面第一时间就提出了稳就业、保就业的明确要求。所以,单从解决就业问题这一个点来发散,员工和政府肯定都不愿把倒闭视为瑞幸的终局。

再有就是债权人,瑞幸活着,损失还有要追讨回来的可能;可一旦瑞幸“死”了,此前的投入就全打了水漂。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虚增营收并不意味着商业模式不成立。2018年瑞幸咖啡的营收为8.4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减去虚增的22亿元剩下29.19亿元,营收增长数倍且门店较2018年也翻了一倍。这对应陆正耀说的,“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是成立的,瑞幸咖啡自运营以来每年的营收都在持续增长”。

依托基本盘,摆脱“战略性亏损”,努力实现盈利cover造假风波和退市造成的损失。瑞幸的未来路径很清晰,但能不能走通,谁也无法预判,包括瑞幸自己。作为看客,我们能做的就是保持关注。而可以确定的是,员工、政府、债权人等等角色,他们必然是希望瑞幸继续撑下去。

退一步讲,即便是瑞幸倒下,用户对平价咖啡的需求是客观不变的。并且,瑞幸风风火火这几年很大程度上唤醒了原本沉睡的市场。需求的召唤下,市场随即便会出现下一个瑞幸。然而,考虑到与瑞幸同期的对手基本都已销声匿迹,新玩家未来想要达到目前瑞幸的体量,难度或不亚于瑞幸自救。

所以,人们讨论瑞幸会不会倒下,背后牵扯的是平价咖啡时代是否将就此终结。千万消费者应该也不太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