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电能IPO:难以破解的诡异“穿越”

苏文电能IPO:难以破解的诡异“穿越”

《电鳗快报》文/高伟

早在9月底,苏文电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顺利通过创业板IPO审核。但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该公司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几个匪夷所思的“穿越”,更是令投资者疑窦丛生。《电鳗快报》已就相关质疑向公司发去了求证函,但两个月过去了,却杳无音信。

苏文电能到底有哪些“穿越”?

分包单位玩穿越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常州国辉工程服务有限公司”一直都是苏文电能第一大劳务分包单位,2017年就以831万元的金额,占苏文电能分包总额16.35%的比重。但与此同时,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常州国辉工程服务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8年4月。

在此背景下,苏文电能是如何在2017年就使这家公司成为第一大分包单位的?时至2019年末,“常州国辉工程服务有限公司”的实缴资本为零、员工社保缴纳人数仅为4人,市场质疑,这样一家公司是否能与2019年两千万元以上的分包服务匹配?

数据穿越没了

《电鳗快报》还发现,招股书中,苏文电能披露了2017年至2019年之间的关联交易情况,其中2019年与碳元科技(及其子公司碳元光电)的交易含税金额为2378.3万元,税后为2168.10万元。而碳元科技2019年年报中披露,与苏文电能所发生的的关联交易金额为2370.76万元。

二者数据虽然相差不多,却也有数万元的差距。市场质疑,两家公司的这笔交易,数万元“穿越”到哪儿了?

关键信息消失

常州市能闯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作为苏文电能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0.45%,杨守彬为该企业主要股东之一。据企查查信息,其所持有股权于2020年5月7日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冻结。按照相关规定,持股比例5%以上的股东股权出现变动、冻结等现象,均需及时披露。

虽然该股权冻结日期为2020年5月,发生在招股书说明书递交之后,然而至今已4个多月,苏文电能也将马上上会过审,之间却迟迟没有披露。

此外,苏文电能下属的苏文电力工程公司厦门分公司,2014年就因经营异常被“吊销”营业执照之事在招股书中也未提及。

同时,据招股书说明书,新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九洲集团、碳元科技、常州市百兴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江苏恒联置业有限公司、常州市恒隆特种线材有限公司、常州凯达重工科技有限公司等均为苏文电能的关联方客户单位。而与这些客户单位的关联交易,除九州集团和碳元科技外,招股书中均未发现披露其余关联方客户单位的交易信息。

苏文电能对招股书中信息做了选择性披露,意欲何为?

做过跑路P2P发起人

《电鳗快报》据了解,2013年9月,苏文电能作为发起人之一组建了福田小贷,注册资本25000万元,苏文电能计划出资2000万元、占股比为8%。据招股书披露,福田小贷在设立登记期间已到位资金走向就发生异动,相关涉事人员随即进入失联状态,常州市公安局于2015年12月立案侦查,目前该案件正处于侦查阶段,福田小贷于2018年6月被吊销营业执照。

在本案中,苏文电能虽然因尚未实际出资,因此未遭受直接的经济损失,但是考虑到公司在发起设立福田小贷时,选择合作伙伴不够谨慎,苏文电能对外投资的风控是否存在重大瑕疵同样是值得关注的。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