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凯迪隐瞒实控人终被罚,董事长主动请辞

*ST凯迪隐瞒实控人终被罚,董事长主动请辞

*ST凯迪的危机在持续扩大。

11月7日,*ST凯迪发布公告称,11月4日*ST凯迪收到董事长陈义龙的书面辞职报告。

对于辞职原因,陈义龙表示,如继续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可能会导致广大股民、债权人对凯迪生态的重整丧失信心,进一步影响凯迪生态在资本市场的形象,因此辞去包括董事长在内的公司所有职务。 

*ST凯迪隐瞒实控人终被罚,董事长主动请辞收证监会罚单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董事长主动请辞的前一天,*ST凯迪刚刚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包括实控人陈义龙在内的23名董监高均在处罚名单之内。 

在调查中,陈义龙与时任财务总监唐秀丽还存在对抗调查等阻碍行为,“行为性质恶劣”,证监会拟决定,对陈义龙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唐秀丽采取十年市场禁入措施。 

事实上,仅隐瞒实控人身份未必构成当事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的结果。根据证监会调查,*ST凯迪与阳光凯迪及关联方形成大量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且未披露关联交易,或许是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具体而言,证监会的事先处罚告知书中披露了以下几次信披“迟到”的关联交易: 

2017年5月-2018年3月,*ST凯迪以支付工程款的名义,陆续通过子公司向中薪油武汉化工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支付 5.88 亿元预付款。陈义龙为中薪油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且该笔资金实际流入阳光凯迪及其关联方。直至2018年6月29日,该笔交易才在2017年报中披露。 

2017年11月,*ST凯迪向阳光凯迪全资子公司凯迪工程支付2.94亿元,该笔资金涉及6方复杂的股权、债权关系。陈义龙要求金湖科技退出某*ST凯迪子公司,退出资金用于凯迪工程偿还贷款,并安排*ST凯迪向凯迪工程支付2.94亿元,金湖科技对该子公司的股权投资就此赎回,但相关交易并未实际进行。该笔交易仍是在2017年年报中进行的披露。 

2018年下半年,北海市政府退还*ST凯迪预交的1.30亿元土地转让款,因*ST凯迪多个银行账户被查封、冻结,陈义龙决定以凯迪工程的名义接收该回款,并安排关联方中薪丰盈作为收款方。对于该次关联交易,直至2018年12月28日才得以披露。 

除此之外,*ST凯迪还存在8121.92万元重大债务违约未及时披露的问题。

*ST凯迪隐瞒实控人终被罚,董事长主动请辞

隐瞒实控人有何意图? 

*ST凯迪乃至其董事长陈义龙存在的问题实际上早就引发了关注。

2018年6月29日,湖北证监局在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中指出公司存在董事长陈义龙未在公司担任职务,但公司重要决策由其控制的情形。

而在当年7月16日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中,直截了当地问到了“陈义龙是否实质为你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控股股东阳光凯迪或其董事长陈义龙凌驾于你公司内部控制之上的情形或风险”。

在深交所当年7月18日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交易所也问到了“公司2017年之前财务资料包括会计凭证等需经阳光凯迪审批的原因,阳光凯迪在财务会计方面对你公司是否存在控制并享有实质上的决策权”。

由此可见,阳光凯迪遭到立案调查的首要问题指向了其隐瞒实际控制人身份的问题,而进一步的问题极有可能指向,实际控制人是否利用其身份操控上市公司,是否做出了有损于上市公司利益的事情。

资料显示,在过往多年的年报中,*ST凯迪始终表示公司控股股东是阳光凯迪,但也一直称因阳光凯迪股权较为分散,任何股东均无法依据持股比例或通过董事会多数席位的方式对阳光凯迪集团进行实际控制,也未采取其他方式对阳光凯迪集团进行实际控制,阳光凯迪集团不存在实际控制人。

但实际上,至少从2017年9月15日开始,随着华融系从股权和人员方面全面退出阳光凯迪后,阳光凯迪的董事会已经被陈义龙所控制,*ST凯迪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存在,那就是陈义龙。

既然*ST凯迪一直隐瞒实控人身份,那么就必定有要隐瞒的理由。

“隐瞒实际控制人身份便能够将上市公司的现状推给时任的董监高吗?那就看看巨额资金占用背后最终的得利者是谁吧!”对于陈义龙和阳光凯迪是否存在隐瞒*ST凯迪实控身份,一位接近公司的知情人士如是说。

中盈长江持有阳光凯迪25.59%的股份,而阳光凯迪持有中盈长江80%的股份。中盈长江董事长为唐秀丽,他同时也是阳光凯迪行管中心总经理。据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唐秀丽属于公司实权人物,掌管阳光凯迪的行政和财务,相当于陈义龙的大管家,而总经理杨晓璇也被曝出是陈义龙老婆的侄女。

2017年度,中盈长江的业绩补偿款应该是2.74亿元,目前未知是否已经支付了1亿元;此外,根据2015年资产重组中注入林业资产的承诺,部分林业资产若最终无法办理林权证,则大约有1.89亿元资金是无需支付给中盈长江的。但资料显示,这笔钱应该已经支付给了中盈长江,且中盈长江没有退还,故形成了资金占用。

由此可见,根据中盈长江与阳光凯迪的关联关系,巨额资金占用背后的最大得益者就是陈义龙,这恐怕也是*ST凯迪隐瞒实控人身份的深层次原因。

*ST凯迪隐瞒实控人终被罚,董事长主动请辞
*ST凯迪前董事长陈义龙

陈义龙辞职后公司能否翻盘? 

*ST凯迪曾经是一家风光无限的生物质发电企业,现在陷入如此泥潭,多少也反映了生物质发电行业在中国的发展现状。

生物质发电企业面临的困境之一是建设和运营成本相对较高。相比常规燃煤电厂,生物质发电厂上料系统复杂,运行成本高,维护费用大;而且生物质发电厂需要一定的厂外辅助人员,这使人工工资成本和管理成本提高。

其次,促进生物质发电行业发展的财政金融税收优惠政策出台也相对滞后,有关补贴政策与实际发展存在不适应现象。

补贴拖欠目前已成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普遍痛点。对此,生物质发电企业必须变发电为热电,大力拓展供热市场,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在加大燃料收购力度的同时,有条件或创造条件建设燃料基地,降低燃料成本;积极参与国内外两个碳交易市场,增加收入。

作为*ST凯迪的主业,生物质发电是个趋势,但是虽然需求在,市场却是假的,只要没有政策就没有单子。

在商业的战场上追趋势,早一步是先驱,早两步就可能变成了先烈。

*ST凯迪初期介入生物质能源太早,技术不先进导致早期投产的电厂成本太高,而同时期主流传统能源无论是价格还是效率,都还远没到被动摇的地步。

这样的“内忧外患”一直是凯迪生态的痛点,也因此,*ST凯迪的主业一直都没能真正成为想象中的摇钱树。

*ST凯迪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9亿元,同比增长5.62%;净利润亏损14.24亿元。预计到今年年底,亏损将扩大至16亿到18亿元。

陈义龙辞职后,在增补候选人员上,虽然董事会最终通过了相关议案,但是董事会成员意见出现分歧。

在选举副董事长孙守恩为公司董事长(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的议案上,董事王海鸥投弃权票,认为孙守恩副董事长年纪已满75周岁,当前凯迪生态面临错综复杂的局面,因此无法判断孙守恩是否具备足够精力带领凯迪生态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现在,即便陈义龙辞去董事长,*ST凯迪还有能力翻盘吗?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

*ST凯迪隐瞒实控人终被罚,董事长主动请辞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