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爹”想追老干妈?没那么容易

11月23日,历经5年4次IPO的仲景食品(300908)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老干爹”想追老干妈?没那么容易

由于主营香菇酱,仲景食品被称为“香菇酱第一股”,又因为在招股书中对标“老干妈”,被戏称为“老干爹”。

然而,上市不到一个月,仲景食品股价相比上市首日,已从120多元跌至百元以内,截至12月16日收盘,仲景食品股价报收95.85元/股。

仲景食品股价下跌背后,既有投资者对其稳定盈利能力的担忧,也受其与身后“宛西系”存在大量关联交易影响。

毛利率整体下滑

仲景食品IPO发行2500万股新股,发行价格为39.74元/股,发行后总股本为1亿股。顶着“香菇酱第一股”的头衔,仲景食品上市首日股价暴涨203.98%,报收120.8元/股,市盈率高达131.82倍。可是,股价上涨态势并未延续,下跌多日后股价一直徘徊在90元上下。

“仲景食品此前股价过高,只有市场认同它的故事和价值,才能支撑高股价。”一位投行人士对支点财经分析道。

“老干爹”想追老干妈?没那么容易

仲景食品上市后股价走势图

那么,二级市场不看好“老干爹”背后,是受哪些因素影响?回答这一问题之前,有必要回顾下仲景食品的发展历程。

总部位于河南西峡县,成立于2002年的仲景食品,起初主要以花椒油等调味配料为主营业务。

2008年,仲景食品利用“西峡香菇”资源优势,结合香菇综合加工利用技术,率先研发出香菇酱系列产品,成为国内首创香菇酱品类的公司。此后,仲景食品以香菇酱为代表的调味食品得到大力发展。

尽管仲景食品的调味食品比调味配料起步慢,但创收能力却是后来居上。仲景食品招股书显示,今年上半年,调味食品和调味配料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9亿元、1.4亿元,各自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59.72%、39.95%。

“老干爹”想追老干妈?没那么容易

仲景食品主营业务收入构成

(数据来源:仲景食品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仲景食品的调味食品和调味配料毛利率均有所下滑。其中,以香菇酱为代表的调味食品毛利率,从2017年的52.91%下降至2019年的42.01%;以花椒油为代表的调味配料毛利率,对应从37.07%下降至36.23%。

两大主营业务毛利率的下降,也导致仲景食品的毛利率,相应从45.56%下降至42.01%。

仲景食品表示,公司毛利率下降主要受香菇、牛肉等原材料涨价因素影响。2019年受原材料涨价影响,各单品毛利率均有所波动。

今年前三季度,仲景食品的毛利率和净利率虽有所提高,但毛利率未能恢复到2017年水平。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仲景食品对上游原材料议价能力的不足,导致盈利能力受到一定制约,这或是影响二级市场对其态度的因素。

存在大量关联交易

“老干爹”还有另一个令人瞩目的问题,就是它的关联交易。

或许很多人都在纳闷,为何食品企业的名字里会出现“仲景”?这就不得不提到它背后的大股东河南省宛西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宛西控股”)。

宛西控股成立于2014年,是仲景宛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宛西制药”)为上市分立新设的控股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宛西制药和宛西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均是孙耀志。目前,孙耀志持有宛西控股44.08%股权,而宛西控股对仲景食品持股比例为39.43%。

因身处医圣张仲景故里,宛西制药发挥仲景品牌优势,并推出了仲景牌六味地黄丸等知名中成药。经过多年发展,以宛西制药为代表的“宛西系”布局逐步扩大,涉及工业、农业、商业、医疗、养生和食品六大板块。正因“宛西系”涉及领域广泛,仲景食品于是与之产生了大量关联交易。

仲景食品招股书显示,它与“宛西系”的关联交易涉及关联采购、关联销售、关键人员管理薪酬、关联担保等。

“老干爹”想追老干妈?没那么容易

其中,今年上半年,仲景食品向“宛西系”采购辅助材料、食堂餐饮服务、物流服务、办公用品等,相关采购总额为132.06万元。而在2017年,这一数字为798.93万元。

仲景食品还向“宛西系”销售香菇酱、牛肉酱等调味食品。今年上半年,相关销售金额为284.26万元。而在2017年,对应数字为665.55万元。

尽管仲景食品与“宛西系”的关联交易额呈下降趋势,但其中的“不同待遇”仍饱受诟病。

譬如,2017年至今年上半年,仲景食品向“宛西系”销售的产品,售价均低于非关联方,价格差异率也从最低的-3.18%扩大为-9.91%。

“老干爹”想追老干妈?没那么容易

不同版本招股书数据“打架”

仲景食品5年4次冲击IPO的过程中,出现了四个版本的招股书。不同版本的招股书,出现了数据差异明显的情况。

譬如,在2017年、2019年披露的招股书中,都有2016年前五大供应商的数据。2017版招股书显示,仲景食品在2016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1.21亿元,而在2019年招股书中,相应数据变为1.34亿元。

“老干爹”想追老干妈?没那么容易

“老干爹”想追老干妈?没那么容易

2017版招股书显示,2016年仲景食品第一大供应商为西安腾达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腾达”),当年仲景食品向西安腾达采购金额为5533.34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金额的比例为18.87%。

而在2019版招股书中,仲景食品在2016年向西安腾达采购金额为6252.68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金额的比例为19.66%,之间数据差为719.34万元。

不仅如此,2017版招股书显示,北京川渝鸿发商贸有限公司、大冶市华兴玻璃有限公司,分别位列公司2016年前五大供应商的第2位、第4位。而在2019版招股书中,上述两家公司却从名单中“离奇消失”。

支点财经记者注意到,仲景食品2020版招股书中,可追溯最早的财务数据是2017年相关数据。因此,2017版和2019版招股书中关于2016年供应商的各项错乱数据,无法在最新招股书中核实,从而变成了“谜案”。

在最新招股书中,仲景食品还将“老干妈”列为了对标对象。

然而,业内人士并不认可这一对标做法,原因是老干妈2019年的营业收入突破了50亿元,而“老干爹”相应数据仅为6.28亿元。同时,老干妈是在全国热销,甚至远销海外,但“老干爹”主要在华北、华东和华中区域进行销售,两者目前并不具备可比性。

放在食品行业大类中,仲景食品的规模也不算大。Choice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2月14日,A股食品行业共有75家公司,今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的行业均值是45.12亿元,仲景食品在其中排名第62位。

尽管出身名门,“老干爹”想追上老干妈,也并不容易。

“老干爹”想追老干妈?没那么容易

仲景食品行业地位

(以2020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计)

内容来源:支点财经

作者:满山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