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股的“至暗时刻”蕴藏A股新希望

红刊财经   张俊鸣

在历经上周末深交所一口气暂停7家公司上市,以及证监会主席关于“探索创新退市方式”的表态下,本周ST板块经历了“至暗时刻”,连续出现大面积跌停,创年内新低的ST股不在少数。ST板块出现雪崩式下跌,折射出市场对未来退市常态化的预期,“退市难”即将成为A股的历史。在这个大趋势之下,当前ST股面临的“至暗时刻”,却也是A股的新希望所在。除了股价下跌、市值缩水客观上会减少绩差公司对股市资金的占用,有利于绩优公司获得更多资金的倾斜支持外,相关公司治理方面的问题,也需要在“爆雷”过程中一并清算,真正实现易会满主席所说的“让做坏事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ST股的“至暗时刻”蕴藏A股新希望

ST股曾有“黄金岁月”

1998年A股实施ST制度,ST板块的成员进进出出,几经沉浮,期间多次上演“乌鸡变凤凰”的奇迹,2007年一度力压贵州茅台成为第一高价股的中国船舶,前身正是ST重机;相比中国船舶,一批暂停上市又卷土重来的“恢复上市股”,更是ST中的极品,长航凤凰、协鑫集成等一飞冲天的神话,一再强化了ST股“只输时间不输钱”的投资逻辑。

ST股的“黄金岁月”,正和以往A股退市率低有关。根据相关统计,A股有史以来累计出现800多次ST,最终退市仅62家;不仅如此,退市并不意味着血本无归,到三板交易的退市股往往还有一定的交易价格。“亏损有限、赢利无限”的情况下,分散押注即将退市的公司,博取未来恢复上市的潜在暴利,成为一种赢利模式,“ST大王”陈庆桃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豪赌ST的“类PE”模式面临终结

在上周深交所公布的7家暂停上市公司名单中,陈庆桃就出现在其中四家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如果再加上沪市的*ST海润和*ST上普,陈庆桃至少买入6家暂停上市的ST股。寄望这些公司通过资产重组实现重生,是这位“ST大王”获利的主要模式,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类PE投资模式”。根据媒体的不完全统计,陈庆桃这一操作模式在2012-2016年胜率极高,除了2015年胜率不到60%以外,其余年份几乎是100%,累计获利超过两亿元。更引人关注的是,这个“类PE模式”不是PE胜似PE,理论上来说大部分散户也可以仿效参与,并不存在太高的资金门槛。

但如果认为简单复制以往的经验就可以“躺着赚钱”,无异于刻舟求剑。事实上,2018年陈庆桃在*ST柳化、*ST大控上的投资收获不大甚至有所亏损,而本次豪赌暂停上市则面临空前严峻的政策环境。可以预计的是,在“探索创新退市方式、实现多种形式的退市渠道”的监管思路下,未来退市率的提升是大势所趋,此次深交所对7家公司开铡仅仅是开始。退市之后的恢复上市难度也势必提高,如果公司自身无法恢复造血功能仅仅依靠“财技”玩壳,很难重新在A股卷土重来。

另一方面,随着科创板推出和注册制的试行,真正有潜力的公司直接上市的门槛在降低,未来如果创业板也开始试行注册制,壳资源的价值将被进一步压缩,向港股、美股看齐并非不可能,豪赌ST的“类PE模式”正面临终结。

引导资金有效配置不能只靠退市

近期大盘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调,虽然距离去年双底的低点还远,但已经有一批ST股接近甚至大幅击穿当时对应的价位,显见市场对于退市效率加快的预期,导致资金加速撤出ST板块。从配置上说,这一波动减少了ST股对市场资金的占有率,让白马股、绩优股获得更多资金的关注,对于资源的优化配置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如果能够持续下去,让基本面恶化的ST股和国际成熟股市接轨,打破豪赌ST股“高胜率”的神话,无疑有利于A股的成熟壮大。

但同时需要正视的是,有些ST股并不是天生就是绩差股、重组股,而是曾经也是绩优股,如*ST盐湖、*ST康得等,这类公司“由好转坏”,对投资者的杀伤力往往更大。如果是因为行业的周期性变化,业绩出现阶段性的亏损也就罢了,但如果是因为造假、挪用资金等原因造成公司基本面突变,那就不是简单地加大退市可以解决了。让造假者付出代价的同时补偿其他股东权益,才能使投资者相信A股的公开信息,而不是回到“猜谜”、投机的老路上。也唯有如此,ST股当前的“至暗时刻”,才能转变为A股新希望的起点。

(本文已刊发于2019年5月18日出版的《红周刊》)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