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化努力乏善可陈,400亿转让15条约束,格力电器混改各怀心思

富凯摘要:董明珠与格力集团之间矛盾重重,明确表态不接受“野蛮人”参与此次交易,未来的新东家要面临一些挑战。

作者|川扇假,微信公众号:富凯财经(ID:fukaicaijing)

格力电器的混改早在2014年就有风声传出,但一直没有动静,而四个月前,格力电器的第一大股东珠海格力集团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转让所持的15%的格力电器股份,这一消息迅速引来外界的极大关注,毕竟收购15%的股份金额超过400亿元。

让人略感意外的是,这次格力电器似乎要动真格的了,控股股东格力集团8月12日函告格力电器,珠海国资委已原则同意本次格力电器国有股权转让项目公开征集受让方方案。

多元化努力乏善可陈,400亿转让15条约束,格力电器混改各怀心思

方案显示,格力集团此次转让所持格力电器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意向受让方需缴纳63亿元作为保证金,股份转让价格不低于44.17元/股,即转让总金额不低于398亿元,若交易达成,格力集团将只保留3.22%股份。

意向受让方应具备三方面资质条件,并签订15项承诺函,其中包括“保持上市公司管理团队稳定”、“保持上市公司独立性”、“上市公司注册地和经济贡献”、“避免与上市公司同业竞争”等。

大白马被抛弃了?

对于混改,这是一个比较纠结的问题,一方面是大批活不下去的民营企业,哭着喊着求国家收购,努力想把自己的身份混成国字头,另一方面一些国有企业要解决大企业病,同时激发企业活力必须引进社会资本。在这个资本的围城中,总是有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

不同于电信领域的联通混改,别看进来的都是互联网大佬级公司,但参股方不仅人多,数量也不少,有的公司就参股几亿资金,实际上上船的意味更重,联通的控制权依然在国资手中,在关系国计民生、国家战略的核心产业,国有资本是进一步集中的,不可能退让。

而此次格力电器混改则走得远些了,是一个民营资本获得控制权的案例,当然引发人们更多的想象,这代表了国有经济力量从竞争性经济领域完全退出的趋势,这类企业是混改力度比较大的企业,一些地方国有控股甚至调整为参股,所以在得知格力电器混改方案后,有投资者喊出“格力电器混改来了,贵州茅台还远吗”。

最近两年中国股市频频出现白马股暴雷现象,辅仁药业、康美药业、康得新等涉嫌造假现出原形,还有最近东阿阿胶、涪陵榨菜等因为中报业绩增长不及预期而股价大跌,所以董明珠被媒体问及白马股爆雷情况时候,她信誓旦旦表示格力电器不会暴雷,给股东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格力电器即将实施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向股东每10股派现15元,共计90多亿元,而在今年3月份,格力电器实施的2018年半年度权益分派,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6元人民币现金,共计36亿元,格力电器也被称为“A股最大方的上市公司”。

格力电器的混改之所以被人们关注,正是源于企业强大的盈利能力,此次混改受让的价格约在400亿元,按照格力电器每年4%的分红水平,锁定三年后再算上格力电器的市值增长,资本年化收益在15%左右并非难事,所以格力电器混改计划出台后,不仅是投资者兴奋,一些大型企业也纷纷传出消息要参与进来,好企业自然容易招蜂引蝶。

那么格力电器原大股东格力集团真的愿意把这么一块优质资产以44.17元/股这样的白菜价卖掉吗?当然不会了,说着“忍痛嫁女”实际上要的嫁妆着实不低,具体来看,受让方须具备三大要求,首先意向受让方要是单一法律主体,具有合法资金来源,商业信用良好,这就把那些私募机构和上了董明珠黑名单的险资排除出去了;其次意向受让方应有助于促进上市公司持续发展,有能力为上市公司引入有效的技术、市场及产业协同等战略资源,因此带着钱来不行,还要能够给格力电器带来新的资源力量;最后意向受让方拥有推进珠海市产业升级或产业整合的资源,意思很简单,女儿嫁过去,这个娘家的事情你就得帮着管。

按照这个要求去细数,之前传闻的富士康能够参与的机会并不大,反倒是和董明珠相爱相杀的小米雷军的呼声更高。只可惜这样的机会也较为渺茫,因为意向受让方承诺中提到,在受让股份之后,这些股份的锁定期不低于36个月,而且意向受让方不存在有损格力电器利益的关联关系和利害关系,要避免与格力电器有同业竞争。

多元化努力乏善可陈,400亿转让15条约束,格力电器混改各怀心思

虽然小米2018年财报中现金总储备达到了391亿人民币,但其并不太可能将资金投入到格力电器之中,而且小米已经介入到空调这一领域,从去年的999元的挂式空调到今年的2999元的米家互联网立式空调C1,已经与格力电器形成正面竞争关系。由于方案中提到,若意向受让方为境外投资者,需提供所在国(地区)有权机关核发的证明境外法人/合伙企业等主体资格的证明文件,而此前5月22日,格力集团召开意向投资者的见面会,厚朴资本、高瓴资本、百度、淡马锡等25家机构投资者现身,预示着格力电器的混改步伐可能大到允许境外投资机构进入。

珠海国资委正是希望借助格力电器的金字招牌,招揽全新的资本力量,不仅为格力电器提供助力,更为整个珠海产业提供资源,因为参与受让的任何单一法律主体,受让股份不得低于格力电器总股份的5%,这样算下来,出价不低于130亿元,如果单纯由管理层或实业企业来接盘会有较大的资金压力,因此董明珠入局的几率大为降低。

虽然格力电器有董明珠这样的强势领导存在,但它并不是顺风顺水的,董明珠与格力电器大股东格力集团之间就矛盾重重,在此前混改方案提出后,董明珠就明确表态不接受“野蛮人”参与此次交易,并表示股权转让决定并未事先与她本人商量,作为大股东的格力集团,跟格力电器管理层的敏感关系,被再一次放大。股东层面和高管层面可能在这次引入新股东方面并没有那么一致,毕竟上海家化创始人葛文耀引入平安后被扫地出门,万科创始人王石与宝能系的明枪暗战后以失败收场都预示着,企业管理层与资本方的竞争中往往处于弱势。

从2006年开始,格力电器了启动股权分置改革,完成了混合所有制改革,大股东格力集团股份大幅削减,对上市公司控制力逐步下降,而格力电器管理层逐渐拥有了一定的投票权,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以董明珠为首的经销商系话语权似乎越来越大。董明珠可以怂格力集团,因为它背后是珠海国资委,做起事情总要讲究大局观,而资本方则不会这么大度,在利益至上的前提下,再强势的管理层都要败给投票权。

线上销售弱势多元化未见起色

此次格力电器混改,明面上是给它寻找新的战略资源,内在也是因为格力的空调业绩面临着压力,而多元化发展未见结果。众所周知董明珠在与雷军的“10亿”赌约中赢了,5年前,在央视年度经济人物颁奖典礼上,雷军、董明珠同台领奖,半开玩笑间,双方立下了那个赚足眼球的赌注,“五年之内,如果我们的营业额击败格力的话,董总输我1块钱就行了。”一向姿态强硬的董明珠当即驳斥不可能输,并将赌注一下子提升至10亿元。

小米披露2018年实现营收1749亿,而格力电器营业总收入为2000.24亿元,但这赢的并不轻松,2018年格力电器在四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00亿,占据全年营收25%份额,是历年来非常高的,这被业内视为董明珠为了赢得赌约而推动营业收入增长,但这可能就会造成企业这部分的净利率较低,而且格力电器在智能装备、芯片研发等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这部分收益还不能实现,也会造成企业的净利率偏低,因此格力电器的净利率七年来首次下降。到了2019年一季度,格力电器收入同比增长2.49%,比起去年同期的33.29%,增速有了明显的下滑,在营收规模上也被小米超越。

多元化努力乏善可陈,400亿转让15条约束,格力电器混改各怀心思

格力电器净利润水平变化

今年6月,格力电器举报竞争对手奥克斯空调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让人们不禁感叹空调行业的竞争已经激烈到赤膊上阵的地步了,且不论这种把竞争对手产品大卸八块由自己的技术人员进行分析评判,是否合理公正,如果这种做法广泛出现,恐怕就是行业乱战了。

因此在格力电器表示将继续通过各类渠道不限量购买奥克斯空调产品,并通过自有实验室、委托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后,事情便没有结果了,造出的声势效果已经显现,真要是落井下石,奥克斯也是敢照猫画虎的。

奥维云网在其披露的《2018年中国空调市场总结报告》中显示,从2018年空调市场的零售渠道来看,线上销售总金额612亿元,共计销售2060万台,同比分别上涨了19.7%和13.7%;线下渠道销售总金额为1399亿元,共计销售3643万台,同比下滑1.5%和4.2%。传统线下的销售模式因为经销商渠道的层级,需要让利的原因,降价的空间比之线上并不灵活,而对于价格不敏感的一二线空调市场如今已接近饱和,多是些存量换新的市场,反而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市场,对于价格敏感性更强,更愿意从促销手段多、折扣力度大的线上采购空调。

作为空调领域的老大哥,格力多年深耕线下,在全国拥有着庞大的经销商渠道,长年占据着线下销售第一的位置,而奥克斯主动改变了传统线下压货分销的模式,基本剔除了经销商售卖,改为了互联网直卖,具备了更灵活的价格调整机制,通过低价格快速渗透的方式抢占市场。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奥克斯线上份额为30.3%,同比增长6.6%,仅次于美的,位居第二,而同期格力线上的市场份额仅为18%,同比下降了6%。

如果追求产品质量,毋庸置疑,选择格力空调,空调最核心的几个部件压缩机、电机、冷凝器,格力都是自己生产,自产自销,使品质得到了完全的保障;如果注重价格,可以选择奥克斯空调,价格实惠,很适合居家使用。但随着小米空调的入局,低价竞争的水再次被搅浑,其打出的“年轻人的第一台空调”更是让格力头大,它如今虽然线下份额依旧强势,但却面临着线下增长乏力、线上份额被抢的尴尬局面。

想当初董明珠也想把手伸向小米核心产业手机市场,但格力手机最终做成了一个笑话,三代出世均销量惨淡。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各行各业都开始交叉渗透到其他行业,格力电器除了手机外,也已经介入厨电和高端制造领域,格力在做空调的时候掌控了从上游压缩机、电机等零部件研发生产到下游废弃产品回收利用的全产业链,在这个过程中对高端装备早有涉及,其“多元化”主要是空调产业链的纵向做深,横向扩展的幅度有限。

格力电器的打法也是不断跟着市场趋势进行调整,2012年格力电器推出了冰箱产品,2013年,格力电器又成立大松生活电器,主推小家电产品,在2016年提出在智能家居方面加速转型,这两年逐步加大对生活家电的重视和宣传,在2018年将通信设备单列为重要的战略板块。

但这一系列努力收效甚微,并未在市场激起浪花,在2015年空调行业展乃至家电行业最难熬的这一年,格力不在家电领域恋战,转而加入智能手机大战,结果依然不尽理想,而曾经的大热门新能源汽车不提也罢。近两年格力电器提出的高端制造最终也是为其产业链服务,芯片也处于研发阶段,整个格力电器的业绩表现依然落在空调领域,所有的多元化努力只是让格力电器空调业务营收占比,由此前的约90%的比例,降至如今的78%。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本文由富凯财经原创,转载联系后台,侵权必究!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