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须有“五宗罪” 澳优澄清杀人鲸沽空指控 股价昨日跳水今回落

莫须有“五宗罪” 澳优澄清杀人鲸沽空指控 股价昨日跳水今回落

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8月16日,澳优发布澄清公告并公布上午九时复牌。截止当日收盘,最新总市值已回落至179.13亿。”

8月16日,澳优发布澄清公告并公布上午九时复牌。截止当日收盘,最新总市值已回落至179.13亿。最新总市值已回落至179.13亿港币,截至发稿时,股价上涨13.46%。

可就在昨日收盘前,港股上市乳企澳优(HK.1717)已紧急停牌,报9.73港元/股,下跌20.11%。始料未及的是,停牌之前,澳优乳业遭到了沽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又称“杀人鲸”)的质疑。当天该机构公布了一份长达41页的中英文做空报告,指责澳优存在夸大营业收入等五个问题。

在杀人鲸的报告中显示,澳优存在夸大营业收入、误导中国消费者、隐藏成本,并且通过未披露关联方交易让高管们得以隐秘地谋取私利等行为。随后,澳优发布公告称,BLUE ORCA CAPITAL的这份报告具有失实和误导性,暂时停牌以发布澄清报告。

澳优今天一早再度发布的详细澄清公告中,字句确凿地强硬反击了杀人鲸做空报告中提出的5大质疑。

1杀人鲸指控和澳优澄清之战

据悉,在沽空报告中,该机构资本指控澳优进口婴幼儿配方奶粉数量远低于其声称的数量,且澳优夸大其收入及利润。

莫须有“五宗罪” 澳优澄清杀人鲸沽空指控 股价昨日跳水今回落

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对此,澳优方面称,有关指控毫无根据,海关等数据才是最可靠数据源。且强调,其婴幼儿奶粉产品之所有进口数据均得到相关文件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发出的官方文件支持。

对于沽空机构指控婴幼儿奶粉产品的收入被夸大,澳优表示对方的收入计算基准存在问题。首先,有关计算仅基于所声称之估计进口值,其乃根据该报告所提述之进口代理商之装运数目而非实际进口值得出。第二,有关估计经扣除本集团于相关期间之存货水平(而非于中国的存货)而达至。第三,有关估计并无计及于进口婴幼儿奶粉产品送达长沙工厂后本公司所产生之间接成本及所进行之增值过程。最后,有关估计并无计及向本地进口商采购进口基粉(主要来自新西兰)。

同时,杀人鲸资本指控澳优低报人工费用,其盈利水平远低于综合财务报表披露的水平。

对此,澳优方面指出,杀人鲸资本所声称的低报员工成本,乃主要由于本公司的综合财务报表(其采纳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与其荷兰附属公司(即AusnutriaB.V.及其附属公司)的综合财务报表(其采纳荷兰公认会计准则(「荷兰公认会计准则」))之若干开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人员费用、社会保障费用及其他开支(包括差旅费用、膳食及其他津贴))(「该等开支」)披露差异所致。

该等开支根据荷兰公认会计准则于Ausnutria B.V.之综合财务报表内披露为员工成本之一部分,惟该等开支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以作披露目的于本公司之综合财务报表内并无计入员工成本之一部分。倘Ausnutria B.V.之财务报表不包括披露该等开支,Ausnutria B.V.之员工成本将仅分别占本集团截至2016年及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之总员工成本约57.6%及52.9%。

在该等情况下,澳优公司认为该报告就此作出之指控为完全不实及毫无根据,而该报告得出有关本公司及其财务业绩之结论为不正确。

另外,沽空机构资本指控佳贝艾特在中国及欧美官网宣传不一致,对于婴幼儿配方羊奶粉的成分提出质疑,认为佳贝艾特在误导中国消费者。澳优方面对其指控均已否认,认为其指控依照不正确并根据不完整之资料得出的结论。

莫须有“五宗罪” 澳优澄清杀人鲸沽空指控 股价昨日跳水今回落

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澳优公司还被指控内部中饱私囊进行虚假交易进而秘密输送利益。报告指出澳优并不拥有云养邦香港的任何权益,云养邦香港反而由澳优的首席财务官王炜华全资拥有;因此,杀人鲸资本进一步指控于2019年7月进行的云养邦香港40%股权收购事项,为让知情人士从中谋利。

而澳优澄清报告中指出:兹提述本公司日期为2019年7月8日的公告,内容有关(其中包括)收购云养邦香港(「收购事项公告」)。2016年5月23日(即云养邦香港之注册成立日期),本公司与王先生订立信托契据,据此,本公司、林先生及赵先生(彼等连同其他3名个人,组成澳优营养品平台之管理层)以及瞿先生(作为被动投资者)(彼等作为财产授予人)委任王先生(作为受托人),代表财产授予人作为受益人持有云养邦香港之全部股权。

根据信托安排,财产授予人亦为各自股权之实益拥有人,而王先生须于行使彼作为云养邦香港已发行股份之唯一登记持有人之权利及权力时代表财产授予人行事。2019年7月3日,按照所有财产授予人之要求,王先生分别将云养邦香港60%、30%及10%股权之法定拥有权分别转让予香港买方、卖方A及卖方B。

简而言之,王先生仅为代名人股东,彼从未成为彼所持有之云养邦香港之任何股份之实益拥有人。由于王先生在收购事项公告日期不再持有云养邦香港股份之任何法定拥有权,故收购事项公告并无提述王先生。

最后,杀人鲸沽空报告还指出澳优与3家据称由公司现任或前任高管控制的分销商进行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

澳优则反击回应:本公司谨此强调,导致二零一二年曾出现暂停买卖之事宜已圆满解决,其股票已于2014年恢复买卖。自此以后,本公司一直保持良好的企业管治及内部控制系统。

该报告所载有关本集团之分销商充作独立性一事乃与事实不符。于本公告日期,就董事会所深知及确信,确认该报告所提述本集团之全部三家分销商并非关连人士(定义见上市规则)。尽管本公司于若干分销商拥有间接少数股东权益,他们并不视为关联方(按国际会计准则24号-关联方披露规定之涵义)或鉴于本公司与该等分销商之间的交易金额不重大,毋须根据相关会计准则作出披露。

澳优重申:概无公司的董事、最高行政人员或高级管理层(被视为公司之关连人士)于有关3家分销商实益拥有任何权益。公司与其分销商之间的业务关系乃受分销协议及相关指引所规管,所有分销商之间的条款大致相同,且近年并无重大变动。

2澳优为何让人“红眼”?

据了解,澳优一直处于良好的运营状态之中。特别是自2015年到2018年,公司的营收从21亿增长至54亿;近年来公司的估价涨幅比较大,四年里最高涨幅超过了11倍,从中体现出了澳优所具有的实力和潜力。有专家分析,也许正是因为澳优出色的表现才引得海外做空机构的注意。做空机构的本质是谋利。它们通常选取表现突出的上市公司作为狙击目标,然后做出一份做空报告,引起市场恐慌,最后等其股跌而从中谋利。杀人鲸资本于发表该报告之前或之后,从无与澳优或其任何董事联络或寻求澄清。澳优公司表示并不知悉与杀人鲸资本相关各方之身份,且亦根据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网站之可得数据,杀人鲸资本并无获发于香港进行任何受规管活动之牌照,包括提供投资建议。此次杀人鲸“狙击”澳优乳业,发布做空报告当天,澳优市值在2小时内蒸发41亿港元。

莫须有“五宗罪” 澳优澄清杀人鲸沽空指控 股价昨日跳水今回落

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在澳优的2019年半年报中提到,据欧睿调研数据,2018年佳贝艾特羊奶粉全球销量第一;尼尔森调研及中国海关数据显示,于2019年中期期间,在1至3岁年龄段进口配方羊奶粉市场中,佳贝艾特产品占中国市场销售额的64.4%,占进口配方羊奶粉总量的61.7%。

如此亮眼的成绩单,难免不会让人打起“算盘”。面对来自美国佬做空报告的质疑和恶意,澳优作出了专业、有说服力的解释,这一次澳优凭实力给了对手有力的回击。澳优这一次成功的“反狙击战”可以说也为业界带来了深思与警示!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