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IPO之路曲折,部分信息存疑,至今未公布反馈!

作者丨向北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作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郎酒,IPO之路似乎没有那么顺利。

郎酒IPO之路曲折,部分信息存疑,至今未公布反馈!

5月28日报送招股书的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郎酒股份”),至今仍未被公布反馈意见。郎酒能否成为继茅台(600519.SH)之后第二个上市的酱香型白酒企业,受到业界关注。

但就目前来看,其存在实控人简历信披不完整、靠压货经销商增长业绩、20年争议的古蔺郎酒厂“私有化”、新建厂房涉嫌未批先建、广告合法性、商标权存疑、涨价策略不灵等诸多问题。

募资为扩大产能

6月5日,证监会网站披露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郎酒股份”)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这标志着,若此番成功,川酒“六朵金花”就剩剑南春一家没上市。

关于川酒六朵金花是有来历的。1985年,在第五届国家级名酒评选中,四川省的五粮液、剑南春、泸州老窖特曲、全兴大曲酒、郎酒及沱牌曲酒被评为名酒,演变至今,便是川酒“六朵金花”。

郎酒股份主营“郎”牌白酒产品,前身为四川省古蔺郎酒厂,成立于1957年,当时是全民所有制企业。

郎酒IPO之路曲折,部分信息存疑,至今未公布反馈!

此次IPO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本次拟赴深交所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人民币普通股,发行前实控人汪俊林合计持股76.70%,发行后郎酒股份总股本由5.5亿股增至6.2亿股,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扩充白酒产能等项目,募资总额将根据实际发行数量和价格确定。

据悉,2017至2019年,郎酒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1.16亿元、74.79亿元、83.48亿元,后两年增速分别为46%和12%;净利润分别为3.02亿元、7.26亿元、24.44亿元,后两年增速达140%和237%。

其中,以青花郎为代表的高端及以红花郎为代表的次高端产品营收在总营收中占比逐年增高。2017至2019年,上述两大品类产品总计销售收入分别为20.40亿元、38.31亿元、53.28亿元,整体占比分别为40.09%、51.46%、64.07%。

也就是说,郎酒在高端和次高端市场的占比增幅加大。

截止2019年末,郎酒股份资产总额约为209亿元,旗下全资及控股子公司共17家,公司的主力产品包括以青花郎、红花郎为代表的酱香型白酒,以及以郎牌特曲、小郎酒、顺品郎为代表的浓香、兼香型白酒。

郎酒招股书中提及,此次拟募资74.55亿元,主要用于扩大白酒产能,包括酱香产能建设计划投资总额约50亿元。

具体建设内容包括二郎基地技改、吴家沟基地技改(二期)、盘龙湾基地技改(二期)、天宝峰包装仓储中心等;浓香及兼香产能建设计划投资总额约21亿元,包括石洞郎酒浓香型白酒生产基地项目、郎酒泸州包装中心建设项目(二期)等。

7月份曾终止审查至今未公布反馈意见

7月份,证监会官网曾发布公告,关于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最新审批进度显示,其已于7月21日出现一次中止审查通知。关于此事,郎酒股份方面并未进行回应。

事实上郎酒股份上市,并非那么顺利,存在问题还不少。

郎酒IPO之路曲折,部分信息存疑,至今未公布反馈!

招股书显示,郎酒股份董事长汪俊林家族直接或间接控股达81.70%股权。如上市成功,汪俊林家族持股估值则达到近490亿元,根据《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汪俊林财富140亿元,上市后或成为中国酒业首富。

但招股书披露的实控人、董事长汪俊林信息披露极其简单。

汪俊林,男,1962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本科学历。历任泸州医学院附属中医院医生,成都恩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研究所所长。

现任泸州宝光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泸州宝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成都万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四川郎信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根据《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招股说明书(2015年修订)》第五十八条之规定,董、监、高必须披露其主要业务经历、重要职务和任期等。显然汪俊林的个人信息过简。

消息称,2012年12月至2015年8月,综合各家媒体报道,汪俊林被传涉李春城案被带走调查,与外界失联。

此外,汪俊林之子汪博炜简要情况信披也不合规。据招股书披露,汪博炜,现任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郎酒国际发展(港)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其具体到年月的任期信息也有待补充披露。

汪博炜2019年年薪高达721.86万元,超过郎酒股份其他所有高管,包括其父汪俊林440万元。同为郎酒股份副董事长的刘毅2019年领取薪酬则为87.75万元。

郎酒IPO之路曲折,部分信息存疑,至今未公布反馈!

招股书还披露,汪博炜任法定代表人的郎酒国际发展(港)有限公司主营白酒、红酒、啤酒、非酒精饮料的销售及进出口。

2019年末,该公司总资产达4802.34万元,2019年营业收入达2417.22万元,亏损近30万元。

诸多问题阻碍上市

招股书中提及的多项内容中存在瑕疵。

比如,郎酒股份私有化问题,其在在股权和资产转让过程中,存在多个瑕疵。

比如,2002年3月10日,四川省古蔺郎酒厂等股东与古蔺县国资委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古蔺县国资委受让取得郎酒集团100%股权;古蔺县国资委制定《郎酒集团产权变动方案》,拟将古蔺县国资委持有郎酒集团产权全部转让给宝光集团等转让都有瑕疵。

还有招股书显示,2002年12月31日,泸州市人民政府出具《泸州市人民政府转报古蔺县人民政府关于的请示》,同意该方案,并转报四川省人民政府审核批准,方案中有关郎酒集团所持成都华联商厦股份有限公司国有法人股间接转让,请四川省人民政府转报国家财政部申请批准。

郎酒IPO之路曲折,部分信息存疑,至今未公布反馈!

四川省人民政府未对产权变动方案进行批复,亦未将涉及的国有法人股间接转让事项转报财政部。

而2002年10月古蔺国资制定的《郎酒集团产权变动方案》在当时由泸州市人民政府同意并转报四川省人民政府,并没有履行泸州市人民政府正式批准程序。

2006年6月,古蔺县人民政府决定调整郎酒集团职工安置方案,将郎酒集团全部产权转让给宝光集团后,修改后的产权变动方案经古蔺县财政局、泸州市国资委、四川省国资委逐级转报国务院国资委,也没有再上报泸州市人民政府审批,存在程序上的瑕疵。

另外,中介机构对上述产权转让相关重大事项的核查意见显示,在以低于评估净资产价格受让郎酒集团资产情况下,宝光集团还存在分期与延期支付产权转让款等情形。

上述郎酒集团国有产权变动并未进入产权交易市场。

对此,郎酒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是因为“郎酒集团进行国有产权转让时,古蔺县尚未建立产权交易市场,因此郎酒集团国有产权转让未进入产权交易市场交易系历史原因,不存在违反国有资产转让相关法律法规的情况。”

营收达百亿被指逼经销商压货

2018年郎酒股份营收重回百亿阵营,但却被外界质疑是依靠压货经销商。

此前,有媒体报道,郎酒有向经销商压货的行为。特别是在春节前,不少经销商反应库存压力很大,很多商家的任务完成率只有不到三成左右。从而被质疑,郎酒股份或为冲刺IPO,靠压货经销商提振业绩。

今年“6·18”期间一份关于处罚经销商破价违规的通报间接证明了这一点。

6月17日,网上《关于京东、天猫等部分经销商破价违规的处理通报》被传播。郎酒股份在通报中表示,扣减京东自营年度规划费用总计100万元、扣减天猫超市年度规划费用总计60万、扣减苏宁自营年度规划费用总计30万元。

郎酒IPO之路曲折,部分信息存疑,至今未公布反馈!

随后,郎酒股份在官方公众号又发布公告称“关于郎酒处罚破价经销商和电商平台的文件及内容是综合渠道事业部擅自决定,起草文稿未经郎酒公司同意和盖章发出,已否决事业部的错误做法。”

这已经不是郎酒股份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2012年,郎酒股份营收首次破百亿之时,就爆出通过压货来提升业绩。

当时,工信部官方网站显示,截至2013年5月30日,郎酒股份总库存达到65.9亿元,成品库存超过57.7亿元。

随后的几年,郎酒股份一直在消化库存,业绩也一蹶不振。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