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特药业未披露3400万假发票案,报告期37亿元推广费去向存疑

报告期内,倍特药业的市场推广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高到50%以上,总费用更是高达37.75亿元。经济导报记者调查发现,该公司未披露2018年大量购买 “广告推广费”假发票案件,而且报告期内各期前五大推广服务商多家公司从注册到注销时间短暂,非常诡异。该公司的财报真实性以及37.75亿元的市场推广费真实去向存在诸多疑问。

倍特药业未披露3400万假发票案,报告期37亿元推广费去向存疑

12月17日,创业板上市委将审议成都倍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倍特药业”)等公司的首发申请。

招股书(上会稿)显示,该公司主要从事高端仿制药、创新药、原料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一家以创新驱动发展的高新技术企业。报告期内在销产品品规超过140个,涵盖抗感染、生殖系统、心血管系统、血液和造血系统等多个细分领域。

01

超半数收入用于市场推广

招股书显示,倍特药业2020年第一季度、2019年、2018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75亿元、32.36亿元、25.31亿元、11.25亿元;报告期各期对应的业务推广费金额分别为3.69亿元、17.08亿元、12.75亿元、3.5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4.58%、52.77%、50.37%、31.19%。报告期内,倍特药业业务推广费总计高达37.75亿元。

倍特药业招股书表示,公司的业务推广费主要有三部分构成,一是学术推广费,这部分占全部推广费的50%左右;二是市场调研及信息搜集费,这部分占25%左右;第三是渠道建设费,大约占21%左右。其余的大约4%为其他费用。

以上数据表明,公司每年超过50%的营业收入用于业务推广。业务推广费用的准确性、真实性关系到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与准确性。另外,医药行业的业务推广费,还是医药行业商业贿赂的多发渠道。

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由于业务推广费可能存在核算不规范或入账不及时不完整导致的错报风险,会计师将倍特药业公司销售费用-业务推广费的准确完整性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

02

2018年曾购买“广告推广费”假发票

经济导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刑 事 判 决 书(2019)川2002刑初83》显示,2018年1月,被告人周勇安排被告人陈雪、肖震峰借用他人身份信息在资阳市雁江区注册成立资阳盐宸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资阳西成丰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资阳信善勤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资阳市康顺宏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资阳上善颐和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后,向资阳市雁江区国税局申办了税务登记手续,取得增值税一般纳税人资格。2018年,被告周勇在没有真实业务的情况下,以票面金额3%的手续费销售给成都倍特药业有限公司等9家药业增值税普通发票364份,品名“广告推广费”,申报销售收入超过3411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面对数千万元的虚假发票案,倍特药业竟然没有在招股书中主动披露。至于在3400余万元的虚假发票中,有多少是倍特药业购买使用的?其对应的报销费用又支付给谁?是否涉及商业贿赂?公司是否受到税务部门的问询、调查及处罚等等问题,截至发稿,倍特药业没有给予经济导报记者任何回复。

03

前五大推广服务商怪象丛生

倍特制药招股书显示,公司的业务推广费主要是通过推广服务商交易的。经济导报记者对公司招股书(P431-432)披露的报告期每年前五大推广服务商工商资料进行了逐一调查,发现了几方面疑点:一是大部分服务商成立时间较短,很多是上一年度或者本年度刚刚成立,就已经成为公司的年度前五大推广服务商;二是这些公司在成为年度5大推广商后,有相当一部分短期内又被注销;三是这些推广商很多位于经济不发达的县市;四是注销的前五大推广商中竟然有公司注明“未开业、无债权债务”。

倍特药业报告期各期内前五大推广服务商明细显示,公司2019年的前两大推广服务商惠民县鲁倍合商务信息咨询中心、山东耀泰药业有限公司注册地均在山东省惠民县;2018年第三大服务商惠民县鼎茂商务信息咨询中心的注册地也是山东惠民县。

招股书显示,惠民县鲁倍合商务信息咨询中心2019年为倍特药业的第一大推广服务商,推广费金额为2983万元。天眼查显示,该公司为个人独资企业,股东为“刘孟”,成立于2018年11月1日,目前处于注销状态。天眼查显示,除鲁倍合商务外,“刘孟”还有一家个人独资企业——滨州鲁畅通服务外包中心,这家公司的营业范围包括“药品产品推广及咨询服务”等,这家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27日,目前也处于注销状态。

惠民县鼎茂商务信息咨询中心为倍特药业第三大市场推广商,交易金额为1868万元。该公司也是个人独资企业,股东为“李路康”成立于2018年8月23日,目前也是“注销”状态。天眼查显示,“李路康”另一家个人独资企业滨州跃通服务外包中心成立于2019年6月27日,目前同样为注销状态。

让人看不懂的是,海林市邦盛妙城信息技术推广有限公司是倍特制药2020年第一季度的第二大推广服务商,交易金额为543.41万元。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30日,2020年5月18日公告申请注销,目前已处于注销状态。

更为惊奇的是,倍特药业2019年第四大推广服务商海南厚品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交易金额为2353万元。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24日,于今年11月23日申请简易注销,而申请简易程序的理由竟然是“未开业、无债权债务”。

经济导报记者发现,倍特药业报告期内各期前五大市场推广服务商的怪异情况并不止以上情景,至于为何会出现以上情况,以及这些服务商是否专门为“走账”使用,推广费的最终去向,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等问题,截至发稿,倍特药业也没有给予任何回复。

内容来源:经济导报记者 石宪亮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