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美生物连载五:夫妻假名 美啦美质押股权 合伙伙伴“反目成仇”

在《多美生物连载三:行政处罚 设备抵押 违约败诉赔钱 现金流紧张?》一文中,清扬君提到了广州多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美生物”)现金流紧张的问题。一个公司是否资金紧张,往往能在多个方面体现出来。

多美生物连载五:夫妻假名 美啦美质押股权 合伙伙伴“反目成仇”

经查询发现,武京(晶)磊和陈娟(陈玉)各持有多美生物50%的股权,而他们的关联公司广东美啦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啦美”)的股权结构和多美生物是一样的,武京(晶)磊和陈娟(陈玉)各持美啦美50%的股权。

细心的读者可能已经发现,武京磊和陈娟的后面都有一个括号,也就是说清扬君认为他们都有可能用了假名。

媒体报道美啦美的创始人、董事长为陈玉,CEO为武晶磊,而工商登记的股东为陈娟和武京磊;媒体报道多美生物董事长为武晶磊,而工商登记的股东为武京磊。据业内人士透露,陈玉和武晶磊是夫妻,是他们创办了美啦美以及多美生物,但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用假名。

清扬君最早关注到陈玉(陈娟)是2015年4月15日,上市公司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上证公函【2015】0341号《关于对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有关媒体报道和信息披露事项的问询函》时,对“2015年4月13日,多家媒体报道,健康元高调大举进军微商”等事项回复时称,本公司于4月10日曾召开《太太美之约新产品发布会暨庆功酒会》,本次会议与前述新闻报道中本公司与思埠集团的合作无关,本公司亦未邀请思埠集团工作人员参与。思埠集团的其出资人分别为吴召国、吴殿贵、赵浩然、曹伟平及陈娟等五人。

这说明陈娟(陈玉)其实就是思埠集团的重要核心人员之一。

资料显示,陈娟2015年9月1日从思埠集团退股,早在2012年8月17日陈娟和武京磊便注册了广州花肌粹化妆品有限公司。但花肌粹以及美啦美公司的快速崛起,几乎都是在陈娟离开思埠集团以后。由此推断,陈娟和武京磊夫妇的崛起,几乎是复制思埠集团的微商模式,甚至可能部分微商团队原来就是做思埠的。

多美生物连载五:夫妻假名 美啦美质押股权 合伙伙伴“反目成仇”

企查查显示,登记编号为“2220180802006901”的股权出质信息显示:2018年8月2日,出质人“美啦美”出质股权数额为228万元,质权人为蔡宝珠,出质股权标的企业为“广州力雅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力雅”)。

多美生物连载五:夫妻假名 美啦美质押股权 合伙伙伴“反目成仇”

按道理来讲,官网宣传“2018年年销售额将突破40亿元”的美啦美不会有资金链紧张的问题,更何况质押的股权只是区区228万元。如果美啦美想要通过质押股权增加企业的现金流,那么为什么不多融资一点呢?除非“美啦美”不想或者不能融资(股权不值)那么多钱。

有意思的是,出质股权标的企业“广州力雅”正是美啦美投资的公司。

资料显示,2018年5月30日,美啦美入股广州力雅,认缴金额428万元,持股42.8%。而质权人蔡宝珠正是广州力雅的创始人之一,持股20%;广州力雅的另外一个创始人、股东,兼法定代表人黄雪文持股37.20%。

为什么美啦美是认缴注册出资额度,而不是实缴出资呢?是不是美啦美没有现金出资而质押股权?这背后有没有另外的协议,比如美啦美拿订单作为注册资本等不得而知。

广州力雅的经营业务比较多,号称从外包材产品设计开发,模具设计制造,产品注塑,吹塑加工,印刷,烫金再到,成品调配,灌装一站式服务。包装器种类有化妆品包材、pet塑料瓶、pe塑料瓶、广口瓶、乳液瓶、喷雾瓶等。自主研制生产的成品:美容系列、护肤系列、护发系列、洗涤系列等。

不过,美啦美入股广州力雅后双方合作的并不理想。

多美生物连载五:夫妻假名 美啦美质押股权 合伙伙伴“反目成仇”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粤01民终14164号》开庭公告显示,2019年8月15日10点58分,黄雪文因股权转让纠纷上诉美啦美。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广州力雅股权已经被冻结。

多美生物连载五:夫妻假名 美啦美质押股权 合伙伙伴“反目成仇”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民五终字第4009号》民事判决书显示: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1执保337号》执行通知书执行了如下内容:广州力雅化妆品有限公司股东黄雪文被冻结372万股权、股东蔡宝珠被冻结200万股权。

虽然美啦美与广州力雅股东纠纷详情没有披露,但可以看出来广州力雅的两个股东蔡宝珠和黄雪文应该很后悔当初的决定。

当然后悔与武京磊和陈娟夫妇合作的不止广州力雅!

武京磊2018年8月13日退出广州峻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峻美”),武京磊退出前的广州峻美,实际上由三个股东,其中有一个股东是业内小有名气的某公司,因为武京磊关联公司的订单比较多,传闻股东内部矛盾不断,后来订单多到外包数个工厂的广州峻美净利润竟然惨不忍睹!害的小股东没钱赚,还受气,被工厂负责人讨要加工费,究其原因,估计只有广州峻美前实控人武京磊才说得清楚。

从武京磊陈娟夫妇的长期假名使用,到几个合作伙伴反目成仇,不难看出,多美生物和美啦美官网宣传的“诚”、“信”等核心价值观只是让别人看的,内心深处他们不仅不信任其他人,甚至还要给合作伙伴穿小鞋、捅刀子,这也难怪武京磊陈娟夫妇被人质疑借用假名,利用十多个品牌做微商圈钱,打着澳洲建厂的旗号忽悠国人,万一有风吹草动就可以借“开拓海外市场”之名,长期呆在国外。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