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傍上热点遭问询 “在线教育”能否拯救业绩滑坡的全通教育?

股价接连上涨背后是业绩的持续走低。全通教育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9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3亿元至-7.35亿元,已是第二年大幅亏损

因傍上热点遭问询 “在线教育”能否拯救业绩滑坡的全通教育?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近期,在疫情影响下,在线教育、消毒、口罩、网络游戏等一众概念股受到市场资金追捧。全通教育集团(广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全通教育,300359.SZ)股价也因此异常波动,并遭到深交所问询。

2月4日,全通教育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称,为响应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停课不停学”的工作安排,公司推出智慧云平台等工具产品为学校、教师等客户提供解决方案。

公告发布之后,该公司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拉至涨停。全通教育2月7日再次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随后,深交所向全通教育下发问询函,要求该公司说明股价持续上涨是否有基本面支撑,并核实说明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全通教育日前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3亿元至-7.35亿元,连续两年大幅亏损。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线教育”概念光环之下,公司相关业务表现其实堪忧。2月12日晚间,全通教育回复深交所问询函表示,公司近两年整体收入有所下滑,经营表现亏损。其中,家校互动升级业务2019年预计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近30%,教育信息化项目建设及运营类业务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超20%。

“在线教育”成色几何?

2014年登陆深交所的全通教育,主营业务是为中小学校及学生家长提供沟通互动服务,为学生提供学习辅导、学习资源等产品,包括K12校园信息化及信息服务、教师继续教育服务等。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线教育概念受到市场追捧。节后开盘以来,相关概念的股价持续拉升,全通教育的股价也迎来一波上涨。

对此,全通教育在2月4日的公告中曾表示,“K12校园信息化及信息服务主要提供校园信息化的工具产品及服务,但不涉及公司直接面向学生提供在线课程辅导培训的服务。公司的教师继续教育服务包括通过线上或面授等方式为K12教师提供后期继续教育服务,其中2019年线上培训方式收入占教师继续教育收入比重有所下滑。”

同时,全通教育强调,在“停课不停学”的指引下,公司响应市场需求,结合自身的技术及渠道能力,整合工具产品为学校、教师等客户提供解决方案。目前尚处于整合产品、与学校等部分客户沟通方案及需求的阶段,且当前阶段主要为公益性支持,未形成规模性收入,业务发展具备不确定性。

从表述看,全通教育的在线教育尚未产生实质利好。然而,公告披露之后,全通教育的股价又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对此,全通教育2月7日再次表示,目前公司经营正常,近期经营情况及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或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

基本面和消息面均无变化,股价却大幅上涨,这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2月10日,深交所向全通教育下发的问询函,要求该公司对“股价持续上涨是否有基本面支撑”做说明。

全通教育回复问询函表示,受行业技术升级及客户需求的变化,家校互动升级业务部分基础类产品用户数减少,该业务收入出现下滑,2019年预计的此业务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近30%;同时,教育信息化项目建设及运营类业务2019年预计营业收入1.8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超20%,受部分项目实施进度的影响,部分教育信息化项目建设及运营类业务推迟验收,该业务收入和毛利率亦有所减少。

此外,面对问询函中要求“核实说明是否存在筹划中的重大事项,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是否存在违反信息披露公平原则的情形”等问题,公司在回复中均予以否认。

全通教育近一年股价走势

因傍上热点遭问询 “在线教育”能否拯救业绩滑坡的全通教育?

数据来源:Wind

连续两年大额亏损

若从业绩来看,全通教育的股价上涨支撑力确实不强。

春节假期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全通教育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亏损7.3亿元至7.35亿元,主要原因为对收购的子公司和联营企业进行了初步减值测试,预计减值金额约6.45亿元。

这已经是全通教育连续第二年大幅亏损。2018年,全通教育实现营业收入8.4亿元,净利润为-6.57亿元。此亏损额度,超过其上市以来的利润总额。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全通教育近两年大幅亏损,均与其四年前收购形成的巨额商誉有关。2015年,全通教育收购北京继教网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并更名为全通继教。这笔收购的交易对价为10.50亿元,增值率938.46%,收购形成商誉高达10.78亿元。

2018年,全通教育的巨额亏损中,全通继教计提商誉减值6.09亿元占了主要因素。

大肆的收购给全通教育埋了不少的“雷”。该公司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初,全通教育商誉余额为7.05亿元,其中因收购全通继教形成的商誉余额为3.48亿元,因收购上海闻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余额为1.18亿元,收购其他10家公司形成的商誉余额为2.39亿元。

在巨额商誉压顶之下,2019年全通教育仍然没有放弃继续收购的路子。2019年3月17日,全通教育公告称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吴晓波频道”母公司杭州巴九灵的96%股权,预计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不过在遭到质疑后,全通教育随后放弃收购。

针对全通教育的商誉减值问题,深交所也曾下发关注函,要求全通教育结合子公司和联营企业的业绩和盈利前景,逐家说明商誉或股权出现减值迹象的具体时间,以前期间计提减值准备的充分性。

同时,深交所要求该公司说明商誉或股权减值的测算过程,相关会计估计判断和会计处理是否符合相关规定,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

另外值得警惕的是,在年报披露的前夕,全通教育突然准备换掉会计师事务所。1月22日,该公司审议通过关于聘请公司2019 年审计机构的议案,决定改聘华兴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公司2019年度审计服务机构。对此,全通教育独立董事罗军对该议案投出弃权票。

分析人士认为,在连续两年大额亏损,业绩一路走低的趋势下,仅仅依靠“概念”,全通教育或并不能拯救业绩于水火。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