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猎手”方大系回归凶猛!刚当上控股股东就要“固权”!

即便是“国资猎手”方威变成了扶危济贫的“方大善人”,方大系的资本运作,却依然不改往日雷厉风行的风格。

“国资猎手”方大系回归凶猛!刚当上控股股东就要“固权”!

2月份连拉三板中兴商业,5月15日再度录得一板,或源于隔夜的一则消息。

5月14日晚间,中兴商业公告称,辽宁方大集团“基于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及对上市公司投资价值的认同,为增强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向方大集团及一致行动人外股东,要约收购股份2790.0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要约价格为10.75元/股。这一价格,较5月15日收盘价10.31元,依然高出4.2%。

今年4月,方大集团成为中兴商业的控股东,在执掌中兴商业仅一个月后,方大系就将巩固股权的计划提上日程。

事实上,近年来方大集团一直在大举收购重组国企,这一方式对于方大集团来说或许早已熟悉。

//

“低价”入主中兴商业混改?

//

4月10日,辽宁方大集团完成股份过户,成为中兴商业的实际控制人和控股股东。

3月29日,中兴商业公告,控股股东中兴集团书面通知,中兴集团向辽宁方大集团拟协议转让其所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8091.17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转让总价为5.29亿元。自此,搁置了5年的中兴商业混改,似乎宣告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5.29亿元的价格,似乎比起5年前中兴商业启动混改时的总价格低很多。

中兴商业于2014年8月19日停牌筹划重大事项。2015年1月4日,根据沈阳市国资委批复,决定终止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宜,并启动中兴商业集团改革重组工作。

在2015年5月8日的公告中,确定上海浙业投资有限公司为本次股权转让的拟受让方。而根据计算,上海浙业投资有限公司将以9.36亿元拿下中兴商业的控制权。不过,最后中兴商业接到中兴集团转发的沈阳市国资委《关于终止中兴商业股份转让工作的通知》,内容为“经研究,决定终止本次中兴商业29.95%国有股份转让工作”。

而据当时上海证券报消息,国务院国资委明确定性,这是主观故意出卖国有资产,致使国有资产流失。有说法是,中兴商业现在的合理估值应是售价的十余倍。

可以对比的是,4年后,方大系入主中兴商业,转让价5.29亿,仅为当初的一半。

也是在2014~2015年,盾安系和大商系竞争举牌中兴商业曾闹得沸沸扬扬,似均想在混改中拔得头筹。

2014年年初,“盾安系”旗下杭州如山创投通过二级市场,在短短四个交易日内,合计买入中兴商业2800万股流通股,占其总股本的10.04%,成功举牌中兴商业,并成为中兴商业的第二大股东。

同年6-8月,大商系旗下的大商管理通过二级市场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便抢下中兴商业15%股权,成为公司第二大股。

在公布2019年一季报中,大商系和盾安系依然是中兴商业的十大股东。大商系的持股比例为16.92%,盾安系的持股比例为6.05%。两者合计持有22.97%,但较目前方大系持股比例仍然偏少。然而2+3>1的可能性,似乎也是方大系出手要约收购的动机。

公开资料显示,中兴商业原大股东是沈阳中兴商业集团有限公司,属于国资控股。其主营业务为商业零售,包括百货、超市、网络购物平台等、主要分布于沈阳市核心商圈。根据年报显示,近5年来,中兴商业的业绩并不太大起伏,2014-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1.3亿、27.7亿、24.4亿、24.6亿和25.5亿,同期净利润为8369万、6987万、8867万、8458万和9029万。

//

国资猎手的悲喜人生

//

上世纪90年代的草根富豪迅速累积财富的方式,无外乎两种,要不是对经营不善的体制内企业进行的私有化改造,要不是通过信息不对称赚取差价。

方威则是兼而有之的“神童”。

1991年12月,方大集团的原点,由方威父亲创办的螺母厂,在方家与邻里乡亲的东拼西凑中筹齐启动资金。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的方威,在18岁的年纪在抚顺新钢担任学徒。

几年时间中,抚顺新钢因铁矿石价格接连下挫,欲出售铁矿抵债。这时候年轻方威展现出了惊人的眼光和魄力,力主收购了该处铁矿。随后,铁矿石价格在一年内翻翻,方威则借此实现了原始累积。

2002年,方威瞄准了经营不善的抚顺炭素,通过注资的方式实现了国有资产的民营私有化。而方威也那时候才不到30周岁。

随后的三年里,方大集团先后重组了莱河矿业、沈阳炼焦煤气、成都蓉光炭素、合肥炭素等公司。据资料显示,到了2005年年末,方大集团拥有总资产13.95亿元,当年净利润2769万元。

2006年,抚顺炭素成为了方威在资本市场上的旗舰,方大炭素的核心资产之一。凭借股权分置改革+无现金资产重组,方威实现了借壳海龙股份并置入炭素资产的一系列针对上市公司的改造。当“方大炭素”的名字取代海龙股份成为资本市场的明星时,方威年仅33岁。

2009年,36岁的方威瞄准了更大的改制对象。当年7月,南昌钢铁厂借助旗下上市公司南昌长力钢铁(长力股份)发布公告,江西省冶金集团拟通过转让南昌钢铁57.97%股份实现国有股改制。而即使是在股权分置改革的是非对错占据头版头条的那些年中,南昌钢铁向方大集团的让渡,也引起了市场的强烈关注。通过“巧合”竞购条件设置,方大集团以民营企业的特征,加上其他民营钢铁无法企及的让渡方资产负债要求,从宝钢、华菱钢铁手中夺食南昌钢铁。

在收购海龙科技和南昌钢铁之后,2011年,方大集团又收购了东北一家进入破产重组程序的国有上市公司*ST锦化,后更名为“方大化工”。2012年,在江西省政府的推动下,方大集团将江西九江萍钢纳入麾下,通过资产重组成为控股股东。

但是不久之后,方威开始陷入麻烦。

2014年6月2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显示,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了方威的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职务。彼时媒体报道,方威因受到前江西省省委书记苏荣贪腐案的牵连,已经失联超过1个月时间。在几天的消息发酵之后,方大系三家上市公司方大炭素、方大特钢与方大化工同时发布公告,称方威本人确被革名人大代表,但因方威本人不在上市公司任职,故不影响上市公司正常运营。

对于失联的传言,上市公司出具了控股股东方大集团的函告,称方威并未失联。

拔出萝卜带出泥。虽然核实后的方大收购南昌钢铁并不暗示方威与苏荣贪腐案件的直接关联。但在2017年,前江苏省国资委党组书记李天鸽因滥用职权受审。而审判书显示,李天鸥在担任江西省国资委党组书记、主任、省国资委南钢公司改制重组领导小组组长期间,滥用职权,使得方某集团低价受让了南钢公司57.97%的省属国有股权,导致特别重大的公共财产损失。

//

风波之后

//

方威似乎从不喜欢抛头露面,而他的人身自由被曲意解读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方威在苏荣落马后很久一段时间都没有露脸,只在官网留下了《不允许集团员工参与邪教》的新闻。直到2015年4月,整整过去快一年时间,“方主席”的名字,才再次出现在方大集团的官网上。

2015年3月,方威利用10天时间,到所有方大集团主要子公司“视察”了一遍。方威表示:“各企业要坚定不移地坚持听党的话、跟党走的政治方向,坚持依法办企,依法兴企;努力为员工谋福祉。”当年10月,方威“抽出时间”回到方大特钢(即原南昌钢铁)所在的江西,指导方大特钢的定点扶贫行动。

而在过去的四年中,国资猎手方威,俨然变成了“方大善人”。

2018年春节前后,方威的“厚爱”,已经借助方大系钞票墙发奖金的视频,出现在了社交媒体之中。

2018年2月9日,方威在集团总部会见了兰州市委市政府考察团一行,兰州市委书记李荣灿在肯定了方大炭素(旗下子公司兰州炭素为兰州纳税大户)在兰州的贡献之外,特意提出兰州市医疗资源匮乏,希望方大集团“自身优势积极投入到兰州医疗事业建设中”。

而方威表示,方大集团的医药板块“是非盈利性的,是为人民服务、是为了落实党的精神。”

可有意思的是,就在几天会晤之前,方大集团便已经买入东北制药6.86万股股份(未披露)。此后4月份,辽宁方大参与东北制药混合所有制改革,认股7510万股,持有13.20%,似是对进入医疗领域早有预谋,也并非如前所述“是非盈利性”的。

2018年4月的方大集团年度会议上,方威还道出了,“2020年之前,全方大集团没有一个贫困员工和家庭”“等我老了干不动的那天,整个方大集团捐给党和政府”。

而在资本市场上,方威的角色,从国资猎手开始,似乎在向国资救星的方向靠拢。

今年4月30日,北方重工利完成司法重整,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正式成为北方重工第一大股东。而在完成北方重工重组之后,方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北方重工基层员工加薪50%。

而在此前的中兴商业混改落实后,方威第一时间召开了干部大会,特意强调:“在辽宁省委、省政府和沈阳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依法依规成为中兴商业第一大股东”。

//

国资猎手重新启程

//

事实上,对中兴商业的收购,或许只是方大系刚刚吹响国资重组号角。

根据天眼查的信息显示,方大系已经联合国资成立了沈阳盛京方大混改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该基金的股东分别是辽宁富安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江西方大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萍乡萍钢安源钢铁有限公司、上海沪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沈阳盛京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沈阳盛京安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沪旭投资和江西方大钢铁实控人是方大集团的实控人方威,萍乡萍钢也是方大集团控股的公司。而沈阳盛京资产管理公司和沈阳盛京安汇资产管理公司则是沈阳市的国资控股。

近年来,方大系在沈阳已经展开了一些列的国资收购。

2018年,东北制药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方大系通过购买非公开发行股份、集中竞价交易等方式四次变更持股比例。

实控人变更前,东北制药集团持有上市公司 17.54% 股份,沈阳盛京金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 3.48% 股份,东北制药集团和盛京金控的最终实控人都是沈阳市国资委。

而在今年3月,方大集团在入主中兴商业的同时,确认并承诺,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参与北方重工司法重整,一次性向北方重工投资不低于人民币15亿元且持有不高于重整后北方重工42%的股权。

据悉,这一系列收购是得到沈阳市政府认可的。方大集团官网介绍,周波副书记充分肯定了东北制药实施混改以来取得的显著成效。

这种认可或许是基于方大集团过往对国资重组的“丰富经验”。

2018年初,西宁特钢公告称,公司的控股股东西钢集团与方大集团筹划重大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自2015年以后,西钢集团已连续三年亏损。由于生产成本提高及财务费用高企,2017年净亏损约7亿元。眼看方大集团又要重演曾多次上演的“蛇吞象”。然而半年后,这场收购却意外落空。

落空的或许不只是对西钢集团的重组。2018年12月西林钢铁被建龙集团收购,有媒体报道称,方大集团曾“半路搅局”,不过最终并没有搅局成功。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