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动漫经营管理混乱 流动性存在明显不足

红刊财经   胡振明

编辑 | 承承

在业绩严重亏损、控制权不稳定、大额债务到期不能清偿的背景下,长城动漫近期股价表现却明显过“妖”,这显然是极其不正常的。梳理其基本面,可以发现上市公司不仅存在经营管理上的问题,且往年收购的标的多数业绩表现未能达到预期。

长城动漫经营管理混乱 流动性存在明显不足

长城动漫股价表现近期明显过“妖”,在基本面并无重大利好下,股价却从11月18日开始发力上涨,至12月11日,在18个交易日内累计涨幅高达82.54%,股价区间最高价也曾达到6.02元。然而在股价异动期间,公司消息面却是负面不断,不仅发布了新增债务到期未获清偿公告,还发布了控股股东股权被轮候冻结的公告。而对于长城动漫股价变动的异常,交易所也于12月10日对其下发了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解释“逾期债务未清偿事项;控股股东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公司经营业绩;股价连续异动的风险提示安排”问题。截至本周五,长城动漫尚未回复。

长城动漫的前身为“四川圣达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原来主要生产焦化产品,自2014年7月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通过股权协议转让的方式入主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后,在进行了一系列并购重组后,使得主营从生产销售焦炭系列产品转型为涵盖动漫设计、制作、动漫游戏、创意旅游和玩具销售等动漫业务。然而从公司近几年的经营业绩表现看,持续的并购不仅未达到预期,相反还让公司陷入了严峻的流动性危机。

经营压力日趋严峻

长城动漫财报数据显示,其在2014年完成“借壳”上市之后,经营业绩并未得到有效改观,除了2017年实现盈利0.39亿元以外,其他年份不仅营业收入同比持续下滑,且营业利润也出现了下滑。最新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长城动漫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仔细分析长城动漫近年经营业绩不佳原因,可发现财务费用的大幅增加对其业绩影响非常明显。如2017年4780.24万元财务费用是2016年974.50万元的4.9倍,而2018年7636.71万元财务费用甚至比同年营业收入7494.91万元还要高。为何长城动漫的财务费用在近几年出现急速攀升?

财报显示,近几年财务费用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就是出现了大额融资费用,其2017年和2018年融资费用分别高达4037.80万元和7366.44万元,相较2016年时融资费用的543.80万元出现7倍以上的增长,很显然,融资费用大幅增长与其这两年融资活动的大规模展开是有关的,直接反映在公司筹资活动现金流量变化上(如表1所示)。

2015年时,长城动漫筹资活动现金流入小计还仅为18250万元,而到了2017年末,则高达73843.59万元,同期,筹资活动现金流出小计也由2015年末的6851万元提升至2017年末的74558.53万元,很显然,2017年筹资流入金额也不足支付流出了。2018年末,筹资活动现金流入虽出现明显减少,仅有13171万元,但流出却保持着较大规模,达42748万元。一边是融资活动的扩大,而另一边则是营业收入的快速下降,营收由2015年末的3.57亿元下降至2018年末的0.75亿元,上市公司在经营活动中获得的现金已经不能满足筹资、投资的需要:2015~2018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33780.93万元,而同期的投资、筹资两类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为-19431.68万元和-16691.39万元,两项合计规模超过了经营现金流净额。

从融资费用和筹资、投资的现金流量情况来看,长城动漫的经营资金压力是越来越大的,直接体现在公司不断向外发布股权补充质押、股权轮候冻结、关注函、问询函的公告中,特别是在今年,长城动漫还多次发布了债务到期未获清偿的公告。截至2019年10月15日,长城动漫产生的逾期债务总额超过了3.05亿元。

控股股东大面积输血希望不大

财报数据还显示,截至三季度末,长城动漫账上只有224.75万元的货币资金,同期流动资产合计金额仅为12057.02万元,与37351.34万元流动负债相比,长城动漫的流动资产远远不足偿还流动负债的,这说明其短期偿债能力出现了严重问题。

其实,长城动漫流动资产不抵流动负债的情况并不是今年才出现的,其早在2015年完成“借壳”后就已经出现。在2015年时,长城动漫流动负债9.56亿元就比流动资产4.06亿元高出了5.5亿元(如表2所示);2016年流动负债比流动资产高出4.21亿元;2017年年、2018年,流动负债相比流动资产分别高出0.46亿元和5.22亿元。截止2019年三季度末,长城动漫资产总计82173.39万元,已低于同期84092.74万元负债总额,出现“资不抵债”现象。

或正是债务风险的急速攀升,今年3月、4月和6月,控股股东长城集团与永新华控股、科诺森、桓苹医科签署了《合作协议》,通过引进战略合作方,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通过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目的是化解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而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长城动漫也提到:“长城集团未来将继续向公司提供资金支持,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保证公司的主营业务稳定发展。”

然而,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引进股权合作方真的是为了纾困长城动漫吗?事实恐非上市公司所乐观预期。

上市公司10月15日发布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部分股份质押存在违约风险的提示性公告》显示,控股股东长城集团部分股份质押已经存在违约情况了,涉及到招商证券、国海证券等券商。目前来看,控股股东长城集团累计质押长城动漫股份数量为68159258股,占其持股总数的99.33%,占长城动漫总股本的20.86%。与此同时,长城集团累计被冻结的股份数量为68619660股,占其持有长城动漫股份的100%,占总股本的21.00%。而除了控股股东之外,实际控制人赵锐勇所持330万股(占总股本1.0099%)长城动漫的股份也全部用于了质押,被轮候冻结。

由此可见,长城集团引进股权合作方的主要目的很可能只是为了解决自身面临的问题,而是否能顾及到长城动漫,还得看控股股东的脸色,看其能否顺利解决自身的危机。

都是过往并购埋下的“雷”

长城动漫如今的困境,说到底还是前几年大规模收购埋下的“雷”。仅购买杭州长城动漫(持有诸暨美人鱼100%股权和滁州长城国际动漫旅游创意园54.26%股权)、湖南宏梦卡通、杭州东方国龙影视、北京新娱兄弟、上海天芮经贸、杭州宣诚科技,以及滁州长城国际动漫旅游创意园45.74%股权等,就斥资超过了10亿元。

在上述收购的公司中,美人鱼动漫(长城游戏)、东方国龙、新娱兄弟、天芮经贸和宣诚科技都给出了业绩承诺,其中,天芮经贸2015~2017年三年累计业绩承诺完成率为94.14%,其他4家公司的业绩实现情况基本接近承诺金额。表面上,上述公司业绩承诺基本达标,可事实上,就长城动漫11月13日发布了《关于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来看,新娱兄弟和天芮经贸却存在人为调节实现承诺利润的情况。

具体来看,新娱兄弟的利润调减1094.40万元,理由是:2017年度在公司体外(由李嘉嘉代付)支付了广告推广费794.40万元;武侠页游-《大侠》研发费用挂账,未计入到研发费用中的金额为300万元。新娱兄弟2017年当年的扣非后净利润为8535.63万元,本次调减净利润后,该年度扣非后净利润为7441.63万元,并没有完成业绩承诺;天芮经贸的总经理洪永刚以自有资金通过其控制的上海勇铝有限公司等公司虚增收入595万元,虚增成本336万元,共虚增利润259万元。天芮经贸2017年度当年的扣非后净利润为1998.97万元,本次调减净利润259万元后,该年扣非后净利润为1739.97万元,也没有完成业绩承诺。

需要注意提,除了新娱兄弟和天芮经贸利润调节的问题外,上述5家公司在业绩承诺期结束之后第一个财报年(2018年)还全部出现业绩亏损的局面,与其承诺期的业绩表现是迥然不同的,这种情况显然很可疑。更为重要的是,在长城动漫发布的《关于非标准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的专项说明》中,公司还提到了导致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上市公司2018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的事项包括:长城动漫没有对东方国龙、宣诚科技、新娱兄弟、天芮经贸等4家子公司在结束业绩承诺期之后的日常经营活动实施有效监管,造成上述子公司出现大量高管及员工离职、业绩大幅度下滑、关键岗位人员缺失、财务核算体系不健全等现象,从而导致与财务报告相关的内控制度失效。与此同时,上市公司还存在审批人员缺失以及未能书面记录印章外借等用印事项。

就专项说明所披露的内容来看,诸多的风险扎堆出现,对于一家理应规范管理的上市公司来说,显然是难以置信的,而在风险颇多的情况,股价却出现明显异动,这种表现实在让人诧异,是什么样的资金敢于逆风飞扬,是否存在内幕交易的可能呢?■

长城动漫经营管理混乱 流动性存在明显不足

长城动漫经营管理混乱 流动性存在明显不足

(本文发布于12月14日《红周刊)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