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掉公司市值还不够!三年累亏近三百亿,乐视网退市前奏响起

这已不是乐视网第一年大幅亏损。2017年—2018年,其归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38.78亿元和-40.96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达292.55亿元。同时,乐视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也是负数,为-143.29亿元,严重资不抵债

亏掉公司市值还不够!三年累亏近三百亿,乐视网退市前奏响起

《》研究员 卓玛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在新冠肺炎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的当下,这句话成为人们心中期待的最好注解。

希望总是美好的,只是对于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乐视网,300104.SZ)而言,春天来临的希望着实渺茫。

2月27日晚,乐视网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4.9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9.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82亿元,同比下降175.46%,而上年同期的归母净利润为-40.96亿元。

又是巨额亏损的一年,至此,乐视网已连续三年亏损。从目前状况来看,公司退市几成定局。不过按照《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乐视网或仍有机会恢复上市,但就其业绩快报披露的财务数据而言,恢复上市也是小概率事件。

一年亏损近1.67个市值

2月27日晚,乐视网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全年实现营业总收入4.9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9.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82亿元,同比下降175.46%,而上年同期的归母净利润为-40.96亿元。

根据此前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有关规定,乐视网股票从2019年5月13日起被暂停上市,目前其股价停留在1.69元/股,总市值为67.42亿元,即2019年一年的亏损额就相当于1.67个公司市值,亏掉了一个公司市值还不够。

《》研究员注意到,这已经不是乐视网第一年大幅亏损。2017年—2018年,其归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38.78亿元和-40.96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达292.55亿元。同时,乐视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净资产)也是负数,为-143.29亿元,严重资不抵债。

对于2019年的又一次巨亏,乐视网在业绩快报中将之归结为三大因素。

乐视网表示,针对公司违规对乐视体育的担保案,截至报告期末,已有乐视体育18方投资人对公司提起仲裁,其中15起仲裁案公司败诉,另外3起仲裁案仍在审理过程中,公司因此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负债约98亿余元。

乐视网将相关计提归入非经常性损益,而扣除非经常损益后,乐视网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约为-14.82亿元。

另外,由于乐视网品牌信誉持续受损,导致其广告业务收入、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较去年同期持续下滑。而前期购置的影视版权等长期资产摊提成本逐年摊销,导致2019年公司营业总收入、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大幅下降。

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广告业务和会员及发行业务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还能为乐视网创造收入的部分,分别实现收入1579.73万元和1.63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51%和67.20%,但相比2018年同期,已分别大幅下降85.42%和73.67%。

报告期内,乐视网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权也无法得到偿还,公司大量有息债务无法进行偿付且不断产生财务费用,进一步加大对亏损影响。

《》研究员在注意到,值得注意的是,与2018年度业绩快报略显委婉的表述不同,在最新的业绩快报中,乐视网直接表示,在未履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公司未授权代理人签订合同的背景下,时任管理层作为签订合同人超越代理人权限签订合同,是导致公司2019年度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公司毫不客气地将矛头指向贾跃亭。

债务压力难以为继

据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乐视网存在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31.73亿元,长短期借款共0.42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负债总额约216.51亿元。其中,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公司的欠款余额达约19.75亿元(不包括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乐融致新应付款项)。

面对巨额亏损和负债,乐视网现有管理层不可谓不努力,“2019年以来,公司管理层尽力调整经营模式,提升运营效率,控制成本费用,使日常运营成本、CDN费用、人力成本有了大幅下降,但并未扭转报告期内公司持续经营性亏损局面。”

乐视网在此前的业绩预告中表示,公司目前正在要求贾跃亭对其造成的公司关联债务问题负责,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以现金或其所持股权和资产,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尽最大可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缓解公司资金压力。

但截至目前,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仍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或是实在难以为继,1月23日,乐视网独立董事郑路、王雷让双双向公司递交辞职报告,表示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郑路、王雷原定任期是到2021年10月14日,也即提前1年9个月就申请辞职。在2019年三季报中,这两名独立董事曾因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等事项的综合影响,对乐视网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疑虑,表示对第三季度报告无法表示意见。

乐视网接受了这两名独立董事的辞职,但郑路、王雷让离职后,乐视网的董事会就只有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延峰、两名非独立董事武宝雨和张广辉三个人了。

1月8日,乐视网曾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举行线上公开致歉会,刘延峰、武宝雨等高管与投资者进行了交流。

针对投资者关注的公司当前经营状态,刘延峰介绍称,乐融致新出表后,与乐融致新有关的TV业务资产、负债、净利润及现金流量不纳入乐视网合并范围,但是乐视网原有的广告、会员及发行、技术服务等业务仍存续。公司管理层一直在努力维持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员工工资短期内尚能维持。

对于公司未来是否存在重组或“卖壳”的预期,刘延峰明确回复,公司目前没有增资、实施债务重组的计划。武宝雨也表示出同样态度。

乐视网近五年部分财务数据

亏掉公司市值还不够!三年累亏近三百亿,乐视网退市前奏响起

数据来源:Wind

破产失败偿债艰难

根据此前公告,截至2020年2月3日,贾跃亭持有乐视网9.2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7%,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股份已悉数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其中8.57亿股已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21.49%,贾跃亭所有质押股票已触及协议约定的平仓线。

眼下乐视网的债权人们更关心贾跃亭如何还钱,而贾跃亭的偿债能力则取决于Faraday Future(下称FF)的未来。因为在其所持金融资产中,价值最高的是FF母公司Smart King旗下的West Coast LLC,价值8.6亿美元。

2016年底,乐视系爆发资金链危机,2017年下半年,贾跃亭在辞去乐视系众多职位后远赴美国开启“造车梦想”,期间曾多次被监管发函要求回国履责,但他本人至今仍未归国。

在这一过程中,虽有多家公司表示对FF的业务产生兴趣,但各方终究未能就关键问题达成一致。硕果仅存的“第九城市拟投资6亿美元用于FF大陆业务”的计划,至今也尚未成行。

2019年10月14日,贾跃亭在美国正式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根据重组方案,贾跃亭将同时设立债权人信托,在条件满足的时候把在美国的全部资产转让给债权人。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电动汽车制造商FF的控股母公司Smart King股权。

申请文件显示,贾跃亭个人资产总额为14.17亿美元,其中金融资产为14.12亿美元,房地产资产为477.39万美元。贾跃亭已偿还债务超过30亿美元,待偿还债务约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5亿元),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元。

不过该破产重组计划并未获得通过,因为只有23%的债权人同意这一提议。随后,贾跃亭撤回了这份破产计划,并推迟了投票期限。

有消息显示,今年4月30日,破产法庭将对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披露声明及相关动议举行听证会,届时贾跃亭方面需至少在听证会前42天提交第三次修改后的披露声明。显然破产程序无法短时间内完成,贾跃亭也难以清偿债务。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