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乌龙指”,TCL收监管函

作者 | 资本市场部

来源 | 野马财经

3个月前,TCL创始人和董事长李东生发生“乌龙指”事件,承诺不减持期间却因为交易失误,卖出500万股公司股份。彼时,李东生公开道歉称“误操作”,并承诺将交易所得归公司。李东生的道歉平息了舆论,不过未能逃过市场的监管。如今,“乌龙指”事件再生波折,李东生因此收到了监管函。

12月15日,TCL科技(000100.SZ)发布公告,李东生因为违规减持公司股票,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

一次“乌龙指”引来监管函

监管函指出,李东生承诺自4月10日起6个月内不减持公司股份,却在9月1日卖出并买入500万股公司股份,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换言之,李东生500万股的卖出属于违规减持。

TCL科技向野马财经表示,该监管函不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此外,9月“误操作”事件发生以后,公司并未想到后来会收到监管函。

老板“乌龙指”,TCL收监管函(来源:公司公告)

事实上,当初李东生卖出这500万股一度上了热搜。彼时,李东生解释是因交易员误操作卖出500万股公司股,已决定在市场买回500万股,还原交易前现状,并承担相应责任。

老板“乌龙指”,TCL收监管函

(来源:李东生微博)

同时,TCL科技公告收到了公司大股东李东生《关于误操作TCL科技股票的致歉声明》。

李东生郑重声明:“本人作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创始人及董事长,多次增持公司股份,对公司业务发展充满信心,持续看好公司长期价值。”李东生进一步表示,“本次误操作所产生收益归公司所有,所产生的交易税费由本人承担,并接受因误操作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同时,为杜绝类似情况再次发生,本人已收回账户管理权,由本人自主管理。”对于这次操作,李东生则“向公司和广大投资者致以诚挚歉意!”

李东生的道歉,平息了舆论。9月2日收盘,TCL科技报7.56元/股,上涨5.59%。

不过,人无法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瞬息万变的二级市场也没有办法真正意义上“恢复原貌”。

根据公告,李东生卖出均价7.18元/股,买入均价7.15元/股,卖出买入金额相差约14.5万元。

老板“乌龙指”,TCL收监管函(来源:公司公告)

李东生在声明中说:“本次误操作所产生收益归公司所有,所产生的交易税费由本人承担。”声明听着“高风亮节”,事实上,依据《证券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股份的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

按照“最高卖价减去最低买价”的从严计算方法,即该次买入股票500万股最低价7.14元/股小于本次卖出股票最高价7.20元/股,计算所得收益为500万股×(7.20元/股-7.14元/股),即30万元。上述所得收益30万元作为本次短线交易的获利金额,将全数上交公司所有。由于股票交易产生的全部费用由李东生个人承担。

老板“乌龙指”,TCL收监管函

公告称,上述交易行为客观上违反了《证券法》、《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等法规关于短线交易的规定。经公司核查,该笔短线交易行为不存在因获悉内幕信息而交易公司股票的情况,亦不存在利用短线交易谋求利益的目的。

目前,李东生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1.5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56%,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如今,3个月前的一笔“误操作”,让李东生等来了监管函。监管函指出,“本所希望你吸取教训”,此外遵守相关法规,“合规买卖上市公司股份,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12月15日收盘,TCL科技报7.12元/股,上涨2.15%,市值999亿元。

半年砸下248亿大举并购

事实上,近来李东生并未套现离场,反而对自己公司大笔增持以示信心。2019年李东生就多次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斥资5.14亿元合计增持公司股票1.68亿股。

此外,2020年,在面板行业洗牌加速,市场寒冬压低资产价格之下,TCL却开足马力,年内豪砸200多亿连续发起多次并购与投资。

3月31日,TCL科技向TCL华星增资50亿元人民币,持股比例由原来的88.8%变为90.72%。一个月后,TCL科技公告称拟向武汉产投购买其持有的武汉华星39.95%股权,作价42.17亿元。

到了6月,TCL科技公开摘牌收购中环集团100%股权,股权转让底价为109.7亿元,以现金支付的方式进行交易;斥资3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亿元)对日本JOLED进行投资,双方将在喷墨印刷OLED领域开展深度技术合作。

8月,公司又以10.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76.22亿元)获得苏州三星电子液晶显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SL”)60%的股权及苏州三星显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SM”) 100%的股权。

目前预挂牌公开转让南京中电熊猫8.5代液晶面板线和成都中电熊猫8.6代液晶面板线,TCL科技亦是主要的竞购者之一。

粗略统计,2020年以来的多笔投资与并购,已经让TCL科技花出去约248亿元(含发行股份及可转债的价值)。

公开信息也显示,周期性明显的液晶面板行业目前正处于低谷期,叠加疫情影响,资产价格走低。年初李东生也曾预言。“在未来一两年,面板行业的经营形势依然严峻。行业进入困难时期,并购重组会发生得比较多。”

老板“乌龙指”,TCL收监管函

图片来源:华泰证券研报

而对于TCL科技的大举并购,梁振鹏向野马财经指出,“TCL在液晶面板显示领域大力投入,在OLED领域却竞争力偏弱。随着市场对液晶面板的逐步淘汰,对它来说,未来的投资风险其实十分巨大。”

公司COO兼CFO杜娟日前回应今年以来频繁的对外投资并购事项称,截至2020年6月30日,TCL科技的资产负债率为64.9%,这个负债程度对于公司来说是舒适区。

“首先,公司目前持有的随时可使用现金是308亿,远远覆盖短期债务,公司一直强调任何时候银行要收缩额度时都有足够的资金偿还。第二,公司上半年现金流经营活动73亿,说明了公司的造血能力。第三,公司适当增加负债的情况下依然将资产负债率控制在65%,这是我们的舒适区。”杜娟称目前虽然公司负债不低,达到了845亿元,但中长期债务占比达到77%,财务结构相对稳健。

话虽如此,不过从财务数据来看,2020年上半年,TCL科技的核心产业TCL华星业绩下滑,营收同比增加近20%,却亏损1.33亿元,出现“增收不增利”的尴尬情况。

最新公布的三季报显示,TCL华星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23.8 亿元,同比增长 31.9%。但因主要产品均价低于去年同期,加之疫情影响,实现净利润 5.66 亿元,同比下降 56.3%。

资金方面,三季报显示,TCL科技货币资金128.3亿元,流动资产619.8亿元,总资产2003亿元;短期借款118.6亿元,流动负债548.6亿元,负债合计1332亿元,负债率66.52%。总体来看,公司短期偿债能力仍然可控。

李东生曾感叹,“做企业竞争就像打仗一样,很难讲你做这个决定就一定是对的,但是战斗已经打响,冲锋号吹了,部队已经上去,那个时候你要考虑怎么把山头拿下,不能想我的退路在哪里。如果你这样想就很难找出办法。”

如今,数百亿资金砸下去,TCL的冲锋号已再次吹响。对于李东生而言,一次乌龙指事件引发的监管函,或许只是征途大海里的一点涟漪。你怎么看李东生收到的监管函?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