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前夕高层震荡核心人员流失!翻译中介披上AI的外衣冲击科创板

近日,上交所公告受理传神语联网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传神语联”)的科创板上市申请,此次ipo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146万股,计划募集资金3.63亿元。

招股书显示,这家企业是近六成国内上映的进口大片的翻译服务提供商,还曾为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等重大国际活动提供语言服务,还有媒体给予它翻译界“滴滴”之称。

业绩方面,2016年至2018年,传神语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4亿元、3.04亿元和3.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113万元、5325万元和5442万元,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8亿元,实现净利润852万元。

战败金

2016年传神语联在新三板挂牌,于今年4月停牌筹划在科创板上市。

事实上,其董事长何恩培可是资本市场上的熟面孔,当年其创办的交大铭泰曾在港交所上市,在交大铭泰破产之后,何恩培便从港股股急流勇退,转身专注于翻译行业。

交大铭泰也曾是我国it界的明星企业,一度和金山、瑞星打的火热。

1995、1996年是我国软件业起步的春天,市场火爆,利润奇高,交大铭泰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诞生。1997年9月,何恩培在北京的一个地下室里,与4个志同道合者凑了15万元,创立了北京铭泰软件开发有限公司,从事研究、开发及销售四大系列软件产品,以翻译软件为主,其余则包括信息安全软件、互联网应用软件及娱乐软件。

1998年6月,何恩培从实达集团引进600万元,开发了公司的第一个产品—“东方快车”翻译软件,并将公司更名为实达铭泰(北京)软件公司。“东方快车”上市后迅速冲到了销售排行榜第一的位置,同年年底,何恩培并购了当时在汉化翻译软件市场中独占鳌头的南京月亮公司。

随后何恩培也陆续打造完成了他的“东方三强”:翻译软件(东方快车)、播放软件(东方影都)和网络软件(东方三王、东方虹),凭借这些软件,实达铭泰在短短几年发展成资产上亿的规模企业。

2002年4月,何恩培又引进上海交大资金、技术与人才,再将公司更名为交大铭泰(北京)软件有限公司。交大铭泰发展风头正劲,诺基亚在2002年至2008年间全球销售的手机字典引擎就出自交大铭泰。

值得一提的是,交大铭泰还曾强势进入杀毒软件领域。2002年09月,交大铭泰的杀毒软件《东方卫士2003》风风火火上市。但是当时市场竞争十分剧烈,除了江民(杀毒软件教父王江民创办)、瑞星、金山等本土企业,还有熊猫、趋势科技、赛门铁克三家海外厂商,价格战从未停止过,“卖杀毒软件就像夏天农民卖西瓜,瓜贱伤农,搁在软件上道理也一样。”2003年东方卫士也曾打出“免费行动”。2006年奇虎360高举免费大旗进入杀毒领域,行业的竞争变得更加白热化。按照如今的结果来看,东方卫士最终还是没有干过瑞星、金山,还是在杀毒软件界销声匿迹了。

2004年是交大铭泰的高光时刻,1月交大铭泰在香港创业板挂牌成功上市,股份编号为8148,集资总额估计约达3100万港元,何恩培出任总裁,约持有30%的股份。交大铭泰因携带“国内首支翻译概念股”、“大陆第一个通用软件上市公司”、亚洲首只“信息本地化概念股”、“2004年香港股市第一家上市企业”等标签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但是这家公司仅仅辉煌了一瞬间。从2004年开始,由于交大铭泰的销售模式仍然停留“卖软件”的层面,用户忠诚度不高,面对互联网浪潮,交大铭泰无力反抗。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加人到了软件行业,软件的更新换代更是迅猛,竞争也随即加剧,利润随之下降。新需求促生新软件,而旧产品则被抛进了时间的暗角,交大铭泰也被淹没在时代的浪潮中,最后黯然离开港交所。

时过境迁,外界对于交大铭泰的后续发展知之甚少,但是此次招股书无意中透露了一些信息。2011年,交大铭泰因逾期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2016 年,交大铭泰被清算,其唯一股东百事达公司作为成员的清算组;2019 年 7 月 11 日,交大铭泰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核准正式注销。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造化弄人,交大铭泰曾让何恩培成为身价显贵的上市公司领导人,如今也让他背上了诉讼,在传神语联递交招股书前三个月,何恩培因交大铭泰被润木财富起诉。

2019 年 8 月,润木财富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木财富”)提起诉讼,将何恩培列为被告二,称交大铭泰清算组在清算过程中未履行债权人通知及公告义务,主张被告应就此对润木公司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据招股书,2004年5月,交大铭泰向建设银行,京海淀支行贷款1400万元,后经部分清偿后,尚有800万元及相应利息未予偿还,后经三次转让后由不良资产处置公司润木财富受让获得。

目前,何恩培已出具书面承诺,若其因上述案件而需承担任何损失赔偿责任,其有能力全部以自筹资金进行清偿,且保证所持有的龙腾传神、传世盛业、传承恒业及传和伟业的股权或者出资额不因此而转让、质押或者其他类型的权利限制。

翻译多靠人工,科技含量几何?

2005年何恩培再次创业,创立传神联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传神语联前身),如今,何恩培也和他的旧部——石鑫(交大铭泰副总经理)、何战涛(实达铭泰副总经理),带着传神语联来到科创板,再次冲击资本市场。本次发行前,公司实际控制人何恩培、何战涛、石鑫合计控制公司32.21%的股份。

那么,传神语联的科技含量几何?

在翻译行业,人类译员的翻译成果质量较高但是速度较慢,单纯的机器产能虽然翻译速度快,但译文的准确率和可读性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大部分翻译公司仍以人工翻译为主。

传神语联表示,公司从事人工智能语言服务业务,以兼职译员为主的人力资源是公司生产经营的核心要素,人力资源成本是公司营业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报告期各期,公司营业成本中人工成本占比分别为 94.76%、89.64%、90.20%和 92.81%,保持较高比例。如果未来兼职译员等人力成本上涨较快,将对公司营业成本产生一定影响。

同时,语联网目前调度的产能仍以人工产能为主,成本相对较高,故公司的综合毛利率较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略低。

不过,传神语联也表示,目前传神语联也在积极研发能够兼具机器产能效率以及人工产能精确度的Twinslator技术,随着该项目的推进,公司未来单位营业成本有望降低,使得公司更具有竞争优势。

另外,传神语联的净利润对政府补助与税收优惠存在一定程度的依赖,报告期内,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 1,576.39 万元、1,062.28 万元、1,099.64 万元及 35.68 万元,占利润总额比重分别为 75.75%、19.41%、19.41%和 3.63%,公司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207.74万元、1312.89万元、1133.60万元及 103.51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9.98%、23.99%、20.01%及 10.53%。2018年,近4成盈利来自政府补助与税收优惠。

人事变动频繁

招股书显示,近两年内,传神语联高级管理人员似乎并不稳定,传神语联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的均发生了变动,4名董事、1名监事、1名核心技术人员选择离职。

董事方面,2019年,罗文倩、徐长军、康霈、赵雪媛4位董事离职,三位由于个人原因。

2019 年 4 月至 2019 年 7 月,罗文倩系原股东远思公司委派董事,因远思公司已通过股转系统转让所持公司股份,故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同期,徐长军因已在多家公司任职,难有足够精力保证履行董事职责,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2019年7月至2019年9月,康霈因已担任多家公司董事,难有足够精力保证履行董事职责,故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2019年10月,赵雪媛拟任学院领导职位,不适合继续担任独立董事,故辞去独立董事职务,而她是在2019 年 4 月至 2019 年 7 月刚刚担任传神语联独立董事,任职不超过半年便提出离职。

监事方面,去年1名监事离职。2018 年 2 月 ,冯彦兵系个人职业发展原因离职。

除此之外,传神语联的1名核心技术人员也选择离开,2018 年下半年,闫昊因个人职业规划调整而离职。

资料显示,闫昊2006年1月就开始在传神语联下属重要公司任职,近年来担任研发中心副总经理兼技术总监一职。

此外,传神语联的财务总监半年时间换了两次:今年2月1日,王子鹏取代安杰担任财务总监一职,7月25日,公司董秘李阳一被任命为财务总监,不过安杰和王子鹏并未离开传神语联,他们至今分别担任分管(传神语联网生态基金业务)的副总经理和公司审计部负责人职务。

IPO前夕高层震荡核心人员流失!翻译中介披上AI的外衣冲击科创板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