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悉数质押、债务压顶 新华联如何求生?

文/羽杉

自陷入同业拆解纠纷以来,新华联控股及其子公司陷入了漫漫偿债之路。

近期,辽宁成大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股东韶关高腾提交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和新华联控股提交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新华联将以13.39亿元的价格,向韶关高腾转让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18%)。而新华联买入辽宁成大5.18%股份的总代价约为16.9亿元,可谓亏本甩卖。

据悉,韶关高腾是广东民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粤民投”)的全资子公司,自2019年7月以来,韶关高腾陆续买入辽宁成大股权,此次将新华联所持有股份收入囊中后,将成为辽宁成大的第一大股东。

粤民投官网显示,粤民投是由广东省政府指导推动、广东省内多家大型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民营投资公司。董事长叶俊英曾在广发证券先后任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公司董事、副总裁;也曾经在广发证券持股25%(2019年6月底比例)的易方达基金担任董事长。

截至2019年Q3,辽宁成大持有广发证券16.4%股份,持股与第一大股东吉林敖东仅差0.03%,持股数量仅相差214万股。

因此,有分析认为,粤民投或是意在取得广发证券、易方达的控制权。但韶关高腾表示,认可并尊重辽宁省国资委作为辽宁成大实际控制人的地位,未来12个月内不通过任何方式单独或与其他方共同谋求对辽宁成大的实际控制权。

这方粤民投正在积极布局,新华联的日子却并不好过。

今年年初,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曾表示,2019年集团营收首次突破千亿元,再次跻身中国企业500强和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行列,彰显了企业一定的实力。

但2019年Q3财报显示,截至9月30日,新华联总资产已达1335.4亿元,但负债也高达93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9.7%。另据新华联对深交所问询回复称,截至 2019年12月24日,公司有息负债合计257.73亿元,其中一年以内到期的负债 94.67亿元。

去年12月,新华联陷同业拆解纠纷,导致旗下宏达股份被冻结,同时民生信托申请对其旗下另4家公司轮候冻结。祸不单行,不久后新华联原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个人问题”被带走协助调查。

1月中旬,新华联就同业拆解纠纷达成和解。在2020年4月30日前,新华联需偿还1.5亿元同业拆借本金及利息,4月-9月期间,需累计偿还贷款及律师代理费共计25.95亿元。

此外,据Wind数据显示,新华联将有30.1亿元债券于3-4月到期,另有一笔5亿元债券将在2020年4月份面临回售。新华联文旅在4月也将面临13亿元债券回售。

业务方面,新华联主打地产与文旅开发,还涉及矿产、石油、化工、新能源、投资与金融等产业板块。但文旅投入高,回报周期长,新华联原房地产业务又步入寒冬。此外,石油板块大幅亏损,化工产业也面临产能过剩,可谓雪上加霜。

为了缓解偿债压力,新华联集团几乎将其控股或参股的多家上市公司股权悉数质押,但杯水车薪。面对即将压顶的债务,新华联还剩什么可以偿债呢?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