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安信通IPO:董事长带队“薅羊毛” 被收购子公司惹麻烦

据上交所科创板发审会公告显示,固安信通信号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固安信通”)将于12月15日接受首发审核。

固安信通IPO:董事长带队“薅羊毛” 被收购子公司惹麻烦

固安信通主要从事轨道交通信号系统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和维护业务,产品包括轨道电路和电码化设备、信号电源屏设备、应答器传输系统、区间综合监控系统设备和信号器材配件等。

此次固安信通拟上科创板,发行不超过6292万股,募集资金4.05亿元,计划用于列控设备智能制造基地项目、轨道交通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服务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保荐机构为安信证券。

如今固安信通上会在即,《云创财经》IPO课题组注意到,固安信通曾在2018年收购了铁通康达65%的股份,但在收购的第二年即2019年,铁通康达就与公司的主要供应商之间发生了纠纷,双方之间也很有可能就是因此事情而导致了合作关系的中断,此外,固安信通曾进行过两次定增,而两次的增资价格相差巨大,这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也令人怀疑。

董事长带队低价“薅羊毛”

招股书显示,固安信通历史上曾进行过两次定增。

2015年10月,固安信通首次进行定增,发行股票数量为539万股,募集金额5120.5万元,发行价格为每股9.5元,最终发行对象是9名在册股东、6家机构投资者以及18名核心员工,这三类发行对象分别认购49万股、460万股和30万股。

仅时隔1年以后,2016年11月,固安信通又实行了第二次定增,此次拟发行2010万股的股票,募集资金总额6030万元,每股发行价仅为3元,定增价格与上次相比仅1/3,此次定增的价格如此之低,自然发行的对象不一般,资料显示,此次发行的对象为为邸志军、宋晓风、刘艳慧,其中,邸志军是固安信通控股股东兼董事长,宋晓风为公司总经理,刘艳慧为公司财务负责人,两人分别于2016年10月和9月获得任命,并于同年10月份被认定为公司核心员工。

但邸志军带队自家人“薅羊毛”的行为引起了中小股东的反对,不过由于持股比例不及大股东,该次增资最终还是以多数赞成获得通过,巧合的是,在自家人低价增资后的次年,固安信通实行了首次分红,按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4.20元,转增10股,派发了3926.58万元的股利,邸志军、宋晓风、刘艳慧等以低价增资的三人赚了个盆满钵满。

固安信通2016年11月以低价向自家人定增明显有失公平并侵害了中小股东的权益,但公司辩称,不影响其他股东利益,不存在利益输送情形,这与当时定增时引起了中小股东的反对有所矛盾。

值得一提的是,以低价入股的财务负责人刘艳慧和董事、总经理宋晓风分别于2018年4月和2019年8月离任,至于离任的原因,公司回复称“这两人的离职均系个人原因”。

与主要供应商对簿公堂

招股书披露,公司在2018年12月收购了铁通康达65%的股份,成为了固安信通的控股子公司,但就在铁通康达成为固安信通子公司的次年,铁通康达就与公司的主要供应商中达电通股份有限公司发生了诉讼纠纷。

中达电通为固安信通2018年与2019年的第一大供应商,2019年1月2日,中达电通以其与铁通康达签订的《中达电源维修承包协议》及《账务对冲协议》发生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起诉,请求法院依法判令铁通康达归还中达电通2010年至2014年期间支付的冲抵款2850万元。

今年4月,法院作出判决,中达电通的全部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随后,因上诉期内诉讼双方均未上诉,该判决结果生效。

虽然固安信通与中达电通的纠纷最终以固安信通胜诉告终,但是这一纠纷或对双方的和合作造成了影响,在固安信通2020年上半年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中达电通已经不见踪影,更为严重的是,这一纠纷可能对铁通康达的业绩造成严重影响,当初公司收购铁通康达时,产生了3806.1万元的商誉,如后期铁通康达的业绩出现大幅度的下滑,固安信通将可能发生较大金额的商誉减值,从而对公司业绩造成很大影响。

内容来源:云创财经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