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眉大眼”的苗药第一股贵州百灵怎么了?

“浓眉大眼”的苗药第一股贵州百灵怎么了?

资金遭占用 实控人被曝行贿 上市来首现净利润负增长

贵州百灵(002424)上市以来首现净利润负增长,公司不但扣非净利润大幅腰斩,销售费用也继续增加;尽管如此,公司仍拟拿出3.1亿元大手笔分红。此外,2019年其曾累计向实控人划出资金20.86亿元,上述资金占用性质为非经营性占用。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11日,贵州百灵2019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将未来业绩的增长点寄希望于公司在研的“糖宁通络”,然而,正是该款新药让公司实控人不久前被曝出“行贿劣迹”。

销售费用持续增长

号称“苗药第一股”的贵州百灵,上市以来净利润持续增长的局面被打破。今年5月11日,公司召开2019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根据公司年报,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28.51亿元,同比减少9.13%,实现净利润2.91亿元,同比减少48.27%,扣非净利润2.30亿元,同比减少58.53%。尤其是2019年第四季度业绩陡转直下,净利润亏损1050.66万元,扣非净利润则亏损达6956.12万元。

面对公司上市以来首次净利润负增长,且扣非净利润腰斩的情况,贵州百灵现金分红仍毫不手软,拟每10股派现金红利2.2元,这意味着2019年度净利润2.91亿元的贵州百灵拟分红总额达到了3.1亿元。

与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贵州百灵2019年的销售费用的支出却仍在继续增加。年报显示,2019年贵州百灵销售费用达9.70亿元,同比增加3.99%,在公司2019年的营收占比超过三分之一,超过同期净利润的三倍。

事实上,近年来贵州百灵的销售费用一直保持着快速增长,此前财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贵州百灵的销售费用分别为6.14亿元、7.82亿元、9.33亿元(见下图),而2016年至2019年公司市场开拓及服务费用分别为2.51亿元、3.36亿元、4.2亿元和4.1亿元,占同期销售费用的比重分别为40.88%、42.97%、45.02%、42.28%。

“浓眉大眼”的苗药第一股贵州百灵怎么了?

其中,办公差旅会务及招待费在销售费用中增长较快,2019年公司该项目上共计花费1.98亿元,同比增幅为9.53%,而这样的增长幅度还是在2018年该项费用同比增长了25%的基础上出现。

销售费用吞噬净利润的现象在2020年一季度仍在持续。今年一季度贵州百灵实现营收7.77亿元,同比增长10.34%,而公司净利润仅8439.14万元,同比下滑46.2%,营收和净利润增长的不平衡主要系公司报告期内销售费用的快速增长;今年一季度,贵州百灵销售费用同比增长33.73%,高达2.27亿元。

有投资者曾在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向公司追问:“第一季度疫情期间,业务人员无法开展销售活动,公司的销售费用具体增在哪里?”对此,贵州百灵表示:“除疫情严重地区外,公司2月9日基本复工到岗。销售下沉增加导致同期人员费用增加,主要体现在五险一金的基数调整和人数的增加,此外在疫情期间的客情关系维护,口罩、消毒液等防护品的赠送。”

董事长、监事行贿劣迹被曝光

事实上,医药企业销售费用常常是“商业贿赂的重灾区”,而今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披露的关于贵州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化妆品注册管理处处长罗志的二审裁定书揭开药企行贿“冰山一角”。该裁判文书显示,罗志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00万元;罗志已退缴的其受贿个人所得的全部赃款481.6万元,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根据《法制时报》报道,在罗志的个人受贿中,罗志单独受贿181.6万元,涉及15家药企。其中2017年贵州百灵董事长姜伟(公司实控人)送给罗志10万元,希望罗志在公司申报“糖宁通络”国药准字文号及工艺登记等相关事项上提供帮助,罗志收受并表示同意帮忙。(见右上图)

“浓眉大眼”的苗药第一股贵州百灵怎么了?

另外,罗志还被指,2008年-2017年利用职务便利,在处室相关业务中收受多家医药企业的好处费并为其谋取利益,其中包括贵州百灵监事夏文送出的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糖宁通络”正是被贵州百灵寄于厚望的在研新药。在公司2019年度的网上业绩说明会上,贵州百灵更将该药品视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并表示“糖宁通络”及苗医药一体化项目一直是公司的重点项目。

资料显示,贵州百灵曾于2013年4月15日签订协议,一次性买断杨国顺、杨爱龙拥的祖传治疗糖尿病的苗药秘方,“糖宁通络”就是根据该秘方进行研发的新药。然而7年过去,目前贵州百灵尚未获得“糖宁通络”国药准字文号,反而被爆出公司实控人曾亲自出马为“糖宁通络”“行贿打点”的劣迹。

此前贵州百灵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糖宁通络”是公司基于贵州苗药开发的医疗机构制剂,已经获得贵州省、湖南省、内蒙古自治区《医疗机构制剂注册批件》,已在相关医院进行推广使用。

事实上,“糖宁通络”作为医疗机构制剂在推广方面恐受到诸多限制。首先,医疗机构制剂以省为单位进行审批,若想在全国推广需要在各省单独进行;其次,医疗机构制剂以医院为主体进行申报,每个医院若要调配都需要进行申报,不得在市场上销售或变相销售,不得发布医疗机构制剂广告。

而为推广“糖宁通络”,贵州百灵设立了贵阳中医糖尿病医院和长沙中医糖尿病医院等多家全资子公司,然而2019年年报显示,贵阳中医糖尿病医院2019年净利润亏损926.49万元。

今年3月29日曾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向公司董秘提问:“这次‘行贿事件’,股票会被退市吗?”对此贵州百灵回复称:“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各项目正有序推进。”

该“行贿劣迹”是否会在公司层面产生不利影响?公司和实控人是否因此事遭受过处罚以及今后是否会引发追责?实控人和监事行贿资金费用又是否自公司列支?一系列的拷问盘桓在贵州百灵的头顶。

去年累计向实控人划出超20亿元资金

今年4月30日,贵州百灵发布2019年年报的当天,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同时出具《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的专项审计说明》,并表示该报告作为贵州百灵年度报告的必备文件。该专项说明显示:2019年,贵州百灵和包括长沙中医糖尿病医院、贵阳中医糖尿病医院等9家子公司之间存在以代收代付的形式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共计4.8亿元,2019年期初往来余额为1.9亿元,2019年偿还4.1亿元,2019年末尚存非经营性资金往来余额2.6亿元。

更重要的是,该专项审计说明显示:2019年度贵州百灵累计向实控人划出资金20.86亿元进行资金周转,累计收回资金21.44亿元(含利息),公司实控人日均占用资金3.44亿元,上述资金占用性质为非经营性占用。

对该巨额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并没有详细列示实控人占用资金的发生时间、每笔占用金额、日最高余额及归还时间,仅仅在该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汇总表格下非常“技巧”的用备注形式一笔带过,如果不是对该表格进行仔细研读的话,则极容易“漏掉”该条重要信息(见下图)。另外,贵州百灵曾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浓眉大眼”的苗药第一股贵州百灵怎么了?

“浓眉大眼”的苗药第一股贵州百灵怎么了?

对此,深交所于今年5月16日向贵州百灵发去监管函,要求公司在5月20前书面回复说明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并详细说明公司在保持独立性、防范大股东违规资金占用等方面采取的具体措施及有效性,并要求其对回复内容对外披露。然而截至记者发稿,并未发现贵州百灵披露相关的回复公告。

贵州百灵实控人姜伟还在5月18日补充质押233.5万股,截至目前,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已合计质押6.64亿股,而未来半年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达5.19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62.84%,对应融资余额为23.66亿元,未来一年到期的质押股份则累计6.64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80.46%,对应融资余额29.46亿元。

贵州百灵表示:目前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具备相应的资金偿还能力,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风险,其还款资金来源包括个人薪酬、股票分红、非上市公司企业的经营所产生的收入及利润及其他现金收入等。而后续如出现平仓风险,将采取提前购回、补充质押等措施进行应对,公司将按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就公司销售费用增长与公司经营业绩增长不平衡、董事长及高管行贿、实控人资金占用等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并致函贵州百灵,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